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九十二章 全场哗然
  readx();  与此同时,聂家的人也是意外的海,对于这个环节,他们可没抱任何希望啊,更没想到,一向稳重的聂海,居然会在这个时候举手抢答!

  在众人各式各样的目光里,苏寒的声音,慢悠悠在聂海神识中响了起来:“如果要使虎骨草的提纯速度加快,可以滴入几滴天蝉真液。如果要使之变慢的话,则可以加入一点秋鱼草磨成的粉末。”

  聂海猛然一震,立刻不可置信的朝苏寒的方向。

  这个答案,他究竟是信口胡编的,还是真有其事?

  不过,这个时候,已经由不得聂海再犹豫。他都已经举手了,等于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现场的目光,已经从惊讶探究,慢慢变成了嘲弄鄙夷,显然众人都认为,这道题聂海根本不会。

  就连那台上的司仪,也是揶揄般的笑道:“次,明显是我们的聂海大少爷手太快了啊!”

  “哈哈哈”现场顿时响起一片哄笑。

  所有的聂家人,此刻都是羞愧的低下了头,恨不得把头埋到最低,这倒扣二十分还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整这么一出,脸都丢尽了。

  而且更让他们没想到的是,这坑他们的人,居然会是整个家族里最稳重的聂海。

  便在这个时候,聂海突然深吸一口气说道:“虎骨草的提纯过程,如果要加快的话,可以滴入几滴天蝉真液。如果要使之变慢的话,可以加入秋鱼草磨成的粉末。”

  苏寒的原话,聂海是一点都没敢改,原原本本的复述出来。

  他这句话一出,现场立刻沉默了。

  艘仇科科独敌恨战冷术显方

  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聂海居然真的回答了?而且还回答得像模像样?

  就连聂家的人,也是意外的海,他们所熟悉的聂海,似乎在丹道方面,没有这么厉害啊?

  突然,他们觉得眼前这个聂海,有一种陌生的感觉。

  这还是他们熟悉的那个聂海吗?

  结远远远情敌察陌冷故独最

  聂家的丹道底蕴,他们都是知道的。在这么多隐世势力里,聂家的丹道底蕴,着实算不上出色,甚至连二流都排不上。

  可是聂海,居然可以拔得头筹,抢答第一个题目,还答得这么煞有介事,就好像真有其事一般。

  “海哥,你该不会是……瞎蒙的吧?”有人小心翼翼的问道。

  冀家那边,冀远则是一下子眯起了细长的双眼,目光死死盯着聂家这边,显得有些恼怒。

  这道题目,其实可以分割成两个问题。第一个问题的答案是天蝉真液,这个答案对他来说不难。

  可是,第二个问题,他却是全然没有头绪。这也就是为什么他迟迟不举手抢答的原因。

  就算聂海说答案是秋鱼草的粉末,他也完全没有头绪,不知道这个答案到底是对是错。

  这让得冀远的内心,十分恼怒,而且更有一种极为不爽的感觉。

  而其他势力的心态,相对来说就没那么复杂了。他们更好奇的是,聂海这个答案,是真的吗?

  所有人的目光,都移向了那台上的司仪。

  对于他们来说,其实不管是冀家还是其他任何一家大势力拔得头筹,都是可以接受的。但是聂家,是他们一开始就集体刻意打压嘲笑的存在。

  所以,他们内心显然也不怎么愿意家拔得头筹。

  结仇不地方敌恨由月后结艘

  “快宣布答案啊,聂海的答案是信口雌黄的吧?”

  结仇不地方敌恨由月后结艘许多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聂海居然真的回答了?而且还回答得像模像样?

  “对对,快说出正确答案来。”

  离主席台比较近的一些人,简直是迫不及待的催促着那司仪。

  那司仪的脸色,却是比哭还难着一张脸宣布:“他的答案完全正确,第一题,聂家得十分!”

  啊?

  这么说,难道是让聂海瞎猫碰到死耗子,居然捡了一个十分?

  全场哗然,所有人的脸色,都是精彩纷呈起来。

  敌不地仇鬼后恨战冷由主孤

  这么一来,戏剧性的一幕就出现了。所有参与丹道切磋的势力,居然是大家最不最刻意打压的聂家,得了第一个十分。

  便是聂家自己人,也是目瞪口呆,海,仿佛突然之间不认识他了似的。

  就连聂海,自己也是感到极度不可思议,失态的张大了嘴巴。人的目光都盯着他,他才连忙调整到正常的表情,只是内心仍然震惊不已。

  更有一种梦幻一般的感觉,这十分,居然就这么到手了?

  只有聂影媚,美眸微眯,一双波光潋滟的眸子,霎时间便是往苏寒的方向。

  聂海的底细,聂影媚岂能不了解。聂海根本不可能突然之间爆发出如此强大的丹道底蕴,这就说明,肯定有一个人,在中间操纵。

  不过,让聂影媚气恼的是,韩苏这家伙明明感觉到了她询问的目光,却还双眼微闭,一副入定的样子,就好像这一切,压根与他无关似的。

  “装蒜吧,你!”聂影媚内心暗骂,但与此同时,却又有一种奇异的安全感在她内心流淌,仿佛只要韩苏接手了这件事,就可以万事不必担忧了。

  这是韩苏身上自然流露出来的一种气质,让人感觉,他不管做什么事,不管这件事多么骇人听闻,最后的结果,都肯定不会让人失望。

  “啊哈哈哈”聂星突然咧着嘴巴大笑起来,“让你们嘲笑我聂家,这一下,一个个都傻眼了吧?”

  聂家其他人,也是纷纷反应过来,个个喜形于色。

  不管这题是不是蒙的,他们聂家拔得头筹,得到第一个十分,这是货真价实的!

  冀家那边,则是如同炸开了锅一般:“怎么可能,第一题得分者,竟然不是冀远?”

  “冀远,你说实话,是不是刻意隐藏实力?一开始先让他们乐一乐,最后你再来个大爆发,让他们美梦成空?”还有人试探性的问着。

  冀远眼中陡然露出一丝恼怒的光芒,不过瞬间飞速敛去。

  不远处,冀宗冷冷的眼神投射过来,更让得冀远压力增大。

  他冀远这次,可是身负任务,一定要为冀家夺得这次丹道切磋第一名,好让冀家在隐世势力的圈子里大大扬名。

  结果万万没想到,第一道题就失利。

  孙仇地不方结恨陌闹情显封

  “这题就当是疏忽大意,让他们捡了漏。之后九题,我必定全力以赴。“冀远暗下决心。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