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七百一十九章 当场发问
  

  ""="('"="">

  其他裁判也早就想看贺思杰炼制的丹药了,此刻听缪丹王一提,顿时都是兴趣大起:“快拿来看看!”

  贺思杰炼制的丹药很快被拿了上来。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新最快的小说

  一打开那丹瓶,众人都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一炉十二颗成丹,圆润可爱,虽然丹药等级比不上冀远和周湛的,只有灵级九阶,但丹药质却是出人意料的优秀,甚至有三颗极丹!

  一时间,这些裁判甚至都不敢相信,这些丹药真是贺思杰炼制的。

  看这炼制水平,比起冀远和周湛他们也是丝毫不差了。

  刚才还在议论贺思杰炼丹水平不行的几个裁判,此刻都是不吭声了。

  只不过,这一轮比赛的规则规定,炼制出来的丹药等级越高,排名就会越靠前。只有在等级相同的时候,才会根据丹药质来决定排名。

  根据这个规则,贺思杰炼制出来的是灵级九阶丹药,而冀远和周湛炼制的是准王级。虽然贺思杰的丹药质明显更好,但按照规则,他的排名应该在冀远和周湛之后。

  最终排名很快出来,第一名是冀远,第二名是周湛,第三名是贺思杰。

  结果一出来,那缪丹王不由得意洋洋道:“怎样,我说的没错吧?寒门天才,果然是不如名门天才<=".。”

  “好了,你们都少说两句。”青河丹王黑着脸训斥一声。

  “接下来该是挑选弟子的环节吧?老夫先说好,那周湛我要了,谁也别跟老夫抢。”

  结仇地不情结球由月羽由战

  艘科不地情敌学由闹独地帆

  一名资历仅次于青河丹王的老资格丹王,含笑说道。

  “贺思杰有谁要?”

  袁丹王、缪丹王那一伙人,显然都是不会选择贺思杰做弟子的。他们又不是傻子,贺思杰是苏寒挑中的人,就算他们收贺思杰做弟子,也不能保证贺思杰会绝对忠心。

  既然如此,倒不如不收。

  他们不收,其他裁判碍于面子,也迟迟没有说出要收贺思杰的话来。谁都知道,在这个时候收贺思杰,就相当于和袁丹王缪丹王一伙作对。

  这样一来,贺思杰的处境,就很尴尬了。排名第一的冀远本身就有师门,而排名第二的周湛,也是很快被老资格丹王收走。

  艘不地远鬼艘术所阳后球察

  就连排在他后面的第四到第十名,都有丹王点名收做弟子。唯独就只有他,便好似被人忽略了一般,孤零零的站在原地,一直没有人点到他的名字。

  贺思杰压根就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只觉得自己好像被人刻意忽略了一般,随着时间的流逝,他额头上开始逐渐冒出汗水,整个人更是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其他的参赛天才,更是开始用一种嘲笑的目光看着贺思杰。

  贺思杰的窘迫,自然都被苏寒看在眼里。

  苏寒暗暗叹了口气,贺思杰会落到这步田地,说到底还是自己的责任。如果不是因为自己在上个环节和袁丹王打赌,把贺思杰牵扯进来的话,也不会造成现在这种局面了。

  苏寒觉得,自己有必要在这个时候,拉贺思杰一把。

  “大家静一静。”

  苏寒平静的声音,突然在整个会场响了起来。

  这句话,苏寒暗暗运用了神识威压之力,只一句话,却让得在场的所有人,神识陡然一震,顿时安静下来。

  一道道目光,瞬间聚焦在了苏寒身上。所有人都没想到,这个临时冒出来的年轻裁判,在这个时候,竟会突然发话。

  艘远地科方艘球接月冷地方

  就连裁判席上的众人,也是惊讶的看着苏寒,不知道这个小子又想玩什么花样。

  艘远地科方艘球接月冷地方苏寒皱眉问道:“为什么不炼制芝王净心丹?”

  “贺思杰。”

  苏寒倒是没有拐弯抹角,直接喊了贺思杰的名字。

  贺思杰正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般,闻言目光疑惑的望了过来。

  艘不仇地鬼孙学由冷独羽

  “你炼制的丹药叫什么名字?”苏寒问道。

  贺思杰没想到,苏寒会在众目睽睽之下,问他这个问题,当下连忙道:“月华丹。”

  这月华丹,也是一种有清心静气效果的丹药。但论起丹药等级来,却比不上之前贺思杰推销给苏寒的芝王净心丹。

  苏寒皱眉问道:“为什么不炼制芝王净心丹?”

  后仇仇地酷敌察接闹敌早诺

  “这……”贺思杰明显有些犹豫。

  “我看了你申请的材料,是炼制芝王净心丹的材料。但你最后却选择了炼制月华丹,我作为裁判,有权力问你一句,你是因为什么放弃了炼制芝王净心丹?”

  苏寒淡淡道,“莫非你其实不会炼制芝王净心丹?我手头上那些芝王净心丹,不是你炼制的?”

  “不是这样的!”

  贺思杰脸色一下子涨红,仿佛苏寒怀疑他不会炼制芝王净心丹,就像是在侮辱他的人格一般。他连忙脸红脖子粗的解释,“那芝王净心丹,确实是我本人炼制的,我可以用人格发誓!”

  “那你为何在最终环节放弃芝王净心丹,选择月华丹?芝王净心丹的等级,比月华丹可是高出很多。你是没把握?”

  后科远地独敌学陌孤术敌科

  苏寒压根不给贺思杰喘息的机会,紧紧追问。

  贺思杰涨红着脸道:“不是的!这芝王净心丹,我炼制过不下一百遍,怎么会没把握?我只是……只是……”

  “那你是故意要保留实力,不想夺得第一?”苏寒继续问道?

  “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不想得第一?”贺思杰急道。

  苏寒淡淡道:“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有心想得第一,手上又有芝王净心丹这样的丹方,在最终环节你明明拿了芝王净心丹的材料,却不炼制,而是最终炼制了比芝王净心丹等级低的月华丹?”

  “韩苏小友,你到底跟这贺思杰在说什么?”一旁青河丹王听了半天,终于按捺不住,开口问道。

  苏寒淡淡一笑,拿出一只丹瓶来:“这是之前贺思杰在台下给我的丹药,芝王净心丹。我见他明明有炼制这芝王净心丹的能力,却在刚才的环节中不选择炼制,所以才问他。”

  “哦?你之前说有事耽搁来晚了,难道就是被这事耽搁了?”

  青河丹王眉头舒展开来,接过苏寒手中的丹瓶,倒出一颗淡黄色的丹药,在手心里翻来覆去的看了半天,陡然惊呼一声:“这是王级丹药啊!”

  hp: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