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百章 求助
  下午两点,秘密据点。

  一个白sè的身影双手握着一柄唐刀在花园练刀,矫健的步伐,如雷霆般的呼喝声,凶猛无比的气势犹如猛虎下山,唐刀劈开空气的声音震得附近站岗的小弟们耳朵隐隐发麻。

  练了一个多小时的刀,东方霸全身出了一身臭汗,收刀入鞘之后接过小弟递过来的毛巾擦了一把脸。为了保证据点的隐秘xìng,据点里没有一个女人,因为女人的麻烦事最多,所有做饭、洗衣、打扫等这些杂活全部都是下面的小弟干的。

  站在房檐下的刘书林看见东方霸练完了刀马上侧身让他通过,到了房内才说:“刚才保护戴小姐的兄弟向猴子汇报说她又回来了!而且她要马上见你,好像是说有什么急事”。

  东方霸将唐刀放在刀架上,回头道:“哦?这丫头片子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我那当成菜园子了,想来就来,想走就走?”

  “那你的意思是见还是不见?如果见,是你亲自去还是让下面的人带过来?”

  东方霸想了想,摆了摆手道:“算了,让猴子去一趟带她过来,告诉猴子按规矩来,不该让她看见的绝对不能让她看见!”

  刘书林答应一声:“明白!”说着走到桌子边打了个电话。

  戴月梅自从被猴子带上车之后就被黑sè的头罩蒙上了眼睛,她心中虽然有些忐忑不安,但她相信东方霸的人不敢对她怎么样。上午她去了一趟租界巡捕房打听牛德贵的事情,但她连乔乐的面都没有见着,也没有见到负责办案的人员,她只好在巡捕房门外监视,到了下午一点的时候,那些rì本特务和牛德贵再次被押出来上了jǐng车,jǐng车呼啸而过不知道去了哪里,这让她更加着急,因为这意味着她失去了牛德贵的消息和踪迹。

  估计组织里的人还根本不知道牛德贵被巡捕房抓了,在实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戴月梅只能再次厚着脸皮回到了先前修养的小院子,她知道现在除了东方霸之外,已经没有人能帮得了她了!

  坐在汽车上的戴月梅心里一直打鼓,如果等会见面的时候求东方霸出面救牛德贵,而东方霸再次以此事为借口要挟自己嫁给他,那自己该怎么办呢?自己已经连续几次失信于东方霸,东方霸还会愿意帮助自己吗?

  拿不定主意的戴月梅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东方霸,她坐在车里不住的扭动着身体,猴子发现了她的异常,回头问道:“戴小姐,你不舒服吗?”

  “哦,没事,没事!我不要紧!”戴月梅慌忙说道。

  过了半个小时,汽车开进了秘密据点,戴月梅被猴子拉着衣袖带进了东方霸的办公室里,等带头套被取下来之后,她看见东方霸正坐在沙发上看着自己。

  她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双手捏着衣角有些手足无措,她恨自己不争气,要知道东方霸才十八岁,而自己有二十五岁了,但在他面前,自己反而像小孩子一样!

  东方霸指了指对面的沙发:“坐吧!您老人家倒好,打晕了我的弟兄,还顺手牵羊拿了他身上的钱,你知不知道你搞得我现在在手下兄弟面前很没面子?”

  戴月梅的小脸瞬间涨得通红,当场被东方霸说了自己的糗事,这让她恨不得找了地缝钻进去。

  “我,我,等我有钱了,我会还给了他的!”戴月梅低着脑袋小声道。

  一听戴月梅说还钱,东方霸就气不打一处来:“还个屁!你到现在还欠着我一屁股债呢,怎么没见你还啊?我跟你算算,一万个大洋的保护费,住院手术医疗费七十个大洋,这些天给你买补品、伙食费八十个大洋,给你买衣服的钱就算了,一共是一万零一百五十个大洋!你什么时候还啊?我啊早就不指望你还了,现在你们G党穷得叮当响,哪里拿得出这么多钱?就算有,你也没有这个权利支配这么多钱,我说得对吗?”

  戴月梅的小脸涨成紫红sè,心中委屈得不行,眼泪一下子就哗哗流了下来,身子随着抽泣声不断地颤抖着,如果还要求东方霸出面救牛德贵,估计她早就捂着脸跑去出了。

  看见戴月梅哭起来,东方霸也没有理会,这时旁边煤炉上的水壶里的水已经烧开了,东方霸先用开水清洗茶具,,用开水洗净茶具,这样既可以杀菌消毒,也可以加热茶具,使茶叶的芬芳气息更容易挥发出来;然后从一个铁罐子里拿出一点铁观音放在杯子里,放茶量约占茶具容量的五分,过多则浪费并会使茶水太浓,少则茶汤味道不够;当开水初沸,提起开水壶冲入茶具使茶叶动、露香;chūn风拂面(刮沫):用壶盖或瓯盖轻轻刮去漂浮在茶叶上的白sè泡沫,使其清新洁净;把泡一分钟左右的茶水依次巡回注入并列的茶杯里;茶水倒到少许时要一点一滴均匀地滴到各茶杯里,使其韵味均匀;观赏杯中茶水的颜sè,有无悬浮物;乘热细缀,先嗅其香,后尝其味,边啜边嗅,浅斟细饮。

  东方霸喝了一杯,然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过去:“行了,我还没觉得委屈呢,你倒先哭起来了,把眼泪擦擦!”

  戴月梅接过手帕擦了擦眼泪,然后将手帕捏在手里,东方霸给她倒了一杯茶放在她面前说道:“尝尝我泡的茶怎么样!”

  “谢谢!”戴月梅端着小盏尝了一口,可没有品出什么味道来,以她现在的心情哪里还有心思品尝,喝在嘴里什么味道都没有。

  东方霸看了看她的表情便靠在沙发上问道:“说吧,到底出了什么事情?要不然你不会连招呼都不打一声就打晕我的人跑出去,现在又跑回来,还要着急见我!”

  “我,我想请你出面帮我救一个人,我的直属上级!”戴月梅犹豫了一下还是开了口。

  东方霸一听就没好气道:“我就知道你找我准没好事!那糟老头子怎么啦?难道他被rì本特务抓了?那我可没办法,从rì本人的监狱里救人那是虎口夺食,你不要命了我还想多活几天呢!”

  戴月梅急忙道:“不是,他不是被rì本人抓了,今天上午他在一家成衣铺子里先是被rì本特务抓了,可后来巡捕房的人赶到把他和那些rì本特务一起抓进了巡捕房!刚才我回来之前看见他们又被巡捕房的人押上jǐng车不知道送到什么地方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