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百一十九章 代号“聂壹”
  浅野英子沉默了一会,递上咖啡道:“英子已经来了好几天了,还没有感谢您对我的关照,既然您今天要走,这杯咖啡就当是英子为您送行吧!请您一定要尝一尝!拜托了!”

  西村班脸上露出笑容,开口道:“好,英子小姐冲的咖啡肯定是不错,那我就尝尝,谢谢您为我送行了!”说着接过咖啡开始慢慢喝起来。

  喝了几口之后,西村班将杯子放下称赞:“味道很好,英子小姐的手艺真不错!”接下来他突然感觉全身无力,一股热流从鼻子流出来,胸口闷得慌,他脸sè大变,用颤抖的手指指着浅野英子:“你,你…….”。

  他话还没有说完就神志不清了,头一歪躺在了椅子上,这时他的鼻子里、嘴角处流出黑sè的血液,眼睛睁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浅野英子面无表情地伸手抹上了他的眼睛,从口袋里掏出手帕擦了擦咖啡杯子,然后转身提着开水瓶神sè从容地出了门。

  西村班死了,死得很惨!田中早上过来向西村班汇报工作时发现了他的尸体,当时尸体还有一点点余温,他立即将情报科的人叫过来调查。

  调查人员经过勘察现场,又询问了一下田中,最后却得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结论:“田中少佐阁下,从现场分析结果来看,大佐阁下是自杀的!死亡时间应该不超过一个小时,办公室里没有打斗的痕迹,大佐阁下临死前也没有挣扎的痕迹。但这其中却有两个疑点,第一,大佐阁下应该是喝了咖啡中毒而死,但是我们并没有在办公室里找到开水瓶,冲咖啡的开水是哪里来的?第二,如果大佐阁下想自杀,用不着在咖啡里下毒毒死自己,直接吞服毒药就行了,用不着多此一举!”

  田中皱眉道:“能判断大佐阁下中的是什么毒吗?”

  “这个要进行尸体解剖!”

  田中怒道:“我不管你们怎么做,我需要知道大佐阁下到底是真的自杀,还是他杀?你必须给我一个明确的答案!”

  “哈依!”

  东方霸接过黎刚送来的情报,情报显示西村班已经死了,是“聂壹”下的手,看完情报后东方霸大怒:“这个‘聂壹’怎么搞的?不是让他潜伏下去,直到我们将他唤醒,他才能行动吗?怎么这么不听命令?你是怎么管教的?”

  黎刚也知道这件事情事关重大,搞不好“聂壹”就会有暴露的危险,“聂壹”是他培养的最有潜力的特工,“聂壹”跟真正的浅野英子长得非常相似,自从得到浅野英子要来西村班的特务部门就职的情报,他就派人在中途截杀了浅野英子,让“聂壹”顶替她!事实上西村班已经是必死之人了,用不着东方霸他们动手土肥原就会杀了西村班,而“聂壹”却不听从命令潜伏下去,反而违抗命令自己苏醒干掉了西村班,因此他才亲自过来送情报看看东方霸是个什么态度!

  他解释道:“最主要是他培训的时间太少,他是东北流亡的学生,全家十几口被rì本人杀得就剩他一个人逃进了关内,到了关内又上当受骗被人拐卖到上海窑子里做了几年的窑姐,要不是rì本打进来,他们一家过得其乐融融,大哥应该能想象得到他是多么仇恨rì本人!这都怪我,还没有让他培训完成就让他去执行任务了!”

  是啊,培训的时间太短,可rì本人根本不会给他们足够的培训时间,东方霸知道特工人员培训不合格是绝对不能派出去执行任务的,否则就是对他们的生命不负责任,要知道这是真实的世界,不是在演电影、电视剧,在历史上rì本人的特工如果都是笨蛋,怎么可能在抗战初期就打得军统在上海的实力几乎消亡殆尽?打入rì本人的内部犹如在刀尖上行走,稍有不慎就会死无藏身之地!

  东方霸叹了一口气,想了想说道:“以后再不能出现没有培训完成就让他们去执行任务的事情发生!黎刚啊,打rì本人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我们是要抗rì打rì本人,可我们要对我们的兄弟姐妹的生命负责,他们的家人被rì本人无情地杀害,他们拥有满腔的仇恨和热血,我们要将他们培养成最出sè的战士,他们不是棋子和工具,而是我们的兄弟姐妹!我们要让他们都活着看到抗rì战争胜利的那一天!”

  “明白了!”

  东方霸又道:“我这两天有时间,你抽个时间安排一下我跟‘聂壹’见个面,我要当面跟他谈谈!”

  “好,我回去之后马上联络他!”

  陈政委当晚在码头上送走那些爱国人士之后就返回了秘密联络地点,可一直等到凌晨零点左右还不见牛德贵等人赶回来,他这才着急了,跑去后院问正在养伤的戴月梅。

  因为戴月梅受了伤还没好,牛德贵就没有给她安排任务而是让她好好养伤,等这次行动结束之后就准备安排她回根据地专心养伤,顺便跟她的未婚夫团聚。

  戴月梅在秘密联络点并没看见牛德贵带着同志们回来,她的回答让陈政委大惊失sè,才知道牛德贵等人可能出了意外,他让戴月梅好好休息,自己急忙出了门去打听消息。

  陈政委立即去面见组织在上海滩的最高领导人将情况说了一遍,随后整个地下组织都开始全力打听消息,直到第二天中午才得知牛德贵等四人被rì本特务抓获,而且已经转移到rì占区的监狱,其余的二十多个同志全部牺牲。

  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为了将那些爱国人士转移到国统区,他们在上海滩的实力可谓是损失惨重!

  组织在上海滩的各区委等重要领导紧急召开会议,商量营救牛德贵等四人的办法,可一直商量到晚上都没有想出在不伤及自身实力的情况下又能安全救出他们的办法。

  陈政委浑身疲惫地回到秘密联络地点,喝了一口水之后又去提着从外面买回来的食物去看望戴月梅,到了戴月梅的房间发现她还没有睡。

  “政委,有牛书记他们的下落了吗?”戴月梅神情焦急地问道。

  陈政委叹了一口气说:“你一天没吃饭了,还是先吃饭再说,我今天也是忙昏头了,忘了还有你这个病号!不吃东西伤不容易好,快点吃吧!”

  戴月梅急于知道牛德贵等人的情况,三两下就将食物吃了个干净,吃完抹了一下嘴就说:“政委,我吃完了,您快说说吧!”

  陈政委本意不想让她知道,这样对她的伤不利,但看她一副不问清楚不罢休的样子便开口道:“老牛他们被rì本人抓了,这次可不比上次了,上次是被巡捕房抓进了租界监狱,这次rì本人把他们关进了rì占区的监狱,而我们在那一带的力量很薄弱,领导和同志们都急地浇头烂额,根据地的领导得到消息之后指示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将老牛他们救出来,办法不是没有,但我们已经没有这个实力了,昨天晚上我们牺牲了二十多个身手好的同志,现在根本就没有那么多的行动人员参加营救行动!”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