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六十八章 黄雀在后
  牛德贵快步走进巷子口,他在巷子里转了几道弯之后走进一条更加狭窄的巷子,这时突然从前面拐角处闪出一个身影堵住了他的去路。

  待看清那人的相貌时,牛德贵脸sè大变,马上又严肃道:“**,你不是在布置会场吗?怎么会在这里?你怎么这么没组织没纪律?”

  **讥笑道:“牛书记,别装了!刚才你和那人的接头谈话我听得一清二楚,你想通知他们取消下午两点的会议?”

  “**,你这个叛徒!我说前几天你怎么有些不对劲呢,原来是被rì本人抓住叛变了!我问你,是不是你在背后打的戴月梅的黑枪?”

  **点头笑道:“没错,那天她来跟你汇报工作,你交给了她和老黄的接头任务,而我刚好在窗户边上经过听到了你们谈话的内容,但是我没有看到她的容貌,只知道她是一个女的,年纪应该不大!原本rì本人给我的任务是潜伏,像这种小事我完全可以不必向rì本人报告,但是涉及到你们有人已经打入rì本人内部,我就不能不汇报了!事发当晚,rì本人为了找出你们潜伏在他们内部的人,早早就在百乐门布置了暗桩,只要是在为rì本人工作的人一进入百乐门就会被控制,很不巧,他们太熟悉老黄了,老黄一进去就被制住!后来他们俩逃出来之后来见你们,我从窗户的缝隙当中只看到了戴月梅的面孔,却没有看到老黄的相貌,因此我找机会到外面花钱找了一个乞丐在路口监视,等戴月梅出来之后就跟踪她,第二天上午我抽空出去了一趟,目的就是为了干掉她,因为她和老黄接头的事情只有有限几个人知道,如果做深入的分析,她不难猜出消息是我们这里泄漏的,为了我自身的安全我不得不干掉她和老黄,只可惜她还是太嫩了!而老黄这老家伙太滑溜,他比戴月梅jīng明得多,我始终找不到他的藏身之处!”

  牛德贵咬牙切齿道:“**,组织辛辛苦苦培养你多年,你为什么要叛变?你的信仰去哪里了?”

  **冷笑着骂道:“牛德贵,你他吗别站着说话不腰疼,你要是被rì本人抓住看你能不能受得了那些酷刑?他们能把你折磨得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了,他们一边用酷刑往死里折磨我,一边用山珍海味、大量的金钱、绝世美女诱惑我!他们答应只要我帮助他们将你们一网打尽就送我去国外当寓公,再也不回来!在这样的选择面前,只要还是一个正常人都应该知道怎么选择!”

  “叛徒,叛徒!你就为了这些东西出卖与你一起出生入死、情同兄弟姐妹的同志吗?你这个败类,当初我真是瞎了狗眼,竟然把你介绍进了组织!今天我就代表组织亲手处决你!以免你给组织造成无法挽回的损失”牛德贵说着就要从长袍里掏枪。

  “别动!”**早就掏出手枪对准了牛德贵,他原本想马上开枪打死牛德贵,但考虑到这里离其中一个联络站不远,而且大街就在附近,在这里开枪很容易被租界巡捕或者联络站的人逮住,就想将牛德贵绑到偏远的地方干掉,因此才没有马上开枪。

  牛德贵面若死灰,心想这下完了,自己不怕死,但在死之前却不能通知其他同志取消下午的会议。

  就这在这时,他突然听到“嗖”的一声,对面立即传来**的惨叫声,只见**拿枪的手腕上插着一柄血淋淋的飞刀,手枪也掉在了地上,他立即四处张望,发现巷子旁边的一个房顶上站着一个身穿青sè紧身打扮的青年男子,看男子的神态,飞刀显然是他发出的。

  **不等牛德贵反应过来,就握住受伤的手腕扭头就向后面跑去!这时在从前面慢慢走出来一个身穿黑sè呢绒大衣,戴着皮手套、白围巾、黑礼帽的年轻男人,他立即惊恐地停下来脚步,然后不住地后退。

  东方霸从口袋里掏出烟盒抽出一支烟点燃,抽了两口慢慢向**逼过去,站在房顶上阿四脚下轻轻一点,飞身跃下落在巷子边的围墙上。

  牛德贵原本以为自己这次死定了,哪知道半路杀出两个救星,当看到东方霸从前面走出来挡住了**的去路时心下大喜,马上抽出手枪对准了**。

  **吓得肝胆俱裂,转过身来一下子跪在牛德贵的面前哭道:“牛书记,我该死,我糊涂!我是被rì本人折磨得实在是受不了了才这样的,您饶了我这一回,我一定痛改前非!”

  东方霸走过去弯腰将地上的手枪捡起来丢给牛德贵,然后提着**的衣领将他按在围墙上在他身上搜索了一番,竟然从他脚踝处搜出一把袖珍型的勃朗宁,牛德贵看得佩服不已,这样细腻、小心地谨慎态度正是一个特工的好材料啊!

  东方霸将袖珍勃朗宁插进自己的腰间,抽了两口烟,问道:“**是吧?”

  **垂头丧气,无力地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东方霸又问:“据我所知,他已经是G党在上海滩地下组织中的大人物了,既然你是他身边的人,为什么不报告rì本人抓了他反而去打戴月梅这种小角sè的背后黑枪呢?”

  **有气无力道:“rì本人知道我的身份之后就交给我任务在他身边潜伏下去,直到有机会将G党在上海滩地下组织一网打尽才允许我联系他们,以我对牛德贵的了解,即使他被rì本人抓住了,就是死也不会开口的,他不开口就算rì本人杀了他,G党还会派其他人来接替他的位置,到那时我还不知道能不能在新领导面前受到信任,与其这样还不如留着他,潜伏在他身边,所以我没有报告rì本人来抓他,我一直在等待机会,而今天下午的会议就是一个绝佳的机会!那次我听到戴月梅要和老黄接头的消息后忍不住想在rì本人那里邀功才向他们汇报的,从那以后,我就担心戴月梅和老黄怀疑到我,所以我决定干掉他们把水搅浑”。

  东方霸听完后将**扔在地上,对牛德贵说道:“这家伙刚才就在茶楼里坐在我们附近,把我们的话都听到了,你匆匆忙走了之后我就发现了他,让我奇怪的是他竟让不盯着我这个接头人反而去跟着你,我就想到他可能要来杀你灭口!因为你已经知道他叛变了!我不了解你们组织的联络方式是怎么回事,但是你在跟你的联络人通话时竟然让其他人在场听到,这是不是太没有jǐng惕之心了?一旦有关键人物叛变,很可能造成全军覆没的下场!多余的话我就不多说了,这家伙是你们的叛徒,就交给你处理!刚才这把小手枪我要了,准备送给戴小姐防身,她已经答应做我的老婆了!嘿嘿!”

  额?牛德贵有点无语,东方霸先是批了他一通,后来又开始不正经了!当听到戴月梅竟然答应做东方霸的老婆,他愣了愣说道:“她真的答应做你老婆了?不对呀,她已经有未婚夫了,怎么可能答应你?“

  东方霸听得脸sè一变:“什么?她有未婚夫了?她,她这不是在玩我吗?臭娘们,老子找她去,阿四,我们走!”说着一甩大衣的下摆转身就走,阿四狠狠瞪了牛德贵一眼从围墙上跳下来跟了上去。

  牛德贵见状恨不得打自己一个嘴巴子,急忙道:“诶,你别乱来啊!”说着就想跑过去跟东方霸解释,但又担心**跑掉,只好叹了一口,抬起枪口逼着**跟他走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