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六五章 猎杀 三 加更
  麻杆背着狙击步枪、左右肩膀上各扛着一门迫击炮气喘吁吁地跑过来,在其他对队员的帮助下爬上了装载黄金的卡车,卡车开出不远,两辆先前就被炸翻的卡车再次发生了猛烈的爆炸,直接被炸得散了架,几个轮子被炸得飞上了天,掉下来落在地上滚出很远才倒下。

  武藏正雄和队员们疯狂地用手上的自动武器盲目地扫shè着周围一切事物,一直到所有剩余的人打完两个弹夹,枪声才停了下来。

  这时武藏正雄和所有队员都听到了山包的另一边爆炸声响起,他们就知道押运黄金的车队遭到了伏击,他顿时脸sè大变,但是现在这里的情况让他不知道该怎么办!

  不管那边押运部队的死活?这不行,特别小分队的任务就是策应、保护押运部队,为押运部队扫清一切障碍!马上前去营救押运部队?这也不行,身边未知的敌人还没有现身,贸然全力爬上山包去支援押运部队等于是把自己的后背留给凶残、恐怖的敌人!

  武藏正雄正在思索对策的时候,二号背靠着他低声问道:“大佐阁下,现在怎么办?押运部队肯定是遭了袭击!而我们这里也同时遭了暗算,支那人肯定是想拖延我们的时间,让我们不能及时救援押运部队,如果我们不及时救援,黄金很可能会被劫走!”

  武藏正雄心急如焚,现在二号又在耳边唧唧歪歪让他不冷静下来思考,他恼怒道:“巴嘎,难道我不知道这一点吗?如果我们前去救援,这里暗算我们的支那人尾随过来从背后偷袭我们怎么办?要是前往救援的路上还有埋伏怎么办?我们已经死了一半的帝国勇士了!一个不小心,不但黄金不保,我们所有人都会死在这里!”

  “大佐阁下,我不同意你的意见!在这里暗算我们的支那人只是用猎人的手段制做了几个机关陷阱而已,刚才是我们一时大意才会损失这么大,要真正论战斗力,暗算我们的敌人绝对不是我们的对手,要不然他们也不会躲在附近不敢出来跟我们决战!大佐阁下,我提醒你,我们的任务是暗中保护黄金的安全,一旦黄金被劫,你我都逃不脱被枪毙的下场!你明白吗?”二号焦急地几乎吼出来。

  武藏正雄听得心中一寒,他几乎将自己这些人的真正任务忘记了,一心想把暗中的敌人逼出来,现在经过二号的提醒才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要是黄金被劫了,就算把暗中的敌人杀死也逃脱不了被枪毙的下场!但是也不能不顾一切地去救援押运部队,必须在保护好自己这些人安全的前提下才行,他观察了一下四周的情况后走到躺在地上的七号面前,掏出腰间的手枪对准了七号的脑袋。

  七号看见武藏正雄的动作,脸上一片死灰,他知道自己受了伤,已经成为整个队伍的累赘!而武藏面无表情地说:“七号,你走不了了,与其让你死在支那人的手上,还不如我亲手结果了你,希望你不要怪我!”

  “砰”的一声枪响过后,七号额头上出现一个血洞,死不瞑目地倒在了地上。

  武藏收起手枪转身命令道:“三号、二十号在前面侦查,二号、十六号断后,其余人呈战斗队形jǐng戒前进!出发”。

  剩下的十个人小心翼翼地向前方行进,就连侦查的三号和二十号也不敢太过脱离整个队伍,相比前面的人,断后的二号和十六号就要轻松得多,他们只要不时地回头观察有没有敌人从背后偷袭。

  落在最后的是二号,他期望队伍能迅速到达战场从背后突袭埋伏押运部队的敌人,但是前面的其他队员行进速度并不快,因此他有些焦躁不安,虽然也经常转身查看身后的情况,但却不是很频繁。

  东方霸满脸的油彩,身上野战服上镶满了干枯的树皮,他从一个大树杈上慢慢露出身形看着rì军的特别小分队从身下经过,等待这支队员通过了大半,将手上用树皮编织而成的绳索慢慢放了下去。

  二号完全不知道死神已经降临,他神情jǐng惕地不断转身查看周围的情况,就在他转过身回过头的时候,一根树皮编织而成的绳子套出了他的脖子,一股巨大的拉扯之力将他的整个身体拉向空中。

  他大惊,想喊却喊不出来,因为绳子勒住了他的喉咙,他情急之中放下挎在肩膀上的冲锋枪抓住绳子想让自己的脖子脱离绳子套,树皮编织的绳子太软、太滑手,他根本使不上力气。

  东方霸将绳子绑在树杈上,然后抱住树干像灵巧的猿猴一样从树杈上溜下来,站在地上看着身在空中不断挣扎的二号露出残忍的笑容,转眼就消失在另一个大树的后面。

  二号的身体还在不断的地挣扎,这是临死前挣扎,他无意识地蹬着双腿,企图向脚下借力,可随着他的身体不断摆动、摇晃,套在脖子上的绳索开始转动起来,绳子越勒越紧,他脸sè涨得乌青发亮,因为大脑缺氧,神志开始陷入昏迷状态,眼睛不断翻白,舌头也开始露出来,直至最后他双腿不动了,双手了软软地垂下来,身体还在空中摇晃。

  特别小分队一直走了五分多钟都没有出现什么异常情况,武藏正雄心想原来那地方是不是根本就没有敌人,只是敌人制作的一个机关陷阱?如果有敌人,为什么过去了这么久还没有攻击自己这些人?

  而这时山包那边的爆炸声、枪声已经停止了大约两分钟,最后又传来两声剧烈的爆炸,武藏脸上瞬间变了颜sè,该不会是支那人得手了吧?他想了想学着鸟叫了一声。

  前面侦查的三号和二十号听到声音停了下来,然后回头看着武藏正雄,武藏蹲在地上打了一个加速速度的手势,所有人都明白了,再次出发的时候脚下都快了很多。

  十六号快步跟上队伍,走了大约一百米左右感觉有些不对劲,他边走边回头看了一眼,可后面空无一人,二号去哪里了?他不是在后面的吗?可后面确确实实没有人。

  十六号脸sè一变,向前面的队伍大喊一声:“二号不见了!”喊完之后转身快速向后面跑去寻找二号的踪迹。

  剩下的八个人都停了下来,武藏非常恼火,张口就骂道:“巴嘎,二号在干什么?要撒尿也不说一声!”

  骂归骂,武藏还是命令道:“三号,二十号在原地jǐng戒,其他人跟我回去找”,武藏认为押运部队两个小队的兵力一百多人,而且这两个小队都是jīng锐部队,不可能在短时间之内被伏击的人消灭,因此他决定先回去看看二号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刚才之所以这样说是为了让其他队员不要紧张,他对二号有些了解,二号不是一个不遵守纪律的人,这家伙没跟上来很可能出了意外。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