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百二十七章 再次营救 五
  东方霸没有着急说出自己的计划,而是看向戴月梅问道:“戴月梅,你有什么想法?”

  戴月梅将资料放在茶几上开口道:“你不是上海滩的老大吗?你不是兄弟多吗?直接闯进去抢人就行了!”

  “算我没问!”东方霸无奈地苦笑着摇了摇头。

  曲人杰训斥戴月梅:“这是战争,你死我活的战争,不是儿戏!以rì军士兵的军事素养,就算zhōngyāng军一个营也攻不下监狱,去的人越多死得越多,他们的命不是命吗?就算强行把人抢出来,先不说伤亡有多少,出来之后怎么摆脱从四面八方来拦截的rì军?弄不好参与营救的所有人都要死在那里,以后说话想好了再说!”

  戴月梅并不是没脑子的女人,她也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东方霸就想跟他斗嘴,被曲人杰一通训斥后把头扭到一边去了。

  “东方先生,你有什么想法?”曲人杰没理戴月梅怎么不高兴,转头问东方霸。

  东方霸抽了几口烟,说道:“有一个办法成功的可能xìng超过百分之八十以上,我已经开始布置了,不过这个办法对于你们来说可能有点不耻!”

  “说说看!”

  东方霸开口道:“我们绑架了rì军在租界的特务部门现在的主事人田中一郎的妻子和儿子,他现在也被我们控制在手里,牛先生是他送到监狱去的,我想让他把人提出来应该不会引起监狱守卫的怀疑吧?”

  曲人杰和戴月梅两人听完都眼睛一亮,这确实是一个不需要大动干戈的最好办法,曲人杰忍不拍手道:“好,好啊!这是一个最好的办法!”

  东方霸皱着眉头说:“这个办法虽然很好,但存在着可能的变数,因为我们不了解田中一郎的xìng格特点,如果在提人的时候田中一郎不顾妻儿的死活突然变卦反水,跟他一同进去的人会极度危险,几乎没有活命的机会,所以在这个计划之上我还准备了第二个方案!”

  曲人杰和戴月梅互相看了一眼,他们俩谁也没想到这么好的一个办法在东方霸眼里存在着漏洞,不过想想也是,rì本鬼子凶残成xìng,谁也不敢担保田中一郎在提人的时候不会突然反水,两人正聚jīng会神的听着,可东方霸却突然不说了,这不是让人干着急吗?戴月梅立即道:“第二方案是什么?你倒是快说啊!”

  东方霸站起来走到墙壁边上拿起一根棍子指着监狱建筑结构图说:“如果田中一郎反水,有三种可能,第一,在牢房里突然变卦,这个时候我们就先干掉围墙上的岗哨,然后在大门处佯攻吸引守军的火力,另一边用炸药炸开东侧围墙和牢房,直接将人抢出来。

  第二种可能,田中在提了人从牢房出来之后还没出大门突然反水,这个时候跟他一起进去的人必须要控制住他让守军投鼠忌器,威胁守军打开大门让开路,等他们出来之后我们阻击追兵。

  第三种可能,田中刚进监狱还没提人就反水,跟他去了的人也必须牢牢控制他让守军放他们出来,这个时候守军的注意力实际上已经被吸引到大门处,我们再在东侧围墙实施爆破炸开围墙和牢房救出牛先生他们,这三种可能发生的情况无论哪一种,跟随田中进入监狱的四个人都必须要牢牢控制田中,并且及时开枪给我们发信号,这是前提条件,一旦不能控制田中,一起进去的四个人就会死无葬身之地,所以,这个带队的人必须要懂rì语,要有非常强的jǐng觉xìng和随机应变能力!曲先生,你们组织中有这样的人吗?”

  曲人杰好像胸有成竹,微笑着点了点头:“有!我们也是运气好,这个人今天刚刚到上海!”

  戴月梅好奇道:“曲书记,这人是谁呀,我认识吗?”

  “认识,当然认识,不仅认识,还熟悉得不得了!”曲人杰呵呵一笑又说:“他就是你的未婚夫刘玉龙!”

  戴月梅呆了呆,脑子里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曲人杰见她的样子取笑道:“月梅,怎么啦?你不会是高兴坏了吧?”

  戴月梅清醒过来撒娇道:“曲书记,你坏死了,人家哪有?”

  “哈哈哈!”

  东方霸没想到戴月梅真有未婚夫,心想看来这丫头还没骗自己,虽然只跟这丫头相处了几次,好像自己的心里真出现了那么点涟漪,这丫头虽然不是干特工的料,做起事来也有些迷糊,却很有女人味,而且是自己喜欢的那种女人味!听到曲人杰说出她的未婚夫刘玉龙来了上海的时候,自己心里竟然有些难受?

  这到底是怎么啦?自己虽然没有正儿八经的谈过恋爱,但与自己发生过关系的女人没有三十也有二十,算在花丛中的老手了,为什么现在竟然心痛了?难道自己真的爱上了这丫头?

  心中响起一个声音:不行,绝对不行!你绝对不能和女人产生爱情!爱情对于一个顶尖王牌特工来说绝对是灾难,你没有亲人、没有妻儿,没有朋友,直到前世临死的那一刻,你所有的一切都奉献给了这个国家!现在依然如是!

  心中又一个声音响起:“可那是前世,奉献一生就够了,你已经不是刘成了,你是东方霸,不再是特工!你是一个正常人,拥有恋爱的权利!去吧,向她敞开你内心的大门!

  东方霸晃了晃脑袋,他知道现在不是儿女情长的时候,每天都在生死边缘中徘徊,哪有心思再去谈情说爱?穿越到这里还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已经做了别人一辈子都做不完的事情,除了睡觉,脑子没有一刻停止思考怎么打rì本人,爱情对于他来说实在是太遥远了!

  他收拾了一下心情,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曲先生,那就由你去给那位刘玉龙说说行动时所需要注意的事宜,行动时我会派一个人跟他一起进监狱,如果田中没有反水最好,他们带着牛先生等人直接回租界,后面的事情我就不管了,如果第一方案行不通,就执行第二方案,他们从监狱出来之后,我的人会带他们去撤退的地点,另外两个人从你们组织中挑选,毕竟我的人不认识牛先生!曲先生认为怎么样?”

  戴月梅听说要派自己的未婚夫刘玉林押着田中一郎去监狱提人,顿时心里又陷入深深担忧之中,那可是九死一生的任务,她想替刘玉龙拒绝这个任务,却又说不出口,因为在上海的组织内没有人比刘玉龙更加合适!

  这时曲人杰点头道:“好,这个由我来安排!”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