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六一章 伏击伪军
  即将再次进入战斗状态,还在抽烟的队员都掐灭了烟头,其实对于每天都要进行大负荷训练量的人来说,抽烟是极其有害的,对耐力和爆发力都有很大的影响,东方霸不是不知道这一点,如果能有充足的时间,他是绝对要禁止队员们抽烟的,但是每天都要进行战斗,总是在生死边缘徘徊,这对队员们的心理压力非常大,抽烟可以一定程度上减轻他们的心理压力。

  卡车又开了几百米,东方霸发现前面道路两边有不少的坟堆,比较适合打伏击,他手一挥喊了一声:“停车,其他人都跟我搬下弹药下车埋伏在坟堆后面!”

  “嘎吱”汽车刹住了,队员们纷纷下车,东方霸将手雷箱、子弹箱、炮弹箱丢了几箱下去,又扔下去两门迫击炮都被队员们接住搬到坟墓后面。

  卡车继续向前开,不久将车藏好的麻杆和苍狼抱着枪支敢过来了,东方霸这时已经在路上布置了几个简易的诡雷,在这黑灯瞎火的夜晚,谁也不会发现路上竟然布置有诡雷。

  队员们将枪支弹药放好,子弹上膛、手雷整齐地放在坟堆上,而东方霸扛着两门迫击炮跑到坟堆后面的野地里开始架设,调试好设计参数,又扛着一箱炮弹跑过去。

  架设好迫击炮之后,东方霸返回到坟堆后面观察了一下,发现伪军大队人马距此还有差不多五百米的距离,他扭头对身边的柱子说:“先不要开枪,等伪军触响诡雷之后再打!”

  “明白!”

  东方霸赶紧跑回去准备随时开炮支援队员们,坟堆距离大路足有二十几多米的距离,开炮是非常安全的,炮弹不会落在队员们身上。

  没过多久,乱糟糟的脚步声就响起来了,由远及近,队员们慢慢拉动了枪栓。马德彪其在马上慢跑着,前面还有十来个伪军开路。

  “他吗的,这条路是直路啊,并没有转弯的分叉口,卡车的灯光怎么不见了?快点快点,你们这些废物,就是因为你们跑得太慢了,匪人的车都开得不见了踪影!”马德彪骑在马上大声囔囔着。

  “轰,轰,轰”连续几声爆炸将前面的十几个伪军士兵炸上了天,前面的伪军触动了东方霸布置的诡雷,战马受到惊吓一声嘶鸣,抬起前蹄立起来将马德彪甩了下去。

  “啊,我的胳膊断了,救救我!”前面好几个伪军士兵惨叫起来,后面的伪军听到爆炸顿时一片大乱,整个场面闹哄哄的,所有人都吓得趴在土路两边。

  这些伪军打战不行,逃命、躲避子弹、炮弹的本事绝对是一流的,一旦他们发现情况不对就会立刻躲起来,保命要紧,每个月就那么几块大洋,犯不着把命丢在这里。

  “给我打!”柱子大吼一声扣动了扳机,手上的轻机枪喷shè出恐怖的火蛇。

  “哒哒哒哒……”黑龙手上的重机枪也发言了,在黑暗的夜晚,枪口喷shè出来的子弹就像一条急速飞行的流星雨,打得还来不及躲避的伪军惨叫不已。

  马德彪被战马甩下来之后连滚带爬地滚进了土路旁边的水沟里,只不过现在是冬天,沟里没有水,只有枯草。

  趴在沟里看着自己手下的兄弟们被两边坟堆后面发shè的子弹打得血肉横飞,马德彪心里在滴血,他大叫道:“吗的,中了埋伏了!弟兄们,给老子反击,不反击就是死啊!”

  “碰、碰、碰”土路两边的伪军们中间响起了稀稀拉拉的枪声,这么近的距离,伪军们手上的单发步枪起到的作用不大,短距离接触,自动火力要强上不止一筹,再加上特种小队的队员们在地势上还占着优势,不少伪军躺着也中枪。

  “啾啾”连续两声尖啸声从上空传来,马德彪听得脸sè大变,急忙高声喊叫:“是迫击炮!”

  “轰轰”炮弹落在路上爆炸,趴在附近的几个伪军士兵被炸得支离破碎,血肉混合的碎肉从天空中撒下,空气中除了强烈的硝烟味还有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马德彪这才知道城门口那个被他打的士兵没有说谎,这伙匪人果然有炮,擦,这还怎么打?左右两边都埋伏,自己的人马被夹在中间像被包了饺子一样,如果不是晚上光线不好,换作是白天,估计自己这接近两百手下顶不了十分钟就可能全军覆没。

  现在退又退不得,退就被子弹、炮弹从后面打得损失惨重,连续不断地有炮弹从天空中落下,每次爆炸都带走几条人命。

  马德彪一拍脑袋,自己队伍后面有机枪啊,他吗的扛机枪的家伙死绝了吗?他趴在水沟里大吼:“机枪,机枪开火给老子压制他们的火力!”

  哪里还有什么机枪,在柱子等人打击下,扛机枪的伪军早就丢下机枪滚到一边躲起来了,在这么强大的火力打击下,扛机枪的绝对是重点打击目标,那家伙不傻,在柱子等人开火之后丢下机枪就滚到水沟里逃命了。

  东方还在不停地发shè炮弹,整个土路几乎被炮弹犁了一遍,天空中到处是泥土飞扬,他知道自己这方人数少,只有不停地发shè炮弹,靠强大的火力压住伪军,一旦让伪军缓过劲来将会陷入被动的境地。

  “我擦啊,这些到底他妈的是什么人啊?老子是挖了你们的祖坟还是糟蹋了你们的妹子啊?子弹、炮弹不要钱的吗?用得着下死力气打老子吗?老子只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啊!”马德彪几乎要哭了,他判断对方的人数不多,最多也就十个人,但这十个人喷shè出来的火力几乎比一个营还要多,从开战到现在,对方的火力丝毫没有减弱的迹象,还有越来越强的趋势,而且还有迫击炮支援,这战还打个屁啊!

  也确实如此,特战队员们几乎每个人都cāo持两杆自动火力,倾泻出来的弹药杀伤力绝对不是一加以那么简单,每个人都左右开弓地扫shè,伪军们只能死死地趴在地上、水沟里一动不敢动。

  “大队长,大队长,不好了,不好了!”一个伪军在水沟里爬着,一边爬一边大声喊叫。

  这家伙好不容易爬到马德彪身边,就被马德彪揪住衣领子喝问:“我擦,你爹死了吗?不是让你去向皇军报告,让他们派兵过来增援吗?皇军怎么一个也没来?”

  这家伙哭丧着脸说:“大队长,死了,全死了!”

  “什么全死了?你小子倒是给老子说清楚啊!”马德彪气急败坏地打了这家伙两个耳刮子。

  “皇军军营的rì本人全死了!一百多人啊,全被砍了脑袋,脑袋都被堆成小山一样高!太恐怖了,太恐怖了!大队长,咱们赶紧逃命吧?没有皇军来救咱们了,再耽搁下去弟兄们全都得死在这里啊!”

  马德彪浑身一抖,嘴唇都哆嗦起来,当即叫道:“撤,快撤!”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