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百零六章 化劲和龟息功
  军统上海站秘密办公地点,即德国威林贸易有限驻上海分公司办公大楼。天刚刚擦黑不久,公司内的人早就下了班,这时二楼卫生间的门慢慢打开了,半个脑袋从门内伸了出来,突然,走廊里灯光闪了闪,半个脑袋又缩了回去。

  足足过了两分钟,脑袋又伸了出来,脑袋的主人看见走廊内没有人,只见一个身穿西装的年轻人快速闪了出来,轻轻带上门之后慢慢向左边走去。

  刚刚走到楼道口就看见站长马如龙的办公室门上的把手转动起来,年轻人立即轻手轻脚地上了通往楼顶的楼梯,然后在楼道转角处停下。

  “匡”的一声,门关上了,接着就听见钥匙锁门的金属声,随后皮鞋踏着木质地板的声音渐渐清晰起来,楼道上的年轻人捂住胸口,摒住呼吸静静地等待着,当脚步声渐渐下去,年轻人轻轻地松了一口气,当一楼的关门声响起时,年轻人立即转身从楼道窗户想下看去,马如龙的身影出现在楼下,接着他上了一辆道奇老爷车。

  看着老爷车开到马路上转弯消失不见,年轻人快速下了楼,皮鞋踩得木质地板喳喳作响!到了站长办公室门口,年轻人从裤兜里摸出一把钥匙,钥匙在走廊的灯光照耀下闪闪发亮,显然是新配的!

  办公室的门被打开之后,年轻人闪身进去关上了门,这时一张老实木纳的面孔出现在楼道口。

  过了十几分钟,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打开,年轻人从里面出来将门锁上,转身就向走廊的另一头走去,走廊的灯光又突然闪了几下,年轻人紧张地停了下来,等灯光恢复正常之后才快速推开卫生间的门走了进去。

  年轻人打开卫生间的窗户爬到窗台上站起来一把抱住窗户旁边水管,身体慢慢滑了下去,到了地面之后,他左右看了看,然后迅速向马路上跑去,这时那张木纳的面孔出现卫生间的窗户口。

  晚上九点,东方霸光着上身在练功房里练功,一套八极拳打得虎虎生威,凄厉的拳风在练功房里肆意呼啸,可接下来不久拳风消失了,呼啸声也停止,练功房内的空气随着他的胳膊动作而形成两股气流,他的双手异常灵活松沉,如同两条蛇一般,动作开始变得缓慢,突然,他纵身一跃,拳头闪电般的出击,隔着十公分击打一个吊着的沙包。

  东方霸停了下来,沙包没有动,过了几秒钟,沙包上有一块拳头大小的帆布瞬间碎裂变黑,直至变成粉末,里面的细沙开始流了出来落在地上,如果此时有武术界高手看见一定惊讶的张开大嘴。

  开始东方霸用的是明劲,拳头将空气击打得噼啪作响,紧接着有用上了暗劲,拳风消失,空气呼啸声停止,再由暗劲到化境,室内的空气都随着他的动作而流转,空气被他击打形成恐怖的高温瞬间将帆布沙包焚烧出一个洞。

  形意拳家郭云深先生曾云:“形意拳术有三层道理,三步功夫,三种练法。三层道理是练jīng化气、练气化神、练神还虚。三步功夫是易骨、易筋、易髓。三种练法是明劲、暗劲、化劲”。

  而东方霸练的八极拳具有刚劲、朴实、动作迅猛的独特风格,八极拳以头足为乾坤,肩膝肘胯为四方,手臂前后两相对,丹田抱元在zhōngyāng为创门之意。以意领气,以气摧力,三盘六点内外合一,气势磅礴,八方发力通身是眼,浑身是手,动则变,变则化,化则灵,其妙无穷。八极拳非常注重攻防技术的练习。在用法上讲究"挨、膀、挤、靠",见缝插针,有隙即钻,不招不架,见招打招。

  形意拳和八极拳拳法不同,但武道却是殊途同归,东方霸借助这具身体原本强悍的实力经过不断的修炼,已经将劲道练到化境,全然超过了前世的实力,在前世他就已经将劲道修炼到暗劲巅峰状态,却一直无法突破,以暗劲巅峰的实力在前世已是鲜有敌手,现在居然突破到了化境。

  拳法劲道分为三种境界,即明劲、暗劲、化境,有人认为明劲<暗劲<化劲,这种想法是可笑的。尚云祥先生说要打一辈子明劲,那岂不是说尚云祥是武林里层次最低的人了?

  所谓明劲、暗劲,都是筋骨力和肌肉力。明劲显,所以称之为“明”劲。暗劲隐,所以称之为“暗”劲。郭先生言:“明劲暗劲两段步伐相同,惟是明劲者有声,暗劲者无声耳”,明劲练力,暗劲炼气,化境练意!

  东方霸盘坐在地上闭着眼睛,大拇指扣除食指第二关节,他脑海深处有一段这具身体的原始记忆直至前几天才涌现出来,记忆中一个老者对他说:“东方霸,你要记住,宁心静气,下降心念,纳降气息,守心意念于脐,至心息全都忘却,唯有一灵知感存于脐内中空之窍,久久不动,渐入真定!睡则气以耳出,是为龟息**”。

  原来记忆中的老者对他说的就是龟息**的修炼口诀,龟息**的作用可不仅仅能让人长寿,而且能快速回复体力,能保证体内的能量最大限度的不会轻易流失,还有一个保命的功能就是能假死!进入龟息状态之后,心脏开始停止跳动,气息不从鼻子中出,而是从耳朵里出!

  不知道过了多久,刘书林拿着两张纸走了进来,看见东方霸坐在地上便轻身叫唤,谁知道怎么都叫不醒,过了一会他伸手摇了摇东方霸的肩膀,东方霸的身体就倒在地上,死了?他吓了脸sè惨白,哆嗦着伸手在东方霸的鼻孔下试了试,没气了!

  刘书林一屁股坐在地上,神情极度惊恐,怎么会这样?吃了晚饭之后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突然就死了?

  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过了好一会才从地上爬起来,心想得赶快将总堂几位大佬找来商量,他转身就准备向门外走,却发现旁边桌子上放着一张纸条,他慢慢走过去拿起纸条看了看,只见纸条上写着:“我没事,只是在练功,你等不要惊慌,等到明天早上自然会醒来,如果有急事也等到我醒来之后再说!”

  看完纸条上的内容,刘书林拍了拍胸口,心中松了一口气!暗想吓死我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