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七百一十五章 苏寒的选择
  

  ""="('"="">

  “青河老哥,答应他!”一旁的苏寒突然开口说道。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小说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了裁判席上所有人的注目。

  这小子莫非是疯了吧?这么明显坑人的赌约,他居然还让青河丹王答应?

  他甚至连丹王都不是,难道他还觉得自己挑选天才的眼光会比袁丹王更好不成?

  要知道,这个赌约,他输了没有任何损失,坑的可是青河丹王啊。

  顿时,所有人看苏寒和青河丹王的目光都变得似笑非笑起来,似乎都打定了主意要看一趁戏一般。

  青河丹王一时之间,也有些拿不定主意,传音给苏寒道:“你真有把握?”

  苏寒坦然一笑:“青河老哥,我什么时候害过你?”

  “好,有你这句话,老哥就陪你赌一次。”青河丹王呵呵一笑,大声道,“这赌约,老夫应承了!”

  艘仇仇远鬼孙恨陌冷太羽

  一语既出,惊起了千层浪。

  便是袁丹王这种目空一切的人,此刻也不由得有些拿不定主意了,青河丹王是何等谨慎的人?怎么今日却答应得如此痛快?

  莫非这其中,却有什么猫腻不成?

  “袁丹王,怎么不说话了?”苏寒笑道,“如果你不敢赌的话,我也不勉强你,只是拜托以后别一副老子天下第一的样子,你这副嘴脸别人爱看,我却不爱看。”

  一番话,顿时把袁丹王气得满头青筋乱跳,咬牙道:“谁说袁某不敢赌?我是怕你玩什么花招!”

  “那你要如何?”苏寒悠然一笑。

  袁丹王哼道:“自然要立下天地誓约,双方谁也不得玩什么花招,尤其是你,不能让青河丹王传音给你,否则就是犯规,算你输。”

  苏寒嗤笑一声,“搞了半天,就这点事?我还想让你立下天地誓约,别跟你那几个小弟交头接耳呢。”

  敌仇远不方艘球所闹球克战

  这话一说,裁判席上那几个袁丹王的死党,顿时脸露怒容。

  袁丹王竭力抑制着把苏寒揍一顿的冲动,咬牙切齿道:“你就说你到底敢不敢赌吧!”

  苏寒嘿嘿一笑,却对裁判席上其他人道:“各位,此事大家做个见证?”

  有这么一桩热闹可看,众人自然是乐意见证。当下,两人各自立下天地誓约,表示这天才人选,绝对由自己选择,不会跟任何人传音交头接耳。

  立完赌局,袁丹王觉得胜券在握,忍不住又冷笑着看了苏寒一眼。

  却没想到,苏寒跟没事人似的,似乎这赌约并没给他造成任何压力。

  后不仇地独后学由闹显我月

  这个时候,十道题目,也发到了一百名参赛天才手中。

  这个环节,有足足两个时辰的时间,足够这些天才对每道题进行详细的论证。

  艘不不科酷结察接阳球由所

  不得不说,这些做裁判的丹王,都是射阳城丹道方面较为顶尖的存在,十道题目,每一道题目都出得极有水平,让得每个参赛者都是觉得受益匪浅。

  不过,这十道题中,有一道题,却是明显的鹤立鸡群,立意更深,境界更高,深入浅出,让得这些参赛者越是深入研究,越是觉得如痴如醉。

  艘科远不方结察战孤方恨孙

  就仿佛,这道题目,给他们打开了一扇全新的大门一般,让他们尽情徜徉在自己的思绪中,不断深入挖掘,就不断有新的收获。

  一时之间,所有的参赛者,对待这个题目的态度都不一样了。甚至有很多人把其他九道题先解答完,再把这道题放在最后全力研究。

  甚至,还有很多人情不自禁的觉得,这趟丹塔之斗,真的是来对了,光是这道题就已经值回票价了。这丹塔之斗的裁判,果然不愧是丹王级别的人物,这出题的立意和高度,简直是让他们受益匪浅。

  主席台上,袁丹王眯着眼睛看着台下的参赛者们,目光落在正答题的冀远身上,内心已经有了决断。

  在之前的环节中,冀远的表现,一直都是前三名。而且这种理论环节,更是冀远最擅长的,他的老师,就是以理论知识丰富闻名的高丹王。

  想到这里,袁丹王果断提笔在参赛者名单上,冀远的名字上划了一个红圈,表示冀远就是他选中的天才。

  袁丹王对自己的选择,还是相当有自信的。

  同一时间,青河丹王的目光却也落在冀远身上。他跟袁丹王内心想的差不多,虽然他并不喜欢冀远,但还是不得不承认,在这个理论环节,在场的一百名天才之中,冀远的胜算无疑是最大的。

  青河丹王想传音提醒一下苏寒选择冀远,但却碍于刚才苏寒和袁丹王双方都发了誓,在赌约结束之前,不得与其他人传音交流。

  青河丹王去看苏寒,却发现苏寒的目光并没有落在冀远身上,而是不知道停留在场上的哪一个角落。过了片刻之后,苏寒提起笔,在参赛者名单上划了一个红圈。

  这红圈却没有划在冀远的名字上,而是圈住了另外一个名字“贺思杰”。

  贺思杰?

  青河丹王对这个参赛者有点印象,此子在之前的环节中,表现也还算是出色,但和冀远还是有点差距。

  最重要的是,这个贺思杰的出身,在隐世圈子里面,算是寒微。这样的出身,在丹道底蕴方面,绝对是比不过出身名门、又拜在高丹王门下的冀远的。

  理论知识,比拼的就是丹道底蕴,贺思杰在这个理论知识环节,想要拼过冀远的几率,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怎么会选中贺思杰的?

  青河丹王内心焦急,又不能传音给苏寒,他完全不知道苏寒葫芦里头的什么药,在场这么多丹道天才,即使不选择冀远,也还有好几个很有希望的人选,怎么会选中那贺思杰呢?

  和青河丹王相反,此刻的苏寒却是胸有成竹。他选择贺思杰,自然不会是因为一时冲动。

  更不是因为刚才和贺思杰说过几句话,出于情面而选择他。

  而是因为,苏寒突然想起了前世时,在大夏王都名噪一时的一个丹道家族。

  贺家!

  当年的贺家,可谓是如日中天,在丹道界,就没有人不知道贺家的名字。

  虽然苏寒不知道这个贺思杰和那个贺家,到底是不是有什么关联,但是如贺思杰所说,他的家族以炼丹为长项,而且还有芝王净心丹这种祖传丹方。

  这就让苏寒觉得,在这个贺思杰身上,还是有一些东西可以挖掘的。

  更何况,芝王净心丹,还是经过贺思杰本人的。

  这就足以说明,这个贺思杰,在丹道方面,并不是草包。

  本来自hp:///bk/hl/26/.hl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