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六百九十七章 谁对谁错
  冀远一看到大卷轴上浮现出来的那张丹方,先是一愣,随即内心立刻狂喜起来。因为这张丹方,他竟然见过。

  结远远远情后学战冷察地独

  他的老师,那位中级丹王,曾经以这张丹方为例子,教过他各种灵药的融合之道。

  所以说,这张丹方,他不仅见过,而且炼制过。

  对于这张丹方,他是再熟悉不过了。

  没想到,这压轴之题,竟然是自己见过的题目,冀远内心暗笑,真是连上天都在帮自己,这下那聂家,是没有一点机会了。

  结远远不鬼艘学所闹毫考鬼

  结远远不鬼艘学所闹毫考鬼冀远一看到大卷轴上浮现出来的那张丹方,先是一愣,随即内心立刻狂喜起来。因为这张丹方,他竟然见过。

  冀远的手,很快举了起来。

  不过,与此同时,冀远却发现,那聂家的韩苏,也几乎在同一时间举起手来。

  这一下,等于是双方同时举手了。

  “这小子居然也敢举手?”冀远双眼眯了起来,自己是因为看过这张丹方,所以才能够这么快举手。

  这小子凭什么?难道他也看过这张丹方不成?

  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因为冀远的老师,在教这张丹方的时候,明明白白的说过,这张丹方,是丹王水平的丹方!

  后地科仇情后察接月地学通

  只有一种可能,就是这小子在瞎举手!

  他想瞎猫撞死耗子,拼死一搏!

  艘仇不不酷艘术接闹指秘恨

  冀远的嘴唇,自信的弯了起来,露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双方同时举手,这么一来,却是非常难办了。

  现场其他人,都是饶有趣味的看着这两家势力。反正他们夺冠也是无望,看这两家势力针锋相对的争夺,反而让他们觉得这出大戏更加好看。

  那台上的司仪,显然也是犯了难。在这种情况下,冀家作为主办方,显然也不可能一味的偏袒自己人,否则就太难看了。

  孙地仇科方孙恨由闹不艘吉

  司仪求助的眼神,投向了台下的冀宗。

  冀宗目光一闪,站起身来,微微躬身,说道:“青河前辈,老师,两家势力同时抢答,该如何决断,请两位前辈明示?”

  却是把决断权交给了青河丹王和李思大师。

  青河丹王和苏寒熟悉,自然不可能去偏袒苏寒的对手。见冀宗把决断权交给自己,青河丹王微微一笑,说道:“既然如此,就让他们各自把答案写在纸上,提交上来,让我们判断。”

  敌地地远情后球陌孤术术敌

  说着,青河丹王转头问李思大师:“李思老哥认为这个方法如何?”

  李思点头道:“这个方法极为可行!”

  冀宗见两人有了决断,当下也是点头道:“弟子谨遵两位师长的意见。”

  说着,却是暗暗跟冀远交换了一个眼神。

  见到冀远的眼神,充满了自信,冀宗也是赞许的微微点头。

  当下,冀远和苏寒两人,各自得到一副纸笔。他们被要求在最短的时间内,用最快的速度,将心目中的答案写出来,将缺少的原材料补充上去,形成正确完美的丹方。

  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两人身上。

  苏寒接过纸笔,就毫不客气的发挥起来。这张丹方,他实际上在前世,已经见过千百遍了。

  所以,他笔走龙蛇,很短的时间,就将丹方完成了。

  而那边的冀远,速度居然也不慢,几乎跟苏寒同一时间完成答题。

  “这家伙肯定是蒙的!”

  冀远用余光看见,苏寒答得飞快,当下他的内心反而更是暗笑。

  两人的答案,同时呈送到那司仪手中。

  那司仪也不敢怠慢,双手捧着两份答案,送到青河丹王和李思大师面前:“两位前辈,这两份答案,还请两位前辈亲自过目。”

  后不科科鬼艘球所月秘所仇

  显然,这压轴之题,究竟什么结果,还是要让两名高人来宣布。

  如果两边都答对,则双方不相上下,并列夺冠。

  如果有一方错误,那就好办了,对的加分,错的减分。

  冀家这边,是自信满满。

  敌仇科地酷后察战阳艘帆冷

  其他势力的人,也是一个个把目光投向了两名高人,等待着最终的结果。

  敌仇科地酷后察战阳艘帆冷冀远脊背挺得笔直,嘴角却只是微微一动,显得胸有成竹的样子。显然,对于这道题,冀远早就有十足的把握。

  “青河老哥,你先看吧。”

  孙不科科情孙球由阳鬼陌主

  李思大师,也是仿佛很大度一般,把优先权交给了青河丹王。

  青河丹王也不客气,先拿起冀远的答案,扫了一阵,仔细又看了一遍,微微点头。

  显然,青河丹王对这份答案,是满意的。

  随手递给李思大师:“你看看吧。”

  李思大师仔细看了看,随即也是点点头,往冀家的方向看了一眼,笑容满面。

  这样的反应,在场还有谁能不明白?

  当下,冀家这边的天才们,一个个喜形于色,纷纷用目光望向冀远,向这个家族第一的丹道天才表示祝贺。

  冀远脊背挺得笔直,嘴角却只是微微一动,显得胸有成竹的样子。显然,对于这道题,冀远早就有十足的把握。

  他现在只关心,到底那聂家的人,表现如何。

  只要苏寒的表现不如他,那他们冀家就彻底赢了,将这聂家,彻底踩在脚下。

  冀家的其他天才,也都是这么想的,此刻他们最关注的,就是苏寒的答案了,这个答案的对错,跟他们息息相关。

  就连他们自己也没有意识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聂家在他们的心目中,已经从什么也不是的小蝼蚁,变成了强劲的竞争对手。

  相对于冀远的云淡风轻来说,苏寒则是显得更加平静。而且,苏寒的平静,和冀远还有所不同。

  冀远或许对自己很自信,但他内心,还是非常在意苏寒的答案的。可是,苏寒却不一样,对这冀远的自信表现,苏寒完全熟视无睹,连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在丹道领域,苏寒的自信,没有人能够比拟。

  或许冀远的平静,是出于天才的一种态度,是装出来给大家看的。但苏寒的平静,却是真正由内到外的平静。

  像冀远这种层次的对手,不足以让他内心产生任何波澜。

  青河丹王那边,虽然对冀远的答案很满意,不过,苏寒的答案,他也是一定要看的。

  后远科地方敌察陌闹恨艘

  刚打开苏寒这份答案,一看之下,青河丹王的眉头,不由得微微一凝。

  后远科地方敌察陌闹恨艘全场的目光,都聚焦在两人身上。

  青河丹王任何表现,众人都看在眼里。一看他皱眉,冀家的人心头都是一喜,这答案肯定有问题,不然青河前辈怎么会皱眉呢?

  而聂家这边,则是心中一惊,所有人紧张之情溢于言表。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