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七零章 日本人气晕了
  南京,rì军华中派遣军司令部会议室。

  松井石根端坐在首位,左右两边坐着各师团长,其中有第十军第六师团长谷寿夫,第十八师团长牛岛贞雄,一一四师团长末松茂治,以及上海派遣军辖下第三师团长辖藤田进,第九师团吉住良辅,第十一师团长山室宗武,第十三师团长荻洲立兵,第十六师团长中岛今朝吾。伊东政喜的第一〇一师团因留驻上海未能出席。

  松井石根前段时间因肺病而修养,未能指挥部队进攻南京,由新上任的上海派遣军司令朝香宫鸠彦王中将负责指挥,南京沦陷之后,松井石根病情稍有好转,朝香宫鸠彦王便返回上海主持大局。

  松井石根看了看左右,开口问道:“长勇,前天从上海押运军用物资的火车被劫一事调查得怎么样了?”

  长勇是情报主任参谋的陆军中佐,见松井石根询问便站起来汇报:“大将阁下、各位将军,事发当天我们派人紧急调查,得知事发地点附近只有国府中.央军一个营的溃兵、新.四军一部游击队,还有两伙土匪,总共人数加起来不过千余人,我们得知消息之后,就联系当地驻军紧急出动进行围剿,得天皇庇佑,那些支那人因为物资分配不均竟然还没有分散,而是被我军团团围困,除了新.四军游击队一部事先离开未能捕获,其他几方势力全数被我们剿灭,物资也抢回大部分,只是那些支那人拼死顽抗,其首脑全部我们杀死,只擒获十余人的士兵,根据他们交代,是有一个从上海来的人将这几方势力组织起来抢劫我们军列的,这个人的尸体被我们找出来让那些被捕获之人辨认,我们通过调查,发现此人是军统上海站行动队队长常威!”

  “巴嘎雅鹿,军统,又是军统!上次在上海景山别墅搞刺杀的就是军统,把西村班的特务部打残的也是军统,为什么他们会那么猖狂?他们是从哪里得到的情报?查,一定要一查到底!电令上海那边的情报部门对军统加大打击力度!咳咳”松井石根咆哮了几句之后因为肺病还没好,因此剧烈咳嗽起来。

  “嗨!”长勇立正低头道。

  这时一个少佐参谋拿着两份电报走了进来立正:“报告将军阁下,长治县发来电报,说该县守备军官和所有一百余名皇军士兵全部被杀死在军营内,现场没有开枪的痕迹,他们全部是在睡梦中被人杀死,而且所有士兵被人砍掉了头颅,还,还摆放成一座塔山,我们翻阅资料得知那是被支那古代称之为‘京观’,意图炫耀武力、处罚邪恶之意!”

  在坐各师团长齐齐变sè,在军营内一百多名士兵被人用冷兵器无声无息杀死,这需要多高朝的伸手才能做到?对方竟然还将士兵的头颅砍下来堆成京观,以此来炫耀武力、震慑我大rì本帝国?

  松井石根听完后脸sè涨得发青,呼吸急促,侍卫官急忙上前道:“将军阁下,当心您的病情!”

  松井石根闻言抬手示意自己不要紧,转而又问:“另一份电报是什么内容?”

  那少佐参谋犹豫了一下,开口说:“我们押运送往上海准备运回国内的两吨黄金被劫了,负责押运的宫本龙一大佐和一百余人的士兵全数玉碎,而且,而且…….”

  松井石根眼睛一瞪:“说!”

  “嗨!而且武藏正雄大佐以及他属下二十人的特别小分队也全被玉碎!”少佐参谋索xìng一股脑全部说出来。

  “啊!”各师团长无不大惊,要知道特别小分队的战斗力可比rì军一线部队都高出不止一筹,连他们也全军覆没,那还得了?

  松井石根一下站起来大吼:“巴嘎,巴嘎雅鹿!这是谁干的?是谁干的?”话还没说完就摇摇yù坠,站立不稳倒了下去。

  “将军,将军阁下!”各师团长们无不大惊失sè。

  在东方霸猎杀武藏正雄的时候,晴气庆胤也没闲着,他大肆威逼、收买、利诱上海上的各帮派大佬,让他们听其号令,此举颇有成效,一大批帮派人物被他收拢在旗下为其效命,其中有青帮大佬祁云鹏,四海帮徐锦风,锦绣堂万博扬等颇有实力的人物,这些人一面为晴气庆胤收集情报消息,一面派出亲信手下加入晴气庆胤的特务部门为其效力。

  一时间晴气庆胤实力暴涨,加上有帮派大佬帮忙,rì军特务在租界横行霸道,不仅其他帮派大受压制,就连军统、中统、G党地下组织的活动都受到严重的打击。

  晴气庆胤接到南京方面发来的电报,受命严查情报泄密事件,把目标直接对准了军统和G党上海地下组织,一方面在特务部门内部进行严密清查内鬼,一方面借助秘密投诚的帮派势力对军统和G党人物大肆公然抓捕。

  军统首当其中,损失惨重,接二连三有人被抓,G党也损失不小,几个秘密据点rì军特务部门端掉,交通员牺牲、被抓者不在少数。

  接连发生这样的事情之后,马如龙和曲人杰都坐不住了,经过调查,他们发现rì本人的特务大部分都是帮派人物,这些人对上海滩和租界非常熟悉,对各方势力也很清楚,要在上海滩找人非常容易。

  两人秘密联络龙帮要求见东方霸,可东方霸现在根本不在上海,帮中各大佬紧急商议之后一面秘密通知东方霸,一面决定由陆无涯出面会见马如龙和曲人杰二人,因为只有他对马如龙和曲人杰熟悉一些,其他人都是没见过。

  福德餐厅三楼贵宾包房内,马如龙和曲人杰二人正面对面喝茶,陆无涯走进来笑道:“不好意思,劳烦二位久等了!恕罪,恕罪!”

  “陆兄弟,怎么是你?东方兄弟怎么没来?”马如龙皱着眉头问道。

  陆无涯给自己倒了一杯茶,仔细尝了尝,放下茶杯便说:“我们老大有一单生意出了远门,现在不在上海滩,不知二位找我们老大有何要事?”

  “这!”马如龙和曲人杰对视了一眼,然后转头对陆无涯言道:“其实我们找东方兄弟是有件事情想请他帮忙!既然东方兄弟不在,那我们跟陆兄弟说也是一样!是这样,最近几天rì本人在租界活动猖獗,两天以来我们已经有很多人被抓或被杀,当真是损失惨重,经过我们调查发现,rì本人在租界活动的特务绝大部分是帮会中人,所以我们想请陆兄弟帮我们查查这些人到底是哪些帮会的人马!毕竟你是帮会之人,路子广一些,这样的消息打听起来也很容易”。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