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十七章 螳螂捕蝉
  东方霸见中年人急冲冲下了楼,就知道事情紧急,要不然对方作为一个领导、一个老情报员绝对不会这么失态。

  而这时他突然感觉有人在斜对面注视自己,他心中一惊,暗骂自己太大意了,看来接头的消息已经泄漏,自己被监视了!而且斜对面监视自己的人比自己还要早到这里,是什么人泄漏了消息呢?阿四不可能,他一直跟着自己在一起,半步没有离开过,那一定是中年人那边的人。

  监视自己的应该不是rì本特务,否则自己在与中年人接头的时候,rì本特务就会将自己和中年人一起抓起来。

  东方霸不动声sè,他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难道是那个叛徒?对,一定是他!东方霸转动眼睛迅速扫了一眼坐在斜对面的人,虽然那人现在低着头,可在那一瞬间他就确定监视自己的人就是那个叛徒。对方离他的距离并不远,他完全确信那人已经听到了刚才他和中年人的谈话。

  东方霸就这样子坐着,慢慢地喝着茶,斜对面那人可能想到了什么,马上丢下一张小票子起身就下了楼。

  等那人下楼之后,东方霸正琢磨着那人为什么不监视自己了,而是快速下了楼呢?难道……?不好,叛徒要对中年人下手了!他马上站起来向阿四挥了挥手,两人丢下茶钱快速跑下楼梯。

  上车之后,东方霸指着前面一辆黄包车对阿四说道:“跟着那辆黄包车,不要跟得太紧,只要不让它消失在我们的视线里就行!”

  “明白!大哥!”阿四答应一声启动了汽车慢慢追了上去。

  外滩,英大使馆住宅区。

  安吉娜慵懒地躺在花园里一张藤椅上摇晃着,怀中抱着一只波斯猫,冬季的阳光照在身上懒洋洋的,让她实在不想动弹。

  就在她闭着眼睛快要在藤椅的摇晃中睡着时,一个印度女仆轻轻走过来呼唤道:“夫人,夫人!”

  安吉娜睁开蓝宝石一般的眼睛,问道:“有什么事情吗?”

  “夫人,刚才大门外来了一个小孩子送来一封信,说信是给您的,请您务必打开看看!”女仆说着弯腰双手将牛皮纸信封呈过去。

  安吉娜接过信封看见上面写着:安吉娜夫人亲启,于是挥了挥手示意女仆可以退下去了。

  等女仆走后,安吉娜用旁边矮茶几上的水果刀将信封打开,将里面的信纸抽出来,信纸打开后,她发现信纸中夹着一张照片,她拿着照片一看,照片上是一对浑身**的男女拥抱在一起,两人的面貌都非常清晰,脸上的神sè正沉浸在yù海之中不能自拔,女人的赫然就是她自己,她当即惊得站起来,脸sè苍白,浑身直打哆嗦!

  她不由自主地将照片扔得远远的,嘴里不住地骂着:“这些该死的混蛋、流氓、恶棍!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

  扔掉照片之后,她浑身无力地坐在了藤椅上,突然她想到照片不能扔在这里,万一被人捡走就完了,她立即跑过去将照片捡回来气急败坏地撕成碎片扔进垃圾篓子里。

  喘了几口粗气,她开始看信的内容,她倒要看看那些恶棍们到底想干什么,只见信上写着:“亲爱的安吉娜夫人您好:冒昧打扰您,实在抱歉!相信照片您已经看过了,如果您不知道我想干什么,请您在今天上午十点到南京路情缘加啡馆见面,到时候我请您喝加啡!”

  “该死的,十足的流氓、混蛋、文盲!竟然将咖啡写成加啡!”安吉娜破口大骂,她被那张yín秽、不堪入目的照片惊吓得慌了手脚,要是她稍微冷静一点,就能从信的内容上发现问题,如果对方是想凭着照片勒索钱财,完全没有必要约她见面,直接写上需要多少钱,然后在什么地方交钱就行了。

  安吉娜在藤椅上呆坐了很久,最后站起来进楼换了一声衣裳,从楼里出来之后叫上司机送她去南京路。

  牛德贵坐在黄包车上心急如焚,他知道自己现在必须以最快的速度通知下午将要前来开会的组织在上海滩各区的领导人取消会议,或者改变开会的地点,如果晚了,那将对组织在上海滩的情报网络是一次灭顶之灾。

  他不断地催促黄包车夫加快速度,可是越着急他心里越是一团乱麻,他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思维清晰一些之后,他觉得应该从离这里最近的联络站开始一个个通知,于是马上让车夫改变地点,至于那个叛徒,等把这次危机渡过之后再收拾不迟,因为现在实在是没有时间处理叛徒了。

  黄包车在一家书店门口停下,牛德贵让车夫等一下,他下车快步走进书店,发现书店里面竟然有不少人在买书,他走向柜台。

  书店老板看见是他,笑着问道:“哟,陈老板要买什么书啊,不知道我能不能帮上您?”

  牛德贵问道:“有没有徐志摩的诗集?”然后低声道:“下午的聚餐取消,十万火急!”

  书店老板脸sè一变,随后马上摇头道:“不好意思陈老板,刚才最后一本被一个女学生买走了,如果您要的话,两天之后过来拿,我为您准备好!”

  如果东方霸在这里,一定会骂娘,这是谁他吗定的暗号?看徐志摩的诗集的一般都是青年男女学生,你一个半截身子都快如入土的老家伙看徐志摩的诗集有个球用啊?不专业,太不专业了!

  从书店出来之后,牛德贵又迅速上了等在门口的黄包车赶往下一个联络地点。过了十几分钟,黄包车在一条巷子口停下,牛德贵给了车钱后还是让车夫在这里等着,他马上就出来。

  东方霸坐在副驾驶内看见前面那辆黄包车紧紧地跟着牛德贵坐的车,跑了十几分钟后竟然转弯拐进了一条巷子里,而不是继续跟着牛德贵的车了,这是干什么?他想了想,难道叛徒知道牛德贵要去哪里?一定是这样,叛徒抄近路去堵截牛德贵了,他马上让阿四停车,两人下车之后小跑着紧紧地跟着叛徒。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