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丹武至尊 > 第七百二十五章 千锤百炼
  

  ""="('"="">

  阵法里头,苏寒和聂家的天才们挨在一起。hp:有一部分聂家天才,已经承受不住阵法的压力,被排斥出去。

  敌科远地独孙恨战冷月秘吉

  不过,像聂海、聂星这些比较核心的子弟,都还在阵法里坚持。

  听到一刻钟计时完毕的声音,聂海他们脸上都是露出由衷的喜悦,撑过了一刻钟,就代表他们已经通过这第一关了。

  不过,根据刚才宫老的说法,在阵法里呆的时间越长,就越有利。所以虽然已经确定通过,但几人还是在阵法里继续坚持。

  这个时候,几人听到附近传来议论声:“今年通过第一关的竟有六百来人,看来这一届整体素质不错啊!”

  “听你这话说的,好像你多清楚似的,莫非你对武塔之斗很了解?”

  “我当然知道了,我听家族的长辈说,这第一关的阵法,就是一个试金石。往年很多如彗星般崛起的天才,都是在这一关就有过惊人的发挥。”

  “哦?有多惊人?”

  “听我祖父说,他参加的那一届,那时候天才很多,有个家伙,直接在里面逗留了三个时辰<=".!”

  “嘶~”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附近的天才虽然一个个都被阵法压迫得满头大汗,但一听到这种传闻,还是是一个个都立马来了兴趣。

  “你祖父那一届?那不都是五六十年前的事了!”

  “三个时辰,那是最高纪录么?”

  “当然不是,以前还有过更惊人的,不过那时间追溯起来,可就久远了。”

  聂海他们听到这些议论,不由得咋舌:“三个时辰!那得是什么样的神人,才能做到这个地步啊。”

  “是啊,我就连坚持两刻钟都做不到。”

  说话之间,又有一部分天才坚持不住,被阵法排斥出去。

  阵法里还剩下二百人不到。

  聂星硬撑了半天,此刻脑门上根根青筋爆起,脸上全是冷汗,无可奈何道:“韩兄,我实在撑不住了,不陪你了,我先出去了。”

  孙不地科方后恨战阳后主察

  说着,聂星的身影消失在阵法中。

  紧接着,聂海也退出阵法。

  苏寒倒觉得,这两人已经是超水平发挥了,看来前一段时间的闭关,这两人都是收获不小。

  现在阵法里还剩不到二百人,局势就比较明朗了。这二百人,无一不是各大势力最为顶尖、最为核心的天才。

  艘地仇不方结球由阳阳由秘

  在这里面,苏寒就显得格外惹眼,因为苏寒是聂家的外姓天才,一般来说,外姓天才不可能是家族里最顶尖的。阵法里留下的各大家族天才之中,也没有外姓天才。

  观众席上,冀家一名族老见到自己家族的子弟,有五六个都还在阵法里坚持,脸上不由得露出一抹满意的笑容。

  随后,他目光一转,却是在阵法里看到了一个如同眼中钉一般的身影。

  那冀家族老眉头一皱,叫过自己的心腹来:“那是聂家的那外姓小子?”

  那心腹望向阵法核心处,很快也在人群里看到了苏寒,“禀族老,确实是聂家那外姓小子。”

  这冀家族老眉头紧紧皱起,嘀咕道:“没想到,这小子倒也坚挺,居然能撑到这时候?”

  结地地远酷艘球所阳帆陌月

  这可就有点夸张了,照理说,一个丹道天才,没理由在武道方面也如此出众啊。

  而且,最气人的是,从这小子的表情来看,似乎完全看不出什么征兆,也看不出他是不是在咬牙强撑。

  “好了,才不到半个时辰,能看出什么来?你们却在这里慌张,让别人看笑话<=".!”

  一道不大却充满威严的声音响起,却是来自冀家高层里一名满头银发的老者。

  那冀家族老一见这老者发话,顿时噤了声。

  冀家上下谁不知道这银发老者,这是冀家的太上长老,也是冀宗的亲祖父,冀征!

  冀征在家族里地位超然,深居简出,如果这次不是他孙子冀宗要参加武塔之斗,他绝对不可能亲自来射阳城观看比斗。

  太上长老冀征一发话,其他冀家族老顿时纷纷附和:“不到半个时辰,也算不上什么。没过一个时辰这条线,他连进入最终决选的资格都未必具备。”

  “是啊,这阵法越到后面,难度越大。他如果能越过一个时辰这条线,倒还值得我们注意下,如果这条线都过不了,那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做他的丹道天才了。”

  冀家众高层议论纷纷。

  此时此刻的苏寒,却是心如止水。

  进入阵法之后,这阵法的确给他带来了一些冲击感。不过,这阵法威压的冲击,明显不是为了杀伤,而是为了考验。

  这种考验,不光是考验武者的防御力,也是考验武者的心力。

  这个阵法,不是那种杀气十足的杀阵,也不是让人绝望的困阵,而是纯粹的考验之阵。

  苏寒端坐在阵法之中,呼吸绵长,感受着这阵法的威压,适应着阵法的节奏。

  “还行,时间快到一个时辰,但我没有太多的感觉。看来,用蛟龙武体和星辰霸体锤炼肉身,效果是不错的。我的肉身强度,比起那些所谓刚入人王境的强者,也不会差太多。而在心力方面,我前世见过多少武道大擎,这种程度的威压自然不可能对我造成什么影响。而且我这一世修炼黑龙谱,又炼化过龙血,在龙族威压面前,一切威压都是笑话。”

  “这么说来,这个阵法,简直是为我量身的啊。”

  不知不觉间,苏寒竟有些喜欢这种在阵法中打磨的感觉。

  这个阵法,一波接一波的威压,既是对武者的考验,也是一种锤炼。

  尤其是越到后面,这阵法的锤炼效果越明显。

  就仿佛大浪淘沙一般,这阵法一次次冲击武者肉身的同时,也是一次次冲击武者的意志。这就好比打铁炼钢一样,苏寒感觉自己的肉身就仿佛一块精铁一般,被这阵法千锤百炼。

  随着时间的推移,阵法的强度在不断提升,又有一批天才经受不住阵法的打磨,被排斥出去。

  “一个时辰过去了!”

  那些冀家高层,一个个脸色顿时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到了这个时候,就连他们冀家的天才都只剩两个还在阵法里坚持了,而这聂家的外姓小子竟然还在?

  hp:

看过《丹武至尊》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