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九十三章 连续得分
  同样感到惊讶的还有李思大师,想到刚才青河丹王说的话,李思不禁开始怀疑这难道只是巧合?

  不动声色的往青河丹王那边看了一眼,只见青河丹王老神在在,神色之中,并没有半点惊讶,仿佛早已预料到一般。

  李思大师内心,不由得疑惑更甚。

  艘科地科情后察由冷诺岗冷

  聂家那边,聂海则是满心欢喜,正准备向苏寒说点什么,却听见苏寒传音道:“不要分心。接下来,只要我传音给你,你就马上抢答,不要有半点犹豫。”

  “还要抢答?”聂海一时间,甚至都没缓过神来。

  等到他意识到苏寒在说什么的时候,神色就渐渐变了。

  他有一种预感,这次韩苏鼓动他们聂家参加丹道切磋,只怕是有一定盼头的。不然的话,不至于拿这一千万元石去凑热闹。

  想到这里,聂海的斗志也是瞬间倍增。

  “下一题,大家听好。这里有一份丹道法阵阵图,在这阵图里,我们用编号标出十处线条,但其中有三处线条,是错误的。谁能用最快的速度找出这三处错误,就举手抢答。一旦举手,必须马上答出,否则视为乱抢,扣除二十个积分。”

  “而且,三处错误必须都答对,只要答错一处,同样也视为错误答案,扣除二十个积分。”

  那司仪说着,示意台下两个人抬上一幅大型卷轴来,卷轴展开,上面是一幅大型丹道阵法图。

  在这阵法图上,有十处线条被特意加粗,上面依次用数字一到十标了序号。

  苏寒抬眼一扫这幅阵图,内心也是暗笑。这幅阵图,他前世曾经见过。

  这是一种比较冷门的丹道法阵,其作用也比较冷门。但是偏偏,苏寒前世博览群书,最喜欢的就是冷门的东西。

  什么东西越冷门,他反而越愿意去钻研。

  所以,这幅阵图,他只是扫了一眼,就发现了其中的错误纰漏。

  当下,苏寒又传音给聂海。

  聂海甚至连题目都没看,他知道以自己的水平,研究这题目也毫无意义,恐怕研究个十年,也不可能研究出一个结果来。所以,他干脆专心等待苏寒的传音。

  苏寒的信号一到,聂海立刻举起手来。

  从公布题目到举手抢答,其中甚至不超过五个呼吸的时间。

  这下,全场再次一片哗然,所有人都不可置信的看着聂海。

  孙地科仇酷后恨接阳由所诺

  “怎么又是他啊?”

  “又是第一时间抢答,连续两次了,这让别人还怎么玩啊?”

  “是啊,这聂家是不是故意来捣乱的,这么弄,其他人还有机会嘛?”

  最关键的是,上次蒙对也就罢了,难道这一次,还能让他蒙对?这运气是不是也太逆天了?

  “你又知道?”便是台上那司仪,也是有些意外,脸色有点发黑,语气显得有些不痛快,冷冷问道。

  聂海瞥了那司仪一眼,淡定道:“是一、三、七号线条有错误,我说得没错吧?”

  “一、三、七……”

  那司仪一听到聂海说出这三个数字,脸色顿时变得难看之极。

  “怎样?他说错了吧?”

  “肯定错了,一共有三处呢,难道他还能三处都蒙对?”

  “快说,他的答案是不是错了?”

  台下的人,迫不及待的催促着那司仪。

  那司仪苦着脸,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表情,颤声道:“他……他的答案……是对的。”

  这话一出,现场一下子炸开了锅。

  “又对了?怎么可能?”

  “不是一共有三处吗,总不可能三处都对了,你再看看,是不是看错了。”

  还有人不死心,怂恿着那司仪。

  那司仪脸色也不好看,他是冀家的人,又怎么会愿意看到聂家大出风头?无奈,这道题目的正确答案就摆在这里,他也希望聂海答错了,可是偏偏聂海连一个数字都没错。

  敌地仇远独敌球接冷恨早学

  他也不可能强行把对的说成错的,毕竟现场还有两名丹道前辈在这里,他要是敢这么做,就会被当场拆穿。

  所以,他也只能宣布,聂海的答案是对的。

  可是,这个结果,明显就让在场的很多人脸色阴沉了。

  刚才还被他们集体嘲笑鄙视的聂家,现在却接连答对两道题,出尽风头。这不是在**裸打他们的脸么?

  结远远科方结球所冷孤战后

  这种局面,最尴尬的,莫过于冀家了。在丹道切磋开始之前,冀家的呼声是最高的,丹道天才冀远,被大家视为最有希望在抢答中大放光彩的人。

  而现在,连续两道题,冀远一点作为都没有。如果继续这么发展下去,那就未免太诡异了。

  冀远脸色铁青,他本来已经卯足了劲,第二道题绝对要全力以赴。他相信,第一道题只是那聂海运气好,第二题绝对是自己的囊中之物。

  结果没想到,第二题比第一题更夸张,他冀远甚至还没理出个头绪来,聂海就举手抢答了,而且张嘴就说出了正确答案。

  如果这些题目不是由他们冀家亲自准备的话,冀远简直都要怀疑,是不是聂海作了弊,提前知道题目了。

  “到底怎么回事啊?这聂海,该不会是走了什么狗屎运,得了什么逆天的奇遇吧?”

  “是啊,我可不相信他们聂家的丹道底蕴,能够逆天到这种程度,真是怪事了。”

  “宗哥,你瞧这是怎么回事?这聂家,是不是该管管了?”冀家那边,也有人对冀宗低语道。

  结远科仇鬼孙学由闹月接敌

  冀宗眼眸中射出两道冷冷的光芒,饶有深意的瞥了聂海一眼。眼下这种局面,显然是他没有料到的。

  今天的聂家,简直如同有神助一般,先是度过了他们刻意设计的送礼物环节,随后又在这个抢答环节中,大放异彩。

  这是冀宗压根不愿意看到的。发展到现在,事态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控制,让得他的内心,仿佛跟吞了一只苍蝇似的,咽不下吐不出,说不出的不痛快。

  可是,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又不能公然驱逐聂家,或者威胁聂家不要抢答。否则,只会让别人觉得,他们冀家,只会用强势压人,不能用真本事服人。

  孙仇科仇方敌学所孤考艘后

  这对于想建立自己顶级天才形象的冀宗来说,显然是不利的。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