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百五十章 杀鬼子装炸弹
  看见山县有田向下压手,rì军军官和士兵们都有点不知所措,一个大佐居然被一个少佐吓得浑身颤抖,这完全颠覆了他们的认知。

  东方霸露出狼一般的眼神道:“大佐阁下,看来你好像约束不了你的部下,仅仅这一条我就能将你就地正法!”

  “巴嘎!”山县有田扭头大怒,“放下枪,都给我放下枪!我命令你们放下枪!”

  rì军军官和士兵们这才放下枪,东方霸手腕一抖,手上的手枪瞬间消失了,对着山县有田勾了勾食指头,然后走到两节车厢之间的吸烟区。

  山县有田心中暗恨这些狗特务权利太大了,一个少佐竟然有权利对自己这样一个大佐生杀予夺,虽然愤恨,但他却不敢表现出来,老老实实地跟着东方霸走到吸烟区。

  东方霸点燃一支烟抽了两口问道:“十几前天酒井大队运往南京的那批弹药被劫一事你知道吗?”

  这谁不知道?那件事情闹得大本营、甚至天皇陛下都知道了,还为此大发雷霆,华中派遣军司令部有大批人落马,山县有田心里暗暗嘀咕了一句,点头道:“嗨!听说过!”

  东方霸又道:“那你知道我为什么出现在这里吗?”

  山县有田正要摇头表示自己不知道,突然一个想法出现在脑海里,他脸sè大变,然后小心问:“难道,难道……?”

  “你猜得没错!”东方霸肯定了山县有田的想法,“我们得到可靠情报,有一些对我们大rì本帝国怀有强烈敌意的抗rì分子混进了士兵当中,还有一些士兵被策反了,这些人准备在火车上进行破坏,毁掉这批要运往南京的物资!”

  山县有田立马跳了起来,这还得了,这批物资真要被毁,自己的前途就完了,说不定还被勒令剖腹自尽!他叫嚣:“我马上派人逐个车厢检查!”

  东方霸一把抓住他的肩膀:“你脑子有问题吗?那些人混在士兵当中,你这样做不但查不到反而给了他们趁着胡乱的机会大肆破坏!”

  山县有田身上冒了冷汗,虚心地请教:“那您说怎么办?”

  东方霸心中暗笑不已,不怕你小子不上当,开口说:“我刚才不是在秘密调查吗?谁知道你出来插一脚,刚才的事情如果闹到其他车厢的士兵都知道,那些要搞破坏的人肯定会察觉,所以我需要你做两件事情,第一,下令这节车厢的所有人除了上厕所都不能离开这里去其他车厢,更加不能互相议论,第二,我和我的人需要zìyóu出入火车上任何地方包括后面车厢顶上的防御工事的权利!”

  “嗨!没问题,我马上签发通行证,您需要几张?”

  东方霸伸出大拇指和食指:“八张!”

  山县有田马上转身走向车厢内从参谋官手上拿过皮包,快速签了八张通行证回来递给东方霸。

  东方霸接过通行证并没有马上离开,又问:“车厢顶上防御工事内的士兵多长时间换班一次?现在离下次换班还有多长时间?”

  “四个小时换班一次!”山县有田看了看手表又说:“现在已经开始换班了!安田君,请您一定要帮忙把那些想搞破坏的抗rì分子揪出来,拜托了!”

  东方霸残忍地笑了笑:“放心,我绝对不会让他们好过!还有一件事情,从现在开始,火车上所有电台,一切能与外界联系的通讯工具都要关闭,出了上次的事情,我怀疑司令部内已经出了问题,现在上面正在秘密调查内jiān,我担心你一旦将我出现在这里的消息报告给司令部,内jiān如果得到消息就知道自己已经暴露,那我们就前功尽弃了!我说的话你听明白了!”

  “明白,非常明白!安田君放心,我这就下令关闭所有电台,就算以后也守口如瓶,绝不会将今天的事情说出去”。

  东方霸笑了笑点头拍拍山县有田的肩膀让他回去坐好,然后对坐车厢里士兵当中的蓝魔招了招手,他等蓝魔走过来之后在其耳边低声嘀咕了几句,蓝魔点了点头走过来拿走了七本特别通行证,东方霸转身打开第二节车厢的门走了进去。

  很顺利的在第二节车厢内一个座位下安装了炸弹,在去火车头的时候被两个rì军士兵拦下了,东方霸掏出特别通行证递过去,一个士兵接过看了一下立即还给东方霸,并且敬礼让他通过。

  东方霸也不怕这里的rì军看见自己的相貌,反正过不了多久,这里所有人都要死!关上门之后,他马上钻到了火车头底部,从背包里拿出一个炸弹贴在火车头底部,从下面上来之后抬手看了看手表,离常威他们制定的打劫时间只有不到二十分钟了。

  他爬上火车车厢顶上,从背包里拿出望远镜观察后面车厢上的情况,这个时候rì军士兵的换防差不多结束,从防御工事内撤下来的rì军士兵正在下到车厢内,而柱子和麻杆等人正跟着前要去换防的士兵一起进入防御工事内。

  柱子走到一节车厢顶上,用rì语大声喊道:“嗨嗨嗨,都过来!我是司令部派来的,我有话问你们!”

  防御工事内的rì军士兵听见都放下手上的枪走了过来,三个环形工事内一共六个rì军士兵,其中有一个军曹,其他都是士兵。

  等这六人都站好,柱子垂下的手掌一张,一柄锋利的匕首出现在手掌当中,他瞬间抬起手肘,反手握着的匕首像一道白光闪过,三名rì军士兵的脖子上就出现一条血痕,,还不等其他三名rì军士兵反应过来,他身体闪动,手上的匕首翻飞,两名rì军士兵又被割破了颈部大动脉,最后抬起大腿一脚瞪在最后一名军曹后腰上,rì军军曹身体飞起,在高速疾驰的火车上面部向下落在铁轨旁边的碎石路上,身体被摔得血肉模糊,眼前活不成了!

  于此同时,其他装载物资的车厢顶上都在发生了几乎相同的一幕,车厢顶上的防御工事内的rì军士兵都被干掉。

  柱子见将六名rì军士兵都杀死,向其他车厢顶挥了挥手上的帽子,这时候面的车厢顶上的麻杆等人都挥了挥帽子,表示自己负责的车厢顶已经安全,七个人立即从车厢顶上下来溜下了火车,然后迅速集结向预定地点出发。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