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百一十三章 请君入瓮
  河源同乡会馆位于马斯丁路115号,这个时代的会馆实际上是一些政治势力的代号,有共同政治诉求的人基本上都会在这里下榻聚会!但有的会馆只是一种同乡会馆!河源会馆就是河源老乡开的。

  因为会馆这种民意代表的角sè给官方造成了很大的压力,当局下令jǐng察部门严密监管,以保证里面的成员不至于影响固有的社会秩序,而会馆方便也向当局承诺入馆居住者必遵守zhèngfǔ法令。

  河源会馆就是rì本人暗示名单上的爱国人士最后集合的地方,他们在这里集合之后就会被安排从秘密通道前往码头直接上船。但是因为泄密的原因,马如龙和牛德贵的计划已经被rì本人得知,他们这些人就不能再被送往原定的码头,必须要更换上船地点,东方霸明知道这一点,他却没有告诉马如龙和牛德贵,因为事情太复杂了,也说不清楚!他只能在中途截下这些人,然后安排他们从别的地方上船。

  东方霸静静地趴在河源会馆对面的房顶上,他身边有三十多个兄弟,这些兄弟都是清一sè的冲锋枪,在这条街道的两头隐秘处还分别有五十多人埋伏,而他知道马如龙和牛德贵在河源会馆两旁的院子里分别埋伏了十几个人,在河源会馆内还有他们二十多个人,其中G党的人负责埋伏在河源会馆内等待rì本人的杀手,而马如龙的人在等rì本人的杀手杀进河源会馆之后就会从两边的院子里杀出来将rì本人的杀手堵在河源会馆里面。

  可马如龙和牛德贵还茫然不知他们制定的这个请君入瓮的计划已经被西村班知道了,西村班已经为他们准备好了大餐呢!

  东方霸扭头小声对身边的陆无涯说:“吩咐下去,让弟兄们不要慌,特别是不要让枪走火,等会听我的命令再动手!”

  “好!”陆无涯答应一声就将命令传下去。

  一辆辆黄包车、汽车在河源会馆的门口停下之后又离开,从车上下来的人都提着大包小包、皮箱等物件,就像搬家一样,东方霸看见不由得暗骂一声:“我擦,现在是逃命还是搬家啊?”

  河源会馆大堂内,牛德贵在大堂中间不停地来回走动着,他从口袋里摸出怀表看了看,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三十三分了,还有一个人没有来,按照预定的计划,必须在十点之前将所有人都送走,因为故意放出的消息是十点半将人准时送走,rì本人的杀手肯定会在十点到十点半这段时间到来。

  又等了几分钟,这时河源会馆门口停下来一辆黄包车,从黄包车上下来一个穿着长袍、提着皮箱的老者,戴着眼镜!

  牛德贵急忙迎上去道:“哎呀,何教授,你可算是来了!大伙都等你一个人呢!”

  何教授道:“不好意思,临时有事耽搁了一会!”

  牛德贵现在可没有心情再客套了,帮他提着皮箱就走进了大堂,何教授跟在后面。

  就在这时,两辆道奇老爷车在河源会馆门口来了个急刹车,车子还没停稳,车上就下来十个手拿冲锋枪的大汉,领头的大汉端起枪就对准何教授扫shè。

  “哒哒哒”何教授刚刚跨进大堂,背后进中了几枪,然后扑倒在地上。

  牛德贵回头看见,顿时双眼就快蹦出来,大喊一声:“何教授!”

  他刚刚喊完,一个年轻人就一把将他拉到了一边趴在地上。门口领头的rì本人杀手手一挥:“杀进去,杀掉所有人!”

  剩下的九个杀手立即冲进院子里,这时从大门门边深处两支盒子炮连开几枪,但遗憾的是没有打中人。

  牛德贵想不到rì本人的杀手来的这么快,他立即喊道:“老陈,赶快安排他们走!”

  陈政委立即将大堂旁边厢房里的爱国人士们叫出来:“快,先生们,我们马上走!加紧时间,要不然我们这里顶不了多久,rì本人就会冲进来!”

  他只所以这样说就是因为要这些人着急点,要不然磨蹭下去,说不定rì本人真的会冲进来,因为刚才也听到了枪声,是清一sè的冲锋枪,而他们在大堂内安排的人只有手枪,冲锋枪在近距离枪战中无疑要占据绝对上风。

  在死亡的威胁下,爱国人士门一个个提着箱子快速地从厢房中走出来进了后院,牛德贵急得直跳脚,心里大骂马如龙这王八蛋怎么到了这个时候了还不从后面包抄上来?他心想马如龙那王八当该不会想借刀杀人吧?

  想到这里牛德贵心里一凉,以军统中人的做事惯例不是没有这种可能,rì本人的杀手在进攻,而自己这边在将爱国人士们送进秘密通道之前不管马如龙有没有动作都只能拼死阻击,好毒啊!该死的马如龙,这种时候还想着清除异己!

  rì本人火力太猛了,牛德贵带来的人被打得不敢露头,被流弹击中的就有好几个,没过一会儿功夫,大门的门框都被打得稀巴烂,大堂中的桌椅更是不少都被打得千疮百孔!

  牛德贵终于听到下面的人来报告说爱国人士们已经全部进入地道,他才松了一口气,这时突然从外面扔进来几个手榴弹,他顿时肝胆俱裂,急忙喊道:“大家都退到后面去,我们只要守住后院就行了!”

  “轰轰轰”连续三声巨大的爆炸将大堂内炸得一片狼藉,屋子里充满了灰尘,正准备撤退的牛德贵手下瞬间被炸死十来个。

  剩下的三个人和牛德贵都借着大堂里的掩体退到了后院,rì本人虽然在武器上占了优势,但是地形却对他们不利,大门总共才那么一点宽,只要从外面冲进来,被击中的可能xìng超过百分之八十,现在有手雷就不一样,几颗手雷扔过去能将大堂犁一遍。

  退入后院的牛德贵看见身边只剩下三个人,顿时几乎暴走,破口大骂:“马如龙,我擦你祖宗!”

  好像听到了他的骂声一般,身在隔壁院子里的马如龙看看时间应该差不多了,牛德贵带的人应该死得只剩下几个吧?他立即喊道:“行动!”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