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七十三章 心思
  今夜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大上海无数人都睡不着,这其中就包括戴月梅。躺在病床上的戴月梅根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因为她被猴子派的四个保镖与世隔绝了,除了医生和护士,她再也不能接触其他人,医生和护士当然不会多嘴把外面发生的事情告诉她这个重伤的病人。

  自从上午东方霸从医院里出去之后,她就一直提心吊胆着,也不知道东方霸把情报递送出去没有,不知道组织采取行动没有。晚上吃完护士喂她的稀粥之后,她再也忍不住了,让护士将门口的小弟叫进来。

  “我要见东方霸,快点让他来见我!”戴月梅看着床前的小弟说道。

  这小弟只是守门的,他哪知道怎么联系东方霸,再说他也没这个权利直接见东方霸,他说:“对不起,戴小姐,我帮不到您,我只是一个看门的!我连帮主在哪都不知道”。

  戴月梅想了想说道:“那你联系管你的人,告诉他我要见东方霸!要不然我就大吵大闹”。

  小弟犹豫了一下,点头道:“那好吧,您等一下!”

  猴子接到电话之后就立即赶往了医院,他和黎刚两人被东方霸留在租界里打听消息,各自带着一部电台,如果有紧急事情可以启用电台联系。

  电台这玩意在这个时代还是个高科技东西,没有一定的文化水平根本cāo作不了,黎刚不知道从哪里弄来几个青年学生,威廉派来一个洋鬼子专门教他们使用电台,他们学会之后就一人掌握一部电台跟着几个关键的大佬,好方便随时联系。

  猴子打开病房进去后关上房门,然后转身说道:“大嫂,听说您要见大哥?我已经联系过他了,不过他现在不方便来见您,您的意思他知道,他让我转告您,您托付的事情他已经办妥了!”

  听猴子说完,戴月梅松了一口气,但很恼怒猴子叫她大嫂,不过她没这个心思跟猴子计较,看见猴子完全不复以前一副猥琐的形象,而是脸sè凝重、心事重重,她疑惑地问道:“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没,没有,大嫂,如果您没其他的事情,我就先走了!”猴子急忙掩饰,说着就要走人。

  “站住!你说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戴月梅立即叫住了他。

  猴子转过身来说道:“大嫂,您还是安心养伤吧,这事您知道了也帮不上忙的!”

  “你说不说?是不是东方霸出事了?快说!”

  猴子犹豫了一下说道:“好吧,其实这事告诉您也没什么,您这几天在医院里,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情况,就在您住院的那天,我大哥带着兄弟们把被软禁在英军军营的谢长官和他的部下救了出来,准备从江面上将他们送走,但是英军军营里的人事先发现了情况,将这事告诉了英国人,谢长官和他的部下还没到江边,我们接应的三百多兄弟和六十多艘船就全被被英国人的巡逻舰队扣押了!但是大哥还是想办法将谢长官和他的部下送了出去,而且还在路上截住了rì本人运往南京的武器弹药,以拖延rì军进攻南京的时间。rì本人太疯狂了,他们在弹药不足的情况下还是发动了进攻,不过现在南京还是我们手中。大哥回来就想办法营救被扣押的三百多号兄弟,在没有其他办法的情况下,我们绑架了英国大使的夫人,想让他下令放人,不过英国大使根本不买账,他派巡捕房的人威胁其他的帮派,一起满大街找我们,大哥为了弟兄们的安全,让大家全部撤出了租界,现在他和其他兄弟正在一个安全的地方,大嫂不必担心!”

  戴月梅听得目瞪口呆,不可置信地问道:“谢长官和他的部下被救出去了?”

  “是的,大嫂!”

  戴月梅心想这东方霸是什么人啊,别人没有一点办法的事情,他竟然这么容易就办成了?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救谢进元他们出去,可就是没有办法,东方霸一个流氓办到了。为了兄弟,他竟然不惜绑架了英国大使的夫人与租界当局和英国zhèngfǔ为敌,现在被逼得放弃了所有的地盘。东方霸虽然是一个流氓头子,可他比其他流氓头子强太多了,很多爱国人士都比不上他,很多人只是喊喊口号爱国,可他用实际行动来爱国。从她认识东方霸开始,东方霸做的所有事情都显示着他有一颗强烈的爱国心,他打rì本人,虽然他在她面前嘻皮笑脸,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但她看得出来他的内心藏着一颗火热的心、爱国的心。

  她不知道自己现在是怎样的想法,她感觉自己竟然有些牵挂东方霸了,他那副嘻皮笑脸的样子总是在她的脑子里挥之不去,听猴子说东方霸被逼得到处躲藏时,她开始深深的担忧。

  在她面前,东方霸总是一副从容不迫,一切都在掌握之中的样子,现在却被逼得到处躲藏,她能想象得到形势对东方霸有多么不利!他现在肯定很狼狈,她居然有些心疼了!

  她一遍一遍的告诉自己不应该想他,自己是一个有未婚夫的女人,不能再爱上其他男人,可她总是控制不住自己脑子里胡思乱想。她突然感觉到慌乱,她竟然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想念自己的未婚夫了,这个时候就是从认识东方霸开始的。

  戴月梅脸sè有些苍白,猴子看见后问道:“大嫂,你没事吧?你不要担心大哥,大哥很安全!自从我跟随大哥开始,大哥在我眼里就一直是一个没有解决不了困难的人,遇到什么事情他都能够从容应对!”

  戴月梅无力地摆了摆手:“你去吧,我想休息了,有他的消息了马上来告诉我!”

  “好的,大嫂!”

  猴子走了之后,戴月梅不停地问自己是不是变心了,自己是不是不爱自己的未婚夫了?她心里突然有些恐惧,难道自己是一个水xìng杨花的女人吗?未婚夫杨浩然是自己的同志,两人的爱情是在一起工作中生根发芽的,虽然自己被派来上海有一年多,可也不至于一年没见自己就变心了吧?也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