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再次营救 七

第一百二十九章 再次营救 七

  与未婚夫刘玉龙的见面并没有让戴月梅感到高兴,她本以为自己见到刘玉龙的那一刻肯定是会非常激动,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有些抗拒,而刘玉龙显然也发现了她的反常,但他没有寻根问底,他是一个连级干部,也是一个老侦查员,刚见面就发现了戴月梅神sè间的慌乱和抗拒。

  两人之间的谈话只有二十分钟,内容仅限于各自的生活、工作情况,刘玉龙断定戴月梅在这一年中肯定遇到了什么事情让她和自己有些疏远,以前她可是在自己面前藏不住话的,这到底是怎么啦?

  曲人杰的出现打断了他们,他把刘玉龙叫了出去下达任务,交代任务之后叫来一名同志带刘玉龙和即将一起出发的同志见个面熟悉一下,以免在执行任务时出现差错。

  等刘玉龙走后,戴月梅从房间里出来,曲人杰看见她脸上的神sè疑惑地问:“月梅,我看你怎么好像不怎么高兴,是不是刘玉龙欺负你了?”

  “哦,不是,他没欺负我!”戴月梅慌乱地说了一句,犹豫了一下又问道:“曲书记,组织上为什么要把玉龙调到上海来?”

  曲人杰呵呵一笑:“这是我向上级打报告申请的,一个呢是因为前段时间我们这边人员损失比较大,急需要补充身手高强又富有斗争经验的老同志,另一个自然是因为东方霸,这个人可不是一般人,像他这种人一旦下决心要娶一个女人肯定是会不择手段,但他又是一个有爱国心的抗rì人士,为了不让悲剧发生,我必须现在就打消他的念头,把祸患消灭于萌芽状态之中!其实我也想过,把刘玉龙调来对我们从事情报工作是不利的,虽然因为你们是恋人的关系,但很多时候就是因为感情的原因会让工作陷入被动,但是不这么做又不行,我左思右想才下了这个决定”。

  戴月梅这才明白刘玉龙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上海了,对于东方霸,她自己也说不出自己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可对于刘玉龙,她好像没有以前的那种感觉了,这到底是为什么?她不断地问自己,难道自己真的是一个容易见异思迁、水xìng杨花的女人吗?

  这次的行动,曲人杰没有让戴月梅参加,她身体还没有好,需要好好休息。临行前,戴月梅拿出自己的围巾给刘玉龙围上,又帮他整理了一下衣服,一边收拾一边说:“这次行动很危险,可以说是去狼窝里,你一定要小心再小心!”

  刘玉龙咧嘴一笑:“放心吧,我不知道经历过多少危险了,亲手杀过的鬼子也有十几个,以前杀GUO军都杀得手软,这点阵势吓不倒我!”

  曲人杰带着刘玉龙等四人出发了,其余的二十个行动队员由陈政委带队已经先行出发去了埋伏地点。坐在车上,曲人杰想起戴月梅的异常神sè不禁问自己,难道自己的决定做错了不成?那丫头不会真的转而喜欢上东方霸了吧?他被自己脑子里这个想法吓了一大跳。

  无论从哪方面来说,刘玉龙都不比东方霸差,而且刘玉龙的年龄和戴月梅差不多,他父亲是老党员,真正是根正苗红,正儿八经的留rì大学生,有知识有文化有能力,如果不是因为他年纪太轻,以他的能力做个团级干部绰绰有余,他跟戴月梅绝对是良配!

  相反东方霸虽然年纪比刘玉龙小一些,而且有钱,有势力,但他毕竟跟咱不是一路人啊!曲人杰想着想着,逐渐坚定了自己的决定是对的。

  送走曲人杰和刘玉龙等人之后,戴月梅转身进了院子,这时曲人杰的老婆钱正英正好走出来,看见戴月梅的样子就知道她心里有事,于是拉着她进屋闲聊起来,两人熟络之后,钱正英就问:“月梅啊,你和玉龙一年都没见过了,见了面应该高兴才对啊,怎么我看你心事重重的样子?”

  戴月梅不知道怎么说,她自己心里也确实很苦闷,想到钱正英也是女人,而且也是过来人,就将自己的情况说了一遍。

  听戴月梅说完之后,钱正英明白了,她想了想说道:“你这种情况,我以前也碰到过,怎么说呢,照我看来你并不是真正爱刘玉龙,当时你只是崇拜他,因为他有能力啊,他每次去执行任务都非常圆满的完成,带部队打了不少胜战,缴获了很多物资,是个真正的英雄,没有年轻的姑娘不崇拜他的,但是爱情不只是崇拜这么简单,刚才你说的这个东方霸,从你说他的时候的神sè,我就看出来了,你八成是喜欢上他了!唉,这倒也是让你犯难了,你跟刘玉龙已经有了婚约,这事还真不好处理!”

  十一点三十五分,曲人杰带着刘玉龙等四人赶到了西弄里17号,双方见面之后互相握了握手,曲人杰介绍道:“东方先生,这就是即将跟随田中进入监狱的四个人,由这位刘玉龙同志负责带队,刘玉龙同志是我们根据地主力部队的侦察连连长,他的能力足以胜任这次任务!”

  东方霸笑着跟刘玉龙握了握手打招呼:“刘先生你好!你可以叫我东方霸!”

  “我叫刘玉龙,东方先生你也好!”刘玉龙握着东方霸的手就感觉眼前这人绝对不是简单货sè,指头上有茧子,绝对是长期拿枪形成的,而且自己用的力量好像被他的手吸收得一干二净,就感觉抓住了一团棉花!

  东方霸没有再废话,时间已经不允许了,直接问道:“刘先生,想必曲先生已经跟你说过这次行动的细节了,我再强调一下,如果田中一郎老老实实把人带出来,你们出来之后就按照你们自己撤退的计划撤离,如果田中一郎不顾妻儿的死活而反水,你们必须要第一时间控制他,而且必须鸣枪给我们发信号,否则我们根本不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事情,没有得到信号我们是绝对不会贸然行动的!到时候你们的处境会极度危险,你应该明白这一点!”

  刘玉龙点头严肃道:“放心,曲书记已经跟我们说过了!”

  东方霸拍了拍手,一个小弟提着一个布包和一个大帆布袋进来,东方霸指着两袋子东西说:“这是你们四个的装备,rì军军服、帽子、佩枪、皮带、军靴、指挥刀都在里面,外面有二十个身穿rì军军服的人等在外面卡车上,那些都是我的人,田中一郎也在车上,你们换衣服的时间不多了!”

  刘玉龙等四人没有犹豫接过袋子就走到另一间房里换衣服,没过一个会,刘玉龙身穿rì军少佐军衔的军服、腰挎指挥刀从房里出来,身后跟着三个穿着rì军大尉军服的军官。

  东方霸再次跟刘玉龙握手:“祝你们成功!”

  “谢谢!”

  刘玉龙说完就带着后面的三个人出了房间,东方霸转过身来对曲人杰说:“曲先生,这里联系不方便,我必须要到一线去指挥,等刘先生他们走之后,我会带着预备队赶过去,以防预料不到的事情发生!你怎么安排?”

  曲人杰点头道:““我也要去指挥撤离的事情,那咱们就这样分别吧,这事情过后,无论结果怎么样,我都会亲自登门道谢!”

  东方霸笑了笑:“曲先生太客气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