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九十四章 生死状
  东方霸的话让孙四海脸sè一变,冷声道:“你把话说清楚,你要是胡说八道,胡乱栽赃,可别怪我不客气!”

  “哼!我胡说八道,我乱栽赃?那两家伙背着你干出欺师灭祖的事情暗地里投靠了rì本人,为rì本人囤积物资,强买强卖,走私战略物资!暗中不知道杀了多少不听rì本人话的人!”东方霸说着便将手一伸。

  刘书林马上打开皮包,从里面拿出一些照片和几部账本,东方霸接过去往桌子上一扔:“自己看看是不是真的!”

  孙四海狐疑地拿起桌子上的照片看了起来,照片上都是他手下那两个死鬼生前与rì本人谈笑言欢的场面,要多亲热就有多亲热,他看了几张脸sè立刻变了,又扔下照片翻看起账本,越看脸越黑。

  坐在中间的黄晶林一句话也不说,自顾喝着自己的茶,因为他早就说过,这两人之间的事情他不插手,全凭他们自己谈。

  看完所有照片和账本的孙四海脸sè便得极其难看,拳头捏着喳喳直响,但很快抬头看着东方霸说:“东方霸,他们两个怎么说也是我的人,就算他们做错了事情也轮不到你来杀他们!你这么做是不是有点越俎代庖了?”

  “越俎代庖?我不觉得,你的手下干的那些见不得人的事情你居然完全不知情,这说明你也是个糊涂蛋,难道我还指望一个糊涂蛋去惩罚自己的手下吗?你没被他们卖了就不错了!”东方霸对孙四海的话很是不屑,这种人就是死要面子活受罪,明明是自己理亏了,还想强词夺理。

  东方霸这话一说出来,孙四海就有点受不了了:“东方霸,你别太过分啊!好,就算他们该死,你杀了也就杀了,为什么还要霸占我的地盘?我其他的都可以不再追究,但是地盘必须还给我!”

  东方霸看了看孙四海,抽口袋里掏出一包老刀牌香烟,从里面抽出一支含在嘴里,然后用打火机点燃,吸了几口后吐出嘴里的烟叶碎末后说:“地盘既然已经到了我的手里就不可能再吐出来,除了这个,其他的都好商量!我的弟兄们打下了地盘,我再还给你,他们会怎么看我?我那些死了的弟兄不是白死了吗?这事没商量,其他的条件你可以提!”

  孙四海一口咬死:“没有地盘还说什么其他的?我只要地盘,店铺、赌馆、jì院、歌舞厅都可以给你!那两块地盘上我拥有的一些公司的股份也都给你!”

  东方霸摆了摆手:“我又不缺钱花,要这些有什么用?”他当然知道,没有地盘,这些东西都是虚的,地盘不控制在自己的手里,店铺、赌馆、jì院、歌舞厅这些生意都做不下去,迟早也得关门,还有那些公司的股份基本上都是那些公司的老板给的干股,没有书面股权证明文件的,如果不控制地盘给那些老板当保护伞,干股肯定是没有了!

  孙四海一拍桌子,桌子上的碗碟都哐当直响,酒菜都洒了出来,他面露寒霜道:“这么说谈不拢了?”

  东方霸笑了笑说道:“你想要回地盘,可这地盘我也想要,肯定是谈不拢的,既然今天黄爷在这里,那咱们就请他老人家做个见证!如果你想火拼,我和我的弟兄们肯定会奉陪到底,可这样一来双方弟兄们难免会有死伤,不如这样,你我二人单挑,刀枪剑棍随你选,生死不论,各安天命!赢家得到输家全部的地盘、人马和生意!按照道上的规矩,祸不及家人,赢家不能对输家的家人赶尽杀绝,输家的家人和手下兄弟也不能找赢家报仇,你要是有胆,咱们这就签下生死状,选个良辰吉rì一决生死!”

  “你当老子怕你啊?签就签,择rì不如撞rì,签完生死状,咱们就在茶楼门口一决高下!钱掌柜的,拿文房四宝来!”孙四海怒叫一声,东方霸这是将他逼到了死胡同里,要是不跟东方霸单挑,那他将在手下兄弟的面前威信尽失,在其他大佬面前丢尽颜面,以后还怎么在上海滩混?

  钱掌柜的站在一边不知道如何是好,他看了看黄晶林,黄晶林摆了摆手:“既然他们两个人都已经划下道来,你就去准备吧!拿文房四宝来!”

  “是,黄爷!”钱掌柜答应一声,扭头就向楼下走去。

  待钱掌柜将生死状写好,用嘴吹了吹生死状上还没有干的墨迹,然后放在桌子上。生死状上写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将刚才二人约定的条款一条不落的写了下来。

  孙四海一把抢过钱掌柜手上的毛笔率先签下了自己的名字,然后用右手拇指沾上印泥按下了手印,东方霸笑了笑,接过孙四海递过来的毛笔也写下了自己的名字、按下了手印,最后是黄晶林,他是中间见证人,他也要签字,无论待会谁生谁死,他都有义务将这份生死状的内容执行完成!

  陈新被现场的气氛吓得全身直哆嗦,而王佩如一个女孩子却越来越兴奋,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斜对面发生的事情,传说中的生死状啊!这可不是一般人想看就能看到的,待会还有更jīng彩的生死杀戮,太兴奋了!

  签完生死状,一式三份,孙四海站起来哼了一声:“老子在楼下等你!”说着便大摇大摆地下了楼。

  东方霸也站起来,对黄晶林道:“黄爷,待会刀剑无眼,为了您的安全着想,您还是在楼上观看吧?”

  黄晶林对身后的保镖示意了一下让他们扶自己起来,边走边说:“老头子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下楼吧!”

  楼上众人转眼间全部下了楼,王佩如起身正在要跟着下去看热闹,却看见陈新一副窝囊样就气不打一处来,走到他身边踢了他几脚骂道:“我说你还是不是男人,这么点小场面就将你吓成这样?走,跟我下去看看!”说着就向楼下走去。

  王佩如对陈新的表现失望至极,心想这种人真的值得自己喜欢吗?如果明天游行时有巡捕开枪抓人,只怕丢下同伴第一个跑的就是他!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