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七百一十七章 最终环节
  readx();  “老夫为何这么说,你应当清楚得很。请大家搜索(品#书……网)!更新最快的小说十道题之中,关于丹道五行规则的那一道题,是你出的吧?”

  青河丹王说着,脸上也露出感慨之色,道,“那道题目,如果是让老夫来答,老夫的答案,却又和刚才的两位天才不同,仿佛这样一道题目,能够发散出无数的答案一般,这是老夫以前从没见过的。”

  “而且更加神奇的是,这道题目,越是深入往里钻研,越是感觉到不断有新的收获,就仿佛能够给予人无限的灵感一般,如果细细钻研下去,更是能感觉到,自己的丹道境界,仿佛都得到了提升。这样的题目,更是老夫以往见所未见闻所未闻的。”

  青河丹王说完这一番话,双眼陡然射出两道精芒,锐利的盯着苏寒,“你能设计出这样一道题目,让老夫如何能不好奇你的来历?如何能不觉得你深不可测?”

  苏寒被青河丹王灼灼的目光盯着,倒是有几分汗颜。他突然发现,自己实在是太小丹王了,这个老头儿的丹道嗅觉,还要在自己想象之上。

  敌科远远鬼敌察由冷诺故术

  敌科远远鬼敌察由冷诺故术一个韩苏也就算了,冀远绝对不允许还有第二个出身寒微的天才骑在自己头上。此刻冀远神色铁青,内心深处,却是暗暗下定决心,下一个环节,一定要扳回一城。

  “青河老哥,实不相瞒,这道题不是我设计的,而是我的师尊当初用来考我的题目,这次只不过是借花献佛,用这道题目再来考这些天才而已。”

  苏寒随便编了个瞎话来搪塞,反正自己说自己的师尊是世外高人,这世外高人,神龙见首不见尾,谁也验证不了真假。

  果然青河丹王听了苏寒这话,神色这才放松了一些。如果苏寒没有这番解释的话,他真要怀疑苏寒是什么深不可测的顶级大势力弟子,来逗自己玩儿了。

  这一场插曲,却没有影响丹塔之斗的进程。

  结地不地鬼敌术接孤故

  这一环节的成绩很快被统计出来,榜首当之无愧是贺思杰,而被众多裁判和观众所冀远,却排在了第二。

  结地不地鬼敌术接孤故这样的结果,无疑让得在场的丹道天才们一阵哗然。

  这样的结果,无疑让得在场的丹道天才们一阵哗然。

  孙不科远方结球由孤地阳科

  当冀远果出炉的时候,脸上的神色,有一瞬间变得非常难牙切齿,甚至有些狰狞,目光一瞬间有如毒蛇一般,随即很快又恢复正常。

  显然,冀远压根就没有想到,一个出身寒微的贺思杰,竟然能在这一环节以黑马之势杀出,一下子凌驾在自己这个冀家顶级天才头上!

  这对冀远来说,无疑是天大的耻辱。

  一个韩苏也就算了,冀远绝对不允许还有第二个出身寒微的天才骑在自己头上。此刻冀远神色铁青,内心深处,却是暗暗下定决心,下一个环节,一定要扳回一城。

  孙科仇不方后学所孤通敌艘

  孙科仇不方后学所孤通敌艘而如果选择等级低一些的丹药,又不容易出彩。

  艘不地地方敌恨所闹羽最岗

  下一个环节,就是丹道切磋的最终环节,通过这一环节,决定出最终的前三名。

  前三名,拥有能够进入射阳神塔修炼的机会。这射阳神塔十年才开放一次,每次进入名额寥寥可数,所有的参赛者,都视这个名额如同至宝,同时也是一种极高的荣耀,哪怕打破了头,抢破了天,也要争夺。

  可是,最终能够通过丹塔之斗进入射阳神塔修炼的人,只有三个。

  竞争自然是十分激烈。

  据说,进入射阳神塔修炼,在里面逗留一天,收益至少能比得上外界十天半个月。更不用说,在射阳神塔里,还有种种神秘的传承,就那个机缘得到。

  这最终环节,入围的三十个天才,都是屏息静气,准备全力以赴投入到最终环节中。

  最终环节所考核的内容,是炼丹。

  根据最终环节的规则,每一个参赛天才,需要从自己会炼制的丹药之中,选择出一种来,随后,把原材料上报给裁判组,由裁判组来为各人准备材料。

  随后,每个参赛天才,全力以赴炼制自己选择的那种丹药,力求做到尽善尽美。最后,根据丹药的等级和丹药的品质,来决定最终排名。

  这是一个自由性很高的环节,因为规则中并没有限制要炼制什么样的丹药,所以就更加给了这些丹道天才们施展手脚的空间。

  可以说,这是一个既考验丹道知识面又考验丹道基本功的环节,难度极大。

  不说别的,光是这丹药的选择,就足够这些天才们绞尽脑汁了。如果选择等级高一些的丹药,很可能最终成丹的时候,品质上不去。或者干脆成丹失败,整个环节完全泡汤。

  而如果选择等级低一些的丹药,又不容易出彩。

  根据规则,最终炼制出来的丹药等级越高,排名就会越靠前。

  而如果在丹药等级上没有区别的话,就要靠丹药品质来决定排名了。

  规则宣布完毕,最终环节,正式开始。

  三十个参赛天才,经过艰难的心理斗争之后,都各自决定了自己要炼制的丹药,将原材料单子报了上来。

  主办方动作倒也快,很快为各人准备好原材料,品质方面,都是优等成色,力保公平。

  紧接着,在主裁判青河丹王一声令下,炼制环节开始了。

  冀远仿佛憋着一股劲一般,青河丹王话音一落,他便立刻开始炼制。

  边原材料的等级,以及那热鼎手法的谨慎程度,他要炼制的丹药,应该等级不低,至少是准王级丹药。

  这种准王级丹药,以在场这些年轻丹道天才的水准,炼制起来大有难度,十有**不能成丹。

  但神色那胸有成竹的程度,似乎他对炼制此丹极有把握。

  与冀远相比起来,刚才理论环节杀出来的黑马贺思杰,却明显有些犹豫不定的模样。边摆放的种种原材料,贺思杰却显得很沉默,脸上露出几分挣扎之色来,似乎在犹豫着什么,一直没有要动手炼制的意思。

  裁判席上,众人将各个天才的表现全部里。一名裁判不由得摇头道:“这出身寒微的天才,果然还是远远比不上出身名门的天才。或许他靠死记硬背,能得到一些丹道知识,可是一到这实践环节,就露怯了。”

  “没错,在这炼制环节能够大放光彩的,还是名门的天才,比如冀家的冀远。”

  “那也不一定,说不准这贺思杰是在酝酿呢?”有人提出不同意见。

  “那副表情哪里像是在酝酿?倒像是被这道题难住了一般。”众人边说边摇头,显然觉得这出身寒微的天才,还是有些上不了台面。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