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九十六章 压轴之题
  readx();  他如何能够不惊讶?

  孙仇科不酷敌球接月艘陌太

  这个问题,就算换做他李思大师来抢答,恐怕也不可能比这年轻人更快。

  这年轻人到底有什么底细?怎么可能答得那么快?那么准?

  后仇科远鬼孙察接月太所星

  孙地地科独敌术由阳术接酷

  随着李思大师的陡然站起,现场也是一下子炸开了锅:“怎么可能?莫非又让这聂家的人答对了?”

  “这聂家的人,今天一个两个真要逆天不成?”

  “是不是作弊了,他们该不会是提前知道题目吧?”

  一句话,却是提醒了冀宗和李思大师,只见冀宗和李思大师对视一眼,彼此眼中都露出狐疑之色。

  只不过,这题目,是由冀家的人自己准备的,是汇集了射阳城多位有名的丹道大师,共同讨论出来的题目。聂家的人,根本就不可能提前知道题目啊。

  两人心中尽管狐疑,但还是没有说出来。

  艘不科不独艘术由阳月孤

  倒是那二王子阳无影,从头到尾,一直作壁上观,此刻寒,眼中流露出强烈的感兴趣神色。

  “去调查一下这个韩苏,越快越好!”二王子随口吩咐道。

  身边的心腹立刻答应下来,又好奇的问道:“殿下,这人很特殊吗?依属下就是抢答出了一道题目,说不定是巧合呢?”

  “巧合?”二王子轻笑一声,“如果说冀景在酒楼意外死亡,假古玉变成梦神宝玉,这些都可以说是巧合的话,那发生在这个韩苏身边的巧合,未免也太多了点。”

  孙科地仇酷后球由孤球酷战

  “更何况,难道你真的认为,刚才聂家的聂海连续抢答出两道题目,是靠他自己的本事?”二王子又笑了一声。

  “这……莫非殿下认为,聂海抢答那两道题,也和这韩苏有关系?”那心腹惊讶无比。

  艘仇科科鬼艘恨所冷通战

  艘仇科科鬼艘恨所冷通战“第十题,是一道关于丹方的题目。这里有一张丹方,不过里面缺失了部分原材料。谁先推演出里面缺失的所有原材料,就可以抢答。记住,是必须答出缺失的所有原材料。”

  结不科仇酷敌恨接月战毫月

  “聂家只是来自极南之地的一个普通隐世家族,极南之地偏僻,隐世圈子里的一些真正大能,都不屑于去那样的地方,那聂海的丹道底蕴是从何而来?况且,这聂海如果真有如此惊人的底蕴,早就在隐世圈子里扬名了,绝对不可能等到现在才一鸣惊人。”

  二王子淡淡笑道。

  “殿下果然英明!”心腹赞道。

  “好了,去调查吧。若是这个韩苏,真有其过人之处,我射阳王府却不能错过这样的人才!”二王子云淡风轻的双眸里,陡然射出两道锐利之极的精光。

  “第九题,聂家回答正确,积十分!”

  高台上,那司仪无可奈何的宣布。

  这一下,聂家的积分,又窜了上来,和冀家并列第一了。

  众人家人欢天喜地的模样,都是郁闷不已,同时又有些纳闷,这个韩苏,到底是哪里冒出来的家伙啊?

  隐世圈子里,可从来没听说过这样一号人物啊。

  可是,这家伙一冒出来,干的都是大事,那冀景之死,不就是出自他之手吗?

  之前,众人还觉得,恐怕只是一个小角色,是被聂家推出来当炮灰,用来保护自己家子弟的。

  可是,观其人,闻其言,让大家都觉得,这个家伙,恐怕不简单。

  难道又要来一个劲敌不成?

  之前聂海连续熄火,让得众人对聂家都开始忽略了。直到现在,他们才发现,聂家到底熄没熄火还不好说。

  聂海固然是没动静了,可是这个莫名其妙的韩苏,又抢到十个积分。这样下去,鹿死谁手,还真不好说啊。

  聂家人欢天喜地,聂海也是兴奋不已。来,他完全没有因为苏寒的出头,而感到不爽。

  孙不仇仇独敌学所阳闹方羽

  他甚至能猜到,苏寒这么做,是为了保护他聂海。

  青河丹王那边,则是觉得苏寒能够抢答出这道题目,正在他预料之中。都已经第九道题,如果苏寒再不发力的话,就已经晚了。

  接下来,就是众所瞩目的第十题。

  第十题也是压轴之题,对于目前积分并列第一的聂家和冀家来说,哪家能抢答到这道题,哪家就能获胜。

  敌地科地独孙球陌月艘指星

  如果让其他势力抢答到这道题,两家则是不分胜负。

  当然,如果两家中的一家抢到题目,却又答错的话,也就相当于把冠军之位,拱手让给对方。

  现场的气氛,陡然间紧张起来。

  冀家这边,也是严阵以待,显然是蠢蠢欲动,想拿下这个第一。甚至那冀远,还暗中眼神警告聂海,瞧那意思,分明是要聂家识趣点,不要试图跟他们冀家争夺冠军。

  不过,这个警告,被聂海刻意忽略了。

  冀宗眼神冰冷,目光停留在苏寒身上。聂海突然逆天也就罢了,他绝不允许这小子也逆天。这小子在刚才送礼环节,已经翻过一次浪头了。

  后科仇科独艘察接阳孙情早

  他绝对不允许这小子再弄出什么幺蛾子来。

  “冀远,这压轴之题,你明白我的意思?”冀宗冷冷道。

  “是,宗少,绝对不辜负宗少的期望。”冀远身躯绷直,对于接下来这道题,是势在必得。

  “韩苏兄弟,还有各位,刚才那冀家的冀远向我发出警告,想让我们知难而退。你们不必在意,尽管放手去干,真有什么事,我聂海一人兜着。”

  孙仇不不情艘恨由冷秘艘术

  孙仇不不情艘恨由冷秘艘术冀家这边,也是严阵以待,显然是蠢蠢欲动,想拿下这个第一。甚至那冀远,还暗中眼神警告聂海,瞧那意思,分明是要聂家识趣点,不要试图跟他们冀家争夺冠军。

  艘科科科情敌术战孤远通由

  聂海这话,主要是对苏寒说的。

  聂星闻言,不由得勃然大怒,“这冀家,真想骑到我们脖子上来了,这公开的比试,有两位高人坐镇,他们还想公然打压,简直是欺人太甚!”

  聂海点头道:“不过我倒是觉得,他们越是这样,越是证明他们的心虚。这是我们的机会啊。”

  说归说,不过最终结果到底会怎么样,还是要取决于苏寒。

  当下,一道道期待的目光落在了苏寒身上。

  苏寒有了聂家众人的态度,就更不需要顾忌了。他决定,最后一道题,他全力去争。

  一旦赢了,自己将来很长一段时间,都不用发愁缺元石了。

  “第十题,是一道关于丹方的题目。这里有一张丹方,不过里面缺失了部分原材料。谁先推演出里面缺失的所有原材料,就可以抢答。记住,是必须答出缺失的所有原材料。”

  这第十题,果然不愧是压轴之题,难度极大。甚至,连到底缺失了多少种原材料,也没有说出来。

  如果对这张丹方不熟悉,完全靠自己的知识去推演的话,根本不是一天两天能推演出来的。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