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五十七章 下毒
  寒冬腊月,天黑得早,下午五点多钟,天上开始飘起鹅毛大雪。趴在枯草丛里东方霸仰头望了望天空,心想要是这大雪能连续下个一天一夜就能掩盖行动之后车队行驶的痕迹,那么这次行动就堪称完美了!

  再看那前方二百米处,rì军辎重部队开始在大路边的一片空草地上开始扎营,随后rì军开始布置jǐng戒,东方霸知道行动的时间到了,他头也不回地向后面打了几个手势,身后柱子带着两个特战小队的兄弟就越过他向前方rì军jǐng戒哨慢慢爬过去。

  rì军在营地四周都布置了jǐng戒,在东方霸他们这个方向有三人,三个rì军士兵穿着厚厚的黄布棉衣,端着带刺刀的三八式步枪在jǐng戒线后面不停地来回走动着。

  约莫过了五分钟,柱子带着两个兄弟终于爬到了jǐng戒线前面十五米的草丛里停下,不能再向前爬了,再向前爬就会被rì军士兵发现。

  柱子对左边的泥鳅做了一个手势,然后指了指其中一个rì军士兵,又对右边的秃鹰做了同样的手势,指了指另一个rì军士兵。

  泥鳅从背包里摸出一根拇指粗细、二十公分长的竹管,将竹管一头含在嘴里,另一头对准了一个rì军士兵,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卯足了劲用里一吹,从竹管中喷shè出一根钢针,钢针以闪电般的速度shè在了那rì军士兵的脖子上。

  rì军士兵只觉得脖子上被蚊子叮了一口,伸手在疼痛处一摸,随即感觉脑子发晕,双眼一翻就跪在了地上。

  这时秃鹰手手上的钢弩已经对准了最右边的rì军士兵,在中间的rì军士兵发现左边士兵跪在地上跑过去查看时,他迅速扣动了钢弩的扳机,只听得“嗖”的一声,一根弩箭钉在了最右边rì军士兵的太阳穴上,将rì军士兵的脑袋shè了个对穿。

  查看情况的rì军士兵听到动静,急忙回头,看见同伴的脑袋上钉着一根弩箭,刚想大叫,柱子哪里会让他有时间叫出声来,瞬间拔出大腿外侧的战术匕首甩了出去,匕首准确无比地穿透了他的胸膛。

  柱子见大功告成,挥了挥手就猫着腰冲过去,三人马上将三具rì军士兵的尸体拖进草丛里,然后拿着他们的三八式步枪在jǐng戒线上装模作样地来回走动着。

  东方霸用望远镜看得清楚,将望远镜扔给一个特战小队士兵,然后对身后的人打了几个手势,意思是闪电蛇、苍狼跟我走,其他人留下接应。

  三个人站起来向jǐng戒线走去,经过柱子等人身边时,东方霸轻声道:“如果换岗的时间到了而我们还没有出来,就干掉前来换岗的人!”

  “明白!”柱子点了点头。

  东方霸带着闪电蛇和苍狼慢慢向营地内走去,现在他们三人都穿着rì军军曹的衣服,因此也不怕被人认出来,如果穿着军衔太高的军服,还可能被熟悉这支部队军官的rì军军官识别,但军曹在一个大队的rì军部队中太多了,被认出来的机会很小。

  营地内很多rì军士兵都在忙着搭建帐篷,大部分士兵都一群一群的坐在一起休息,东方霸一边走一边观察,营地背靠一条小河,面对大路,防御工事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小河边架着四挺重机枪,东面是一片枯树林,已经拉起了铁丝网,铁丝网内有几队巡逻的士兵来回巡逻,西面是齐人高的荒草地,他们就是从西面摸进来的,营地的正面有七八个木箱堆成的防御工事,士兵们睡觉休息的帐篷将装着武器弹药的大卡车队围在中间。

  在摸进来之前,东方霸就已经做好了两手准备,首先是下毒,毒死这些王八蛋,实在不行也要炸毁这些武器弹药,让进攻南京的rì军无弹药可用。

  在营地里走了一大圈,将大概的布置观察了一遍,却没有看到生火做饭的地方,东方霸正纳闷的时候,看见两个rì军士兵从身边进过,立即伸手拉住其中一个问道:“诶,知道厨房在哪吗?”

  那rì军士兵愣了愣,脸上露出笑意,然后扭头指了指营地后面道:“在小河边”。

  东方霸摆了摆手,让两个rì军士兵走了,他带着麻杆和黄小武向小河边走去,一边走一边暗骂自己怎么变笨了,生火做饭当然是在小河边方便。

  穿过一片帐篷,东方霸就看见一块空地旁边的大帐篷里有几十个围着围裙的rì军伙夫在忙碌着,还有几个家伙挑着水桶从小河边挑水。

  东方霸嚣张地走过去叫道:“喂,还有多久能吃上?”

  不少伙夫都回过头来看着东方霸等三人,一个五十多岁的小老头皱着眉头问道:“你是北海道人?”

  东方霸愣了愣,随即脸上露出笑容,走过去在小老头肩膀上使劲一拍,哈哈笑道:“你也是北海道人?”说着伸手在背后做了一个手势,麻杆和黄小武不动声sè的离开了他,开始在厨房内四处乱逛起来。

  小老头差点被拍趴下,呲牙裂嘴地伸手在肩膀上揉了揉,怒道:“我们北海道怎么出了你这个一个不懂礼貌的家伙?想吃热的等着吧!”

  东方霸嘻嘻一笑,搂着小老头的肩膀道:“别生气嘛!这大冷天的不找点乐子实在无聊,老家伙,你家里还有什么人啊?有没有女儿?嫁给我做老婆怎么样?”

  他的话立即引起了伙夫当中一些好事之徒的兴趣,都一边切菜一边跟着起哄。麻杆和黄小武趁着大部分伙夫的注意力都被东方霸吸引过去的时候,不动声sè地摸到了水缸旁边,说是水缸,其实是几个空油桶。

  这时几个空油桶内都已经有一小半水,而挑水的伙夫还在不停地从小河边挑过来,发现没有人注意这边,麻杆和黄小武立即从腰间各自取小一个小布袋,扯开布袋口将里面满满的一袋子白sè的粉末快速地分别倒进几个水缸里。

  一千多人吃顿饭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仅仅用水就要用不少,还不说粮食和菜肴,但无论做什么食物都要用水,在水里面下点料,能最大程度的保证吃下食物的人中招。

  小老头还在气急败坏地骂着东方霸,东方霸却不停地撩拨他,看热闹的伙夫们都在嘻嘻哈哈地在旁边起哄,东方霸见麻杆和黄小武已经回到了身后,正要抽身走人,小老头实在受不了侮辱,竟然拿着一把菜刀挥舞着向东方霸冲过来。

  东方霸一看,正是抽身的时候了,嬉笑着就往外面跑,一边跑还一边回头喊:“嗨,老头,就这么说定了啊,你儿女已经是我老婆了,等打完战回去我就娶她!”

  “该死的混蛋,你死在支那才好!”小老头追出帐篷大骂。

  回带营地上,东方霸边走边问:“怎么样?”

  麻杆竖起大拇指:“弄好了,只要他们用水,保证吃了东西的人一个不落的躺下!”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