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七百一十四章 恶意发难
  readx();  苏寒倒是毫不在意,微微一笑,就坐到了青河丹王身边的位置。(  .  .)

  一落座,他就感觉到,裁判席上有至少两三道不怎么友好的目光,在他身上转悠着。

  苏寒对此并不在意,也懒得与这些裁判去交流什么。

  后仇仇不方孙察所月接科我

  原本九个人的裁判席,由于苏寒的补位,变成了十个人。苏寒一落座,也引起了底下众多丹道天才的注意。

  一道道目光朝苏寒身上射来,由于之前很多丹道天才都听说过苏寒的大名,甚至都见过他当场炼丹,所以苏寒在裁判席上出现,只是引起了这些人的短暂惊讶而已。

  或许,他们内心中可能还会猜测,难怪这韩苏不参加丹塔之斗,原来人家早已经另有渠道,都成了丹塔之斗的裁判了,还需要参加丹塔之斗么?

  隐隐的,苏寒感觉到一道似乎要喷出火似的目光在盯着自己,一抬眼,却发现是台下的冀远,死死的盯着这边,眼神中的嫉妒,似乎都要化为实质的毒蛇一般。

  而另一边,则是有一道无比惊诧的目光,却是来自于贺思杰。只见贺思杰呆呆的张大了嘴巴,不可思议的盯着苏寒,就好像世上最难以置信的事一般。

  同样是年轻的丹道天才,他们还在台下参加比赛,可人家早已经坐在台上,成了裁判。

  贺思杰觉得,什么是差距,这就是差距。

  此刻的贺思杰,不由得有些垂头丧气,想到自己刚才还向人家推销丹药,恐怕自己炼制的丹药,人家根本都眼。

  敌远地远鬼敌球所月故克

  此刻在主席台上,苏寒身边一名裁判,却是朝他善意的笑了笑,传音道:“韩公子,我听过你前几天关于云霄金丹丹方的讲课,知道你的本领。不过,我服你,却不代表其他裁判也这般服你,你可要小心了。”

  却是一种全然善意的提醒。

  艘地仇不独结球所阳地吉指

  苏寒微微一怔,随即也是释然。人心险恶,自己恐怕就算再怎么提防,也是徒劳。

  虽然自己没有那个出风头的意思,可既然坐在这里,也就不怕什么嫉妒,什么敌意了。

  苏寒这辈子参加过很多丹道比试,但作为裁判来参加丹道比试,却是这辈子第一次。稍微将规则遍,对比赛规则,已经大致有了一些了解。

  青河丹王见苏寒已经做好准备,也就点了点头,道:“可以开始了。”

  接下来这个环节,是丹塔之斗的倒数第二个环节,理论考核。

  目前场上还剩一百人,通过这环节的理论考核之后,筛选出三十人。

  这理论考核的题目,则是由十名裁判现场拟定,每人拟定一道题,而且有题材限制,免得有人提前作弊。

  对苏寒来说,出一道题,简直比吃饭喝水还简单。不过,毕竟是青河丹王请他来,代替莲冠丹王做裁判,所以他也没有敷衍了事,而是认真的构思了一道题。

  在苏寒好的丹道题目,是要能够区分出一般天才和顶级天才的差距,让得一般天才,有发挥的余地,更要让顶级天才,拥有更多思考的空间,能够发散出更多出彩的答案。

  以这个想法为出发点,苏寒最终拟定了自己的题目。

  艘远科不酷艘术接月由术孤

  这个时候,其他裁判的题目,也纷纷拟好了。

  坐在最右边席位的一个裁判,也是之前对苏寒表现出敌意最大的一个,此刻突然冷笑道:“题目是拟完了,不过袁某却有一个问题想问韩苏公子,这些题目,你确定你都会做?如果你不会做的话,你有什么资格坐在这个裁判席上,评判这些丹道天才?”

  这番话,就好像是导火索一般,瞬间裁判席上的所有目光,都朝着苏寒聚焦了过来。

  等了半天,却是在这个时候发难了。

  苏寒嘴角噙着一丝冷意,还不待说什么,青河丹王已经皱起眉头,不悦道:“你们在胡说些什么?这是丹塔之斗,不是你们做意气之争的场合。”

  那袁丹王冷笑一声,却道:“青河道友此言差矣,我也只是正常的质疑罢了,毕竟韩苏这么年轻,我相信不只是我,其他裁判也会对他的能力产生怀疑。如果真的因为他的能力不足,导致丹塔之斗出现什么岔子的话,这个责任谁能担得起?”

  后不科科情孙术战冷故球

  说着,这袁丹王和裁判席上的两三个人交换了一下眼神,顿时就有附和的声音响了起来:“没错,这么年轻的裁判,根本难以服众。”

  后不科科情孙术战冷故球这番话,就好像是导火索一般,瞬间裁判席上的所有目光,都朝着苏寒聚焦了过来。

  “如果连他自己都不会做这些题目的话,那他有什么资格当裁判?”

  这附和的声音,自然都是刚才那几道不怎么友好目光的主人。

  而其他的裁判,也是一个个一言不发,也不倾向于哪一边,就好像对袁丹王的发难,有些乐见其成一般。

  只有刚才那个善意传音提醒苏寒的裁判,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什么,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青河丹王冷冷的盯着这些人,开口说道:“既然你们执意这么说,那么韩苏小友,你就把这些题目做给他们他们闭嘴。”

  袁丹王却冷笑一声道:“光是这样,却有些没意思。袁某提议,倒不如这样,来一个赌约!”

  “什么赌约?”青河丹王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袁丹王似乎早有准备一般,胸有成竹道:“既然要当丹道比试的裁判,至少应该有慧眼识天才的能力。我建议,让韩苏从在场的一百名丹道天才里,挑出一个,同时袁某也挑选一个,们各自挑出的天才,谁答对题目的数量多?”

  “你多又如何?他多又如何?”青河丹王冷冷问道。

  袁丹王倨傲一笑:“袁某怎么说也算是长辈,自然不会和韩苏这小辈去计较什么。青河道友,韩苏是你一手举荐来当裁判的,若是在这场赌约中他输了,你也有责任。你可得把你珍藏的那对幽冥青蜂翅输给我。”

  幽冥青蜂翅,是一种名贵的炼丹材料,熟悉青河丹王的人都知道,他洞府里藏着一对五百年的幽冥青蜂翅,轻易都不肯拿出来示人。

  此刻青河丹王一听袁丹王这话,眼皮先是狠狠跳动一下,随即便冷冷道:“若是你输了呢?”

  “呵呵,那怎么可能?如果袁某输了,袁某甘愿赔青河道友五千万下品元石,你样?”

  袁丹王想也不想就道。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