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九十四章 张弛有度
  “冀远,刚才两道题就算是失误。接下来,必须给我全力以赴,不得有半点疏忽。”

  冀宗冷冷的声音,传到冀远耳朵里。

  冀远不由得一个激灵,他知道,如果说刚才冀宗只是给自己施加了一点压力的话,那现在,冀宗可以说就是在明显的警告自己,不能再让聂家得逞了。

  顿时,冀远的后背就冒出了冷汗。那聂海的底细,他根本就搞不清楚,也压根没有信心能压过聂海。

  可是,那是冀宗的吩咐,没有人敢违抗。

  “是,宗哥<=".。”冀远的声音里,带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聂家这边,聂海也是不敢相信刚刚发生的一切,他们聂家,居然又得到了十分。

  在隐世势力的圈子里,他们可谓是第一次如此大放光彩,而且,还是在不擅长的丹道领域。

  聂海也知道,今天这么多家势力齐聚的场合,自己这么抢风头,未免有些得罪人。但是,此时此刻,如果聂家不为自己争口气的话,肯定会被冀家抓住机会毫不留情的踩,一直踩到泥巴里。

  正应了那句话,脸面,不是别人给的,而是自己一步一步挣出来的。

  所以,哪怕会得罪人,聂海也不在乎。

  要说此刻内心最复杂的人,莫过于聂峰了。自从苏寒来到聂家以后,他就失去了聂家领头羊的地位,更是因为与冀宗私下联系之事,搞得和自家其他天才的关系势同水火。

  原本聂峰也不在乎,因为在他眼中聂家远远不如冀家,与其呆在聂家和其他人一起自甘堕落,倒不如趁早巴结巴结冀家。

  后科地地独敌术战孤秘早

  可是,现在聂海的表现,无疑是让聂峰大跌眼镜。

  以前聂峰根本就看不起聂海,聂海年龄比他大好几岁,但论起武道天赋来比他还差上一丝,而且在家族里出身不高,一直以来,聂海都被他聂峰压一头。

  可是今天,聂海的表现,却吸引了在场所有隐世势力的目光。

  反观他聂峰,有生以来,何曾有过如此风光的时刻?

  聂峰的内心,似乎被千万条毒蛇不断噬咬着,盯着聂海的目光,更是嫉妒得要命。

  苏寒仿佛入定一般,似乎周围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但暗地里,他的神识却是覆盖整个会场,把所有人的表现尽收眼底。

  现在,其他参赛势力的目光,往聂家这边投射的频率,是越来越高了。所有的目光,都带着审视和警惕,很显然,大家都已经将聂家,视为这次丹道切磋的劲敌了。

  苏寒看到这种情况,知道聂海的妖孽表现,已经让很多人坐不住了。当下,苏寒也是心神暗凛。

  艘远不不酷结术陌月远地秘

  他之前让聂海连抢两题,是想给这些人一个下马威,起到先声夺人的效果。现在,目的已经达到了,也就没必要这么疯狂了。

  如果每一道题,自己都要抢的话,那这丹道切磋,就没法玩下去了。其他势力也不是傻子,也不会总这么心甘情愿当陪衬的。

  万一弄不好,让得他们半途而废,那之前的努力,也就白费了。

  所以,当台上那司仪宣布第三道题的时候,苏寒虽然知道答案,却装作什么都不懂的样子,闭目养神。

  结科地不独孙察接阳不不敌

  结科地不独孙察接阳不不敌聂峰的内心,似乎被千万条毒蛇不断噬咬着,盯着聂海的目光,更是嫉妒得要命。

  聂海耐心等了一会儿,没有等到苏寒的信号,也就消停了,没有继续举手抢答。

  他也能想到,这韩苏兄弟,总不可能是万能的,总不可能每一道题都会。

  所以,他倒也不怎么失望,只是有些惋惜,眼睁睁看着这道题,被冀远举手抢答了。

  这么一来,这第三题的十个积分,便归冀家所有了。

  这第三题,大家的注意力其实都不是很集中,很多人的注意力都在聂海身上,生怕题目一出来,又被他抢走了。

  还好,这一次,聂海没有抢答,让得众人的内心,都是齐齐松了一口气。

  看来,聂海前两道题,也不过是正好碰到了擅长的领域,他也不是真的就有那么逆天,什么都会。

  这样看来,这丹道切磋,还是有得玩的。

  冀远成功抢答第三题,内心的一块大石头也总算是放下了。那细长的双眼里,再次闪烁起精光。

  他对自己的丹道底蕴,还是很有信心的。虽然之前被聂海连答两题逼乱了阵脚,但是他毕竟心理素质极好,心态很快放平稳。

  “我冀远师从中级丹王,学得一身本领,丹道造诣堪比初级丹王,这样的底蕴,岂是聂家那种小门小户能够比拟的?只要我摆正心态,发挥稳定,这丹道切磋的第一名,最终还是要被我冀家拿下。”

  冀远的嘴角,自信扬起。

  接下来第四题,苏寒虽然还是一如既往的知道答案,但他还是继续装死。

  苏寒装死,聂海那边自然也就哑火了。

  第四题,被一个隐世门派——天狼门抢答了。

  这样一来,虽然聂家还是以二十分高居第一,但后面已经有冀家和天狼门开始追赶,聂家的表现,也显得不那么一枝独秀了。

  聂海连续两次没有抢答,让得众人也开始松懈了,觉得他也不过如此。想来也是,一个没落隐世家族的天才,就算得到什么奇遇,那奇遇恐怕也有限吧?

  这么一想,大家对聂海,不免又回到了原来的认知,觉得终究只是一个小角色,没有必要太过重视。

  倒是青河丹王那边,见聂家连续两道题哑火,不由得有些奇怪了。以他对苏寒的认知,这两道题,对苏寒来说应该不是什么难题才对。

  看苏寒的模样,似乎入定了一般,青河丹王也只能摇摇头,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李思大师这个时候笑道:“如何,青河老哥?还坚持你原来的观点吗?”

  青河丹王淡淡道:“至少现在,聂家还是积分第一吧?”

  李思大师笑了笑,在他看来,青河丹王完全属于死鸭子嘴硬,自己根本没必要跟他再争辩。

  只要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冀远开始发力了,聂家的积分,迟早都会被冀家反超。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