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三十二章 夜探日军特务部门
  东方霸没有真的想要戴月梅嫁给自己,只不过逗逗她玩罢了,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安生,说不定今天娶老婆,老婆还没娶进门就被rì本鬼子糟蹋了!在rì占区这样的事情几乎天天都在发生。

  曾经的最强战士、顶尖王牌特工从来没有为自己的生理需要发愁,但身在敌国、时刻都行走在锋口刀尖上,随时随地都有可能命丧黄泉,内心是何等的孤寂也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渴望能有一个真心相爱的女人,将自己孤独的心灵停靠在她温暖的港湾,但这只是一种奢望。

  抛开繁乱的思绪,东方霸再没有心思捉弄戴月梅,头也不回地问:“你们去哪里,我送你们!”

  戴月梅很是诧异,心里疑惑着东方霸怎么偃旗息鼓了,但也没有想其他的,说道:“送我们去愚园路!”

  东方霸没有点头,也没有说话,车子一直开了二十多分钟,快到愚园路附近时,中年人突然问道:“先生,您刚才说老蒋正在派人联系国联,企盼国联能从中调停,这个消息是真的吗?您是从哪听到这条消息的?”

  “消息是真的,至于你们相不相信那就是你们的事情了,要核实这条消息的真实xìng,对于你们来说应该不难!”东方霸说完,又将说话的对象转移到戴月梅身上:“丫头,小心jǐng醒着点,脑袋只有一个,命只有一条,保护好自己亲眼看着rì本人被赶出中国吧!战争本来是男人的事情,你这样一个什么都不懂的女人却出来冲锋陷阵!不要以为拥有一腔热血就能挡住rì本人的子弹,记住我的话,一个合格的情报工作人员要敢于怀疑一切,包括你的上司乃至你最亲近的人,否则你随时都有可能丢掉xìng命!”

  戴月梅看了看东方霸的后脑勺,咬着嘴唇什么话都没有说,两人在路口下了车!看着两人消失在街角,东方霸又点燃一支烟开车在街上转了几分钟。

  车子停在一个行人比较稀少的地方,东方霸下车将后备箱打开,见那特务还在昏迷当中,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扁平金属酒壶,拧开盖子喝了一口,然后尽数喷在特务的脸上,昏迷中的特务突然打了个激灵清醒过来。

  东方霸一把将这特务拉出来丢在地上,特务又被摔得一声闷哼,还没爬起来就听到了东方霸的话:“老子不杀你,回去告诉你的长官,让他给自己准备好棺材!滚!”

  特务哪里还敢迟疑,早就吓破了胆的他根本没想到要去看东方霸的容貌,爬起来就跑到大街上招了一辆黄包车坐上去。

  东方霸笑了笑,上车后开着车子远远地吊在后面!黄包车车夫拉着特务跑了十几分钟,在法斯宾路大街上一栋建筑门口停了下来,建筑的大门边挂着东亚公司的招牌,显然是rì本人设在租界挂羊头卖狗肉的特务机构。

  看着特务慌忙进了大门之后,东方霸深深地吸了一口烟,冷笑着扔掉了烟头将副驾驶下一个黑sè的帆布袋子提在手上下车钻进了黑暗处。

  大门处有四个穿西装的汉子jǐng惕地站在门口守卫,东方一身黑sè的夜行衣蒙着脸从黑暗处钻出来仔细观察着这一条连体的楼群,东亚公司的楼上不少房间还亮着灯光,要想不惊动任何人从大门进入东亚公司有点困难,而且他这次来的目的并不是要给予rì本特务们重创。

  他利用各种大门前的各种设施掩藏身体,灵巧地跑到离大门边不远的石柱后,仰头看了看这石柱的高度,差不多三米七八,接近四米的高度,石柱的顶端便是二楼的外墙壁,再往上一米就是一个窗户,刚才他已经看到窗户内没有灯光,显然那房间内没有人。

  他将背包背在背上,站在石柱下,石柱太粗了,抱不下,又光滑,像爬树一样爬上去根本不可能,搓了搓手心后他双手搭在石柱上,双手就像有一股吸力吸在了石柱上,用力往上一拉,身体上升,两只脚又蹭在石柱上,身体正面有大部分面积都贴在石柱上,然后手脚并用,身体不断蠕动,像一只壁虎一样爬了上去。如果有人练武之人看见必定要惊呼,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壁虎功?

  东方霸正是因为有这一门功夫,在前世盗窃他国机密军事科技资料时不费吹灰之力就能进入守卫森严的大楼内,而且也屡屡得手!

  爬到二楼窗户后,东方霸蹲在窗沿上,用手推了推窗户,发现窗户从里面栓住了,取下背后的背包,伸手进袋子里掏出一把玻璃刀,沿着窗户的木框将一扇窗户上的玻璃整个切割下来,稳稳地拿住玻璃,另一只手伸进窗户内将栓子打开,推开窗户跳进了房间。

  把切割下来的玻璃放在角落里之后,他掏出手电将房间内的布置观察了一下,发现这房间竟然放着不少的器材设备,他甚至看到了好几部监听设备及其配套装置还有小型照相机和胶卷,他顿时心中一动,脑子里瞬间有了一个想法。

  房门被人从外面锁住了,他将一部监听设备和它的配套装置和两部小型照相机还有十几个胶卷装进大背包内,从窗户回到窗台上,然后沿着墙壁继续使用壁虎功爬向最后面一个亮着灯光的窗户,根据他的判断,那应该是卫生间,为了保持通风,卫生间一般是应该敞开窗户的。

  最后这间果然是卫生间,而且窗户打开着,他一下子翻进了卫生间。

  他慢慢地在走廊里走着,不时地观察着各个办公室门下面,因为他发现各个办公室的门与地板之间一般都有一条缝隙,如果是漆黑的,他便知道办公室内没有人,如果门下露出亮光,就显示有人还在工作。

  当走到一间办公室的门口时,他看见门上挂着电讯室的牌子,门与地板的缝隙中有光亮露出,还听到“滴滴哒”的发报声。

  他抬头一看,发现前面不远处有一间办公室的门打开着,里面的灯光很亮,他慢慢走了过去站在门口听到有人在发怒。

  “巴嘎!是什么人在跟我大rì本帝国作对?我来上海也有好几年了,从来没有听说过什么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个厉害的人物,不到几分钟的时间就杀掉了我大rì本帝国二十几名优秀的特工人员!这简直难以想象!崎川,你确定是你说的是真的?”一个中年人不可置信地问道。

  “是的,西村班课长!他,他太强大了,他一出现我们都喘不过气来,他开枪杀死最后一辆车上的五个队员只用了几秒的时间,而且我们根本就听不清他到底开了几枪,好像是两枪,又好像是三枪,然后队员们先后下了车,但是他的开枪速度快到不可想象,队员们根本就没有开枪的机会,一露头就被击中头部,在他面前我彻底失去了勇气”。

  “巴嘎,你这个废物,你是大rì本帝国的勇士,是帝国花费了大量心血培养的优秀特工,你怎么能说出这么丧气的话?”

  “哈依!属下知错了,课长,现在队员的尸体肯定都被租界巡捕拉到巡捕房去了,我们是不是去那将队员们的尸体要回来?”

  办公室内沉默了一下,西村班的声音传来:“饭桶!他们在租界是没有身份的,我们去了怎么说?如果租界当局拿出他们身上的特工证件我们怎么办?马上跟我去派遣军司令部向松井石根长官汇报!”

  “哈依!”

  听到了这里,东方霸知道办公室内的人要出来了,他立即退后,退到隔壁办公室的门口贴着门站好。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