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九章 开香堂 二
  斧头帮内部勾结rì本人的事情早己已经弄得人尽皆知,帮中除了几个大佬被蒙在鼓里之外,其他人都没有反对过,只要有钱赚,管他帮谁做事?

  长衫中年人脸sè瞬间变得铁青,转身质问胡万全:“胡爷?陆无涯说的可是真的?这件事情为什么我们不知道?”

  胡万全脸sè一变,突然站起来盯着长衫中年人喝道:“刘书林,你太放肆了!你竟敢在香堂会上对帮主大呼小叫?实在是大不敬!来人,给我把他拿下!”

  堂外马上跑进来几个大汉就要动手,刘书林扭头双眼一瞪,“放肆,这里轮不到你们乱来,还不退下!”

  几个大汉停下来,犹豫着是不是要动手,刘书林却没有再理会他们,回过头道:“胡爷,斧头帮可不是你一个人的,是我们众兄弟拼命打下的基业,还轮不到你一个人大搞一言堂!与rì本人合作这么大的事情为什么不知会我等兄弟一声?我等兄弟可不想跟着你背上汉jiān卖国贼的骂名,也不想做那绝子绝孙、祸害同胞的事情!你想当汉jiān我等兄弟不拦着,但你想把我等也拉下水,我等兄弟绝不答应”。

  胡万全被刘书林左一句汉jiān,右一句卖国贼骂得心头火起,正要发作,这时院子门开传来吵闹声,他大声喝问:“外面怎么回事?”

  一个大汉跑进来汇报道:“胡爷,院子外面来了仈jiǔ个人,领头的自称是青帮的东方霸!”

  “青帮东方霸?”胡万全想了想道:“没听说过这号人物啊!他们来做什么?”

  那大汉道:“他说是杜老板的门下,听说本帮今晚开香堂,想过来见识见识!胡爷,要不要赶他们走?”

  “哼!”胡万全冷笑一声道:“老杜怕死,跑路去了香港,留下的这些徒子徒孙没人管教,就越来越没规矩了!不用赶他们走,请他们进来,今天我就让青帮中人看看我斧头帮是怎么维护规矩的!”

  “是,胡爷!”那大汉答应一声,转身向堂外跑去。

  不多久,东方霸就带着手下兄弟走了院子,在堂外却是被门口的守卫拦下了,东方霸挥了挥手,示意猴子等人在堂外等候,自己走进了大堂内。

  进了大堂后,东方霸却没有首先向胡万全见礼,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跪在堂下的宗翰、黎刚、陆无涯等三人,“哟嗬,这不是宗大哥、黎大哥、陆大哥吗?胡帮主,这三位大哥可都是响当当的好汉,怎么就被捆在这里,还跪下了?这是怎么回事啊?”

  “放肆!东方霸,我们胡爷看你是杜老板的门下才让你进来观礼,你要是再这么放肆,休怪我等对你不客气!”葛有才大叫道。

  东方霸瞟了葛有才一眼,“你算哪根葱?我东方霸向来只敬英雄好汉!像你这样人模狗样的yīn险小人,在我眼里屁都不如!”

  门外猴子等人听见了立即放声大笑不止!葛有才气得眼冒金花,用颤抖的手指指着东方霸:“你…….”随后转身面向胡万全:“胡爷,您看这小子太不把您放在眼里了!”

  胡万全冷着脸,道:“东方霸,今天是我斧头帮开香堂,请你进来已经是看了杜老板天大的面子,你要是再这么目中无人,没大没小,我只好让人请你出去了!”

  东方霸举起双手笑道:“好!你们忙你们的,我在一边看着就行了!”说完对大门边一个大汉招手:“给我搬张椅子过来!”

  他倒是不把自己当外人,斧头帮大佬们一个个都气得不清,奈何青帮势力太大,虽然其中之一的顶梁柱杜老板跑路了,但黄老板和张老板还在上海滩,得罪青帮实属不智。

  见东方霸自己找椅子坐了,胡完全也没再管他,而是笑着回答先前刘书林的话:“刘兄弟,就是因为你生xìng耿直,我才没有告诉你,不告诉你也就是不想拉你下水,你不想替rì本人做事我也不勉强,但你不能挡着其他兄弟的财路吧?我们兄弟出来混无非就是图个财,这天下管他谁坐江山都与我帮派中人无关,咱们就是一小老百姓,国家大事还轮不到我们cāo心,只要谁给钱,我们就替谁办事,这有错吗?你要是心怀天下,那你还混帮派干什么?直接去做官算了!”

  “笑话!”刘书林勃然大怒:“你这是什么道理?你身为帮主带头与rì本人合作、勾结,帮中其他人还会是无辜的吗?外面的人只会认为我们斧头帮所有人都成了汉jiān!你想发财干什么不行?这上海滩遍地是黄金,你就是拣一辈子也拣不完,难道非得替rì本人做事惹来所有国人唾骂?”

  有一人站起来道:“刘兄,可rì本人给的钱多啊!谁会嫌钱多烫手?”

  刘书林还要再说,胡万全抬手制止道:“这件事情放到后面再议!我们先把叛帮之人处置了再说!先前大伙也都亲耳听到他们三个对密谋脱离帮派、自立门户之事供认不讳!按照帮规当处以三刀六洞之刑!来人,行刑”。

  刘书林等少数人势单力薄、孤掌难鸣!只得叹了一口气,颓废地跌坐在椅子上无能为力。

  一个身材高大,面目凶恶的大汉袒胸露rǔ地走了进来,身后跟着一个身材瘦小的汉子,这汉子双手端着一个托盘,托盘中放着长短相同的九把雪亮的修长匕首。

  三刀六洞就是用三把刀在身上扎出六个洞,这是一种仅次于自尽的刑罚,一般只是在小腿肚上扎,但如果犯的是极大的罪,行刑之人就有专门的人来执行,而且扎刀的部位不仅仅限于小腿,三刀下去,人不死也得残废!这是斧头帮的规矩!

  这种惩罚帮中犯了帮规之人的刑罚,东方霸的前身也是见识过的,但只见过在小腿肚上扎,并没有见过在人身上随意乱扎的。

  就在那高大的大汉拿起托盘中的雪亮匕首正准备给陆无涯行刑,所有大佬们都摒住呼吸看着的时候,一个声音从大门附近传来:“慢着!”

  大汉听见有人喊停,没有将刀刺下去,大堂中所有大佬都扭头向那声音的来源看去,说话的不是东方霸是谁?

  胡万全铁青着脸怒道:“东方霸,你想干什么?不要以为你是杜老板的徒孙就可以在我斧头帮胡来,这是我们斧头帮内部事务,还轮不到你们青帮中人插手,就算是闹到杜老板、张老板、黄老板那里他们也无话可说!”

  东方霸笑吟吟抱着双臂站起来:“我不是想管你们斧头帮内部事务!刚才你们的话我也听了大概,如果我猜得没错,这三位大哥是不满你们勾结rì本人而要脱离帮派吧?”

  “那又如何?他们犯了死罪,不管是出于什么原因都要被执行帮规受到惩罚!”

  PS:本书群277637314,弟兄们多给点推荐,多支持!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