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五一章 炸日军军列
  东方霸见七人特种小队的成员都溜下了火车,他也从火车顶上下来,在火车头与车厢连接的地方顺着火车行驶的方向快速跑下了车,只有这样才不会摔倒受伤。

  八个人很快集结在一起,东方霸看了看手表,拿出地图看来看指着其中一个位置说:“我们现在在这里,快速行军到达预定地点取马需要五分钟,然后我们抄近路应该能赶得上战斗,现在出发!”

  东方霸迅速收起地图塞进背包里,跟在队伍的后面跑去,大冬天的在荒山野岭里穿梭,虽然面部被呼啸的北风吹得有些冰冷,但是身体上却很暖和!

  又看了看手表,东方霸加快速度向队伍的前面跑去,边跑边喊:“太慢了!你们就是这种水平吗?给我加快速度!”

  大家调整呼吸频率和节奏,脚下加快的速度,东方霸看了看队员们的速度有些差劲,看来让他们自己训练不行,必须要趁着这段野外实战的机会好好cāo练他们!

  跑到预定地点刚好过去五分钟,一个穿着狗皮袄子的老汉抽着旱烟正等在这里,旁边的树上系着八匹马!

  “是霸爷吗?”老汉看见八个人快速穿过荒草地跑过来,急忙站起来大声询问。

  东方霸大声应答:“是我!”

  等跑到老汉跟前,东方霸喘了一口气,问道:“大爷等了很久了吧?”

  老汉在旁边树杆上敲了敲烟锅子,裂开大嘴露出两排歪歪斜斜发黄的牙齿笑了笑,“没有等多久,就来了一会儿功夫,这锅烟还没吸完呢!霸爷你们怎么都穿着rì本鬼子的衣服?”

  东方霸点了点头问道:“我们混在rì本鬼子的火车上过来的,对了,除了马匹,我们的东西都带来了吗?”

  “带来了,您看都在这里!”老汉转过身,将身后一堆枯草掀开,露出八个大背包,背包里装的都是武器装备。

  东方霸从口袋里掏出五块大洋塞在老汉的手上说:“大爷,这点钱您拿去打点酒喝暖暖身子,这大冷天的让您在这里受罪实在过意不去!”

  “哎呀,老汉我不能要,不能要,我家小子在上海滩混生活还请霸爷多多照看呢!”老汉连忙推辞。

  东方霸笑道:“那是应该的,不过一码归一码!这钱您一定得拿着!”

  老汉推辞不过只好收下,东方霸等人换上背包,解开马的缰绳就跨了上去,“大爷,有机会去上海滩,我请你去百乐门玩!驾”。

  百乐门?干什么的?很好玩吗?老汉见八人骑马快速消失在视线里将手缩进袖子里自言自语嘀咕。

  东方霸等人骑着马快速奔跑了十分钟进入一片小树林里,将马拴好,他从马上跳下来说道:“马上换装!准备好武器装备!”

  七个人迅速行动起来,有的开始拿出油彩在脸上涂抹,有的一把脱掉身上的rì军士兵的军服,换上迷彩作战服。

  东方霸快速的换着装备,心里头一直隐隐感觉哪里有些不对劲,火车上足足一个大队的兵力,只有十节车厢是乘客车厢,但这些乘客车厢都只坐了一半,还空出一半的座位,只有五十多人,总共加起来连同车顶上的被杀士兵满打满算也不足七百人,还有三百多人去哪里了?

  高野小志是一个作战经验非常丰富的老兵,他所在的小队被分派在装载物资的其中两节车厢里防守,他正在熟睡的时候,突然感觉从上面滴下来一滴**的液体在脸上,他迷糊中伸手摸了一把,感觉有些黏糊糊的。

  随后又从上面连续不断地滴了好几滴这中黏糊糊的液体在脸上,他惊醒过来心中自问:“难道下雨了?既然下雨了,为什么车厢顶上的人不用防水布盖住车顶?可这雨水怎么这么粘稠?”

  货车厢里一片漆黑,看不见东西,高野小志感觉有些不正常,伸手凑在鼻子下闻了闻,怎么有股血腥味?他伸出舌头在手指上舔了舔,有点咸!他脑中如同响起了一声炸雷,不好!是血液!上面有人死了!有人袭击了车顶上的士兵!

  他立即站起来大喊:“少尉,少尉,从车顶上有血流下来!上面有人死了!”

  漆黑的货车厢里瞬间闹哄哄的一片,少尉马上命令车厢门口的士兵把门打开,派两个人上车顶看看!

  两个rì军士兵拉开车厢门,光线从外面照shè进车厢内,车厢内立即亮堂了很多,只见车厢门口有一个用木头箱子堆放起来的半圆形防御工事,内有一挺重机枪,枪口对着外面。

  两个rì军士兵站在车厢门口边一看,便看见外面车厢壁上有黑红的血液流下来,立即汇报:“车厢外壁上有血迹从车顶流下来!”

  少尉脸sè一变走到门口一看确实有血迹,他马上道:“你们两个爬到车顶上去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嗨!”两名rì军士兵背着步枪爬上旁边的铁梯,等爬到车顶上一看,三个环形工事内空无一人,而旁边车顶上躺着六具尸体,他们立即鬼叫起来:“都死了,他们都死了!”

  就这时,突然一声惊天巨响,随后又连续不断的传来震耳yù聋的爆炸声,整个地面都抖了起来。

  火车就像一条黑龙翻了个身,从铁轨上脱离轨道栽下了铁轨的路基,火车内的rì军士兵感觉地动山摇,天旋地转,车厢内一片片惨嚎声此起彼伏。

  车厢与车厢直接的连接处因为钢铁的扭曲发出一阵阵令人牙酸的吱吱声,十节乘客车厢冒起了滚滚浓烟,不少rì军士兵惨叫着从窗户爬了出来。

  “杀呀!抢了rì本人的军用物资回家过大年呐!”这时从铁路的一边荒草丛里冲出来上千人发出阵阵喊杀声,这些人拿着五花八门的枪枝,有的拿着大刀长矛,更有人拿着锄头扁担,这些人当中有穿着GUO军军服的人,有穿着新.四.军军服的人,有穿着破棉布袄子的人,还有人身上裹着羊皮、狗皮袄子。

  虽然发生了巨变,但幸存的rì军士兵和军官很快反应过来,不少rì军士兵从车门和窗户里爬出来用枪对准了从过来抢劫军用物资的人。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