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十一章 教训
  东方霸提着枪慢慢走过去,在经过第二辆车的时候,车内的戴月梅看了看他,却看不清他的面容,想了想拿起身边已经死了的特务手上的枪,推开车门将尸体推下去,然后跟在东方霸的身后。

  东方霸没理戴月梅,直接走到最后面第二辆车便,用枪口指了指正在车内哭泣的特务:“下车!”

  特务乖乖的下了车,车内的中年人虽然也知道特务们被杀得差不多了,但并不知道袭击特务的是什么人,因此也不敢贸然下车。

  看见中年人还呆在车内,东方霸很是无语,这些地下特工的戒心太重了,对救了他们xìng命的恩人都不相信,“你真是够可以的啊?难道要我亲自为你打开车门迎接你下车不成?”

  听了东方霸的话,车内的中年人很是尴尬,慢吞吞地从另一边推开车门下车走了过来。东方霸摘下礼帽扭头看着戴月梅笑了笑问道:“老婆,怎么不认识我了?”

  “是你?”戴月梅脸上露出惊讶之sè,随即脸上一红,嗔怒道:“谁是你老婆?想都别想!”

  “咳咳!”东方霸被她的话噎住了,这个时候还有心思反对,他真是无语了!也懒得计较,说道:“你们跟我走,估计租界巡捕房的人马上就要到了!”说完就踹了前面的特务一脚:“走吧!”

  戴月梅和中年人互相对视一眼,中年人的眼神中显然在询问到底要不要跟着他离开这里。戴月梅想了想轻声道:“先跟他走!”

  走到自己的车子旁边,东方霸让特务将车子后备箱打开,那特务乖乖照做,他走到特务后面等后备箱刚打开就一个手刀切在特务的脖子上,特务眼睛一翻晕了过去,东方霸就是一脚将特务踹进了后备箱,然后“砰”的一声盖上盖子,戴月梅和中年人看得目瞪口呆,原来抓人还可以这样抓!根本不需要费多大劲,动动嘴皮子就行了。

  东方霸扭头看见两人还站在后面,问道:“还愣着干什么?上车啊!你们要是真想去巡捕房的牢房里住下我也不拦着!看谁能救你们出来!”说完就走到前面拉开车门坐了进去,发动了汽车。

  这时巷子外面响起了吆喝声,一听还真是巡捕的人到了,两人也来不及想其他的,急忙上了东方霸的车。

  车子很快出了巷子开到大街上,东方霸拿出一个金属烟盒子打开后递到后面道:“来一根?”

  中年人急忙推辞:“谢谢,我不抽烟!”

  “虚伪!”东方霸见他不要讽刺了一句,拿回烟盒自己叼上一根说道:“你的手指都被香烟熏得发黄了,还不抽烟?鬼都不信!”

  中年人被当面拆穿了,非常尴尬!戴月梅见状马上开口转移话题,免得双方的关系闹僵:“谢谢你救了我们,你怎么知道我们被抓住了?”

  东方霸打开玻璃窗,让车内空气好一点,吐出一口烟说道:“你刚进百乐门的时候,我就看见你了!当时你一进门就东张西望,好像在找什么人,就你这样的水平还跟人秘密接头从事地下工作?不被抓还真是没天理了!你以为rì本人的特务们真是吃干饭的吗?我真不知道你的上级是不是脑子锈坏了,或者真想让你去送死,居然让你这样没经过任何特工训练的人就执行这样危险的任务”。

  “你!”戴月梅气得不轻,刚想发火但又忍了下来,突然想到了什么,疑惑地问道:“你知道我是什么人?”

  东方霸笑了笑说道:“你别逗了!就你这气质、形象,不要说我,就是那些rì本人的特务、军统特工,根本不用听你说话就看得出你是西北那边的人!”

  戴月梅愣了愣,好像受到了很大的打击,不过xìng子倔犟的她却是不服输,不满道:“我有那么差吗?”

  “不是差,是很差,差到了极点!百乐门是什么地方?那是欢场,是销金窟,你穿得像大家闺秀,气质上也不做任何掩饰,rì本人的特务要是看不出来那就真成了废物了,你连开了几枪、手枪里还有没有子弹都不知道,还想跟rì本人干战?以后你要是还和今天的表现一样,迟早还会落到rì本人的手里!还有你,你明知道自己的身份暴露了,rì本人就在身边监视你,等待你的接头人到来,当你看到她进来的时候,为什么不冲进舞池里制造混乱?要知道你的座位离舞池只有几步远!只要钻进人群当中开枪制造混乱或者开枪将舞池上空的大灯打灭,现场一片漆黑,你基本上就安全了,这样还可以提醒她出了状况,就算逃不出去,只要节省子弹跟rì本人耗下去,等租界巡捕房的人赶到,他们自然会撤离,不敢公然跟巡捕对着干”东方霸丝毫不顾忌车后两人的面子,大加讽刺!

  两人被东方霸说得一无是处,哑口无言!他们想想也还真是这样,中年人干笑了两声,说道:“先生批评得对,我们确实没有接受过专业的特工训练,也没有那个条件,但现在国家、民族到了存亡之际,就算再困难、再危险我们也必须挺身而出,从加入革命的那一天起,我们早就将生死置之度外了!不管怎么样,我都要谢谢先生救了我们!”

  东方霸摆了摆夹着烟头的手说:“我可不是为了你,而是为了我老婆,你只是顺带的,她把自己卖给了我,一万块大洋!要是她被rì本人抓了,那我这一万块大洋不是打了水漂吗?吗的,真是晦气,为了救这个一见面就跟我掐架的老婆居然杀了这么多rì本人,我这是造了什么孽啊,老天爷要这么对我?”

  戴月梅气得不轻,呵斥道:“蒋委员长都说了,地无分南北、年无分老幼,皆有抗战守土之责!国难当头,你这样有本事又有势力的人难道不应该站出来打rì本人吗?整天就知道抢地盘、收保护费,欺负市井小民,有本事你跟rì本干去啊!”

  “老蒋?他也就是嘴上说说,淞沪会战他眼见自己的zhōngyāng军伤亡惨重,唯恐实力大损之后被地方军阀压过一头,慌忙下令zhōngyāng军放弃上海退守南京,从上海到南京一马平川、无险可守,南京落在rì本人的手里是迟早的事情!现在他正派人联系国联,企盼国联能从中干涉调停。德国人正在西方厉兵秣马,大肆发展军备,西方几个强国根本无力管东方的事情,他们也不想因为中国而得罪rì本人,把rì本推向德国那边,老蒋还把希望寄托在国联上,简直是愚蠢!rì本人是那么好惹的吗?他们的便衣特务进入租界随便乱抓人,你们以为租界当局不知道吗?他们是不敢过分得罪rì本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罢了!老蒋都被打得屁滚尿流,你还指望我们这些平头老百姓跟rì本人干战?也就是你们这些傻瓜不要命了!我看啊,你还是跟我回去,舒舒服服地做你的夫人,在家相夫教子得了!”

  车后两人听了前面一段话,都非常震惊!心想老蒋联系国联,把希望寄托在国联上的消息是真的吗?如果是这样,那就麻烦大了!国府最高当局的抵抗意志都不坚定,下面的人会怎么想?可是听到后面,戴月梅又被气糊涂了,开口就骂:“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没正经?我可没答应做你的老婆!完全是你一厢情愿!我还告诉你,只要rì本人不滚出中国,我是不会嫁人的!你就死了这份心吧!”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