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七二章 日本人的酷刑
  上海虹口区,一间小院子。

  田中一郎穿着便装,带着两个便衣特务从车上下来,在院子门口按了一下门铃,没过一会,门上打开一个铜钱大小的小孔,小孔内露出一只眼睛,眼睛眨了眨,看清是田中一郎之后消失不见,小孔又关上了,紧接着院子的门被打开一条仅供一个人通过的缝,田中当先走了进去。

  进了院子之后,田中走进了屋子的后院,后院有两个穿着便衣的特务站在一面墙边。

  看见田中走了进来,两个特务都弯腰低头:“田中阁下!”

  田中点了点头,指着墙上一扇门:“打开!”

  “是!”一个特务答应一声,从腰里掏出一串钥匙将铁门打开,田中带着身后两个特务走了进去。

  进门就是一道斜梯,直通地下,大约有五六米的样子到了地底下,地下空间很大,一条走廊足有二三十米,有十几间小房间,走廊门口站着两个rì军士兵,此后每隔五米便有两名rì军士兵把守。

  一个少尉军衔的rì军军官看见田中下来,走上前去敬了个礼说:“田中阁下,这两天抓来的人都已经全部关在这里,不过这些人嘴巴很紧,直到现在为止还没有人开口!”

  田中边走边看,又问:“动刑了吗?”

  少尉军官点头道:“动了刑,不过力度还不大,属下怕万一这些人熬不住死了,不好对您交代!”

  田中想了想说:“今天我就是来审讯的,G党的人骨头比较硬,很难啃,我们先从军统的人开始吧!”

  “嗨!”

  田中走到刑讯室坐在桌子后面等着,刑讯室虽然亮着灯光,却有些yīn寒、yīn森,田中丝毫没有感觉不适,反而有些享受这里的气息。

  没过多久,一个长得白白胖胖的年轻人被带了进来,这人浑身被皮鞭打得遍体鳞伤,身上白衬衣都被自己的血液染红了,有些血渍已经干涸发黑。

  年轻人被带进来之后,被rì军士兵将双手和双手帮在刑讯架上形成一个“大”字。他知道挣扎、反抗是没用的,只会浪费自己的力气,还不如节省力气应对接下来更加残酷的折磨,所有受过特工训练的人都知道这一点。

  田中看了看文件夹上的资料,然后起身走到年轻人面前背着手问道:“李承康,相信你已经见识过我大rì本帝国的酷刑了,说出你所知道的,我就放你一条生路!”

  李成康冷笑一声道:“别费心思了,有什么招数尽管使出来吧!”

  田中感觉到了蔑视,他脸sè变得yīn沉,将拳头捏得喳喳作响,随后竖起手指头动了动转身走回桌子后面坐下。

  一个穿着白衬衣的rì军士兵从烈火熊熊的火炉里拿出一根烙铁走到李成康面前,一个rì军士兵将李成康的衬衣扯开露出他白白的胸膛。

  烧得通红的烙铁按在李成康的胸膛上发出“哧哧”的声响,李成康表情痛苦,额头上青筋鼓胀,忍不住张开嘴发出一声长长的惨叫:“啊——”

  空气中散发着烤肉被烤焦的糊味,难闻至极!田中闭上眼睛深深地吸了口气,神sè间好像有些陶醉,李成康那凄惨的痛苦叫声好像让他特别兴奋,特别有快感。

  李成康惨叫了足足半分多钟才昏死过去,这时他的胸前出现一块巴掌大小黑糊糊的烙铁印。没听到声音之后田中睁开了眼睛,对其中一个士兵挥了挥手,那士兵点头提起一捅冷水泼在李成康身上。

  李成康在昏死中被冷水突然冲击而醒过来,身上的头发、衬衣、裤子都湿透了,受到冷水的冲击,他身体上大量的热量流失,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田中对士兵示意了一下,让他们换个刑罚,这次是老虎凳,rì军士兵将李成康绑坐在长板凳上,上身和双手被绑在背后连着长板凳的木架上,双腿在凳面上伸直,膝盖以上的大腿用绳绑在凳上,于小腿与板凳缝中或脚跟下置放砖块,使李成康的双脚向上抬起,通过牵拉腿部的关节韧带,给李成康造成巨大的痛苦。

  李成康咬着牙,鼻子里因为腿部剧烈的疼痛直哼哼,当rì军士兵加到第四块砖头的时候,他终于忍不住惨叫起来:“啊——”。他的嘴唇被自己咬出了血,腿部因为韧带和肌肉受到拉扯而淤血。

  田中用yīnyīn地声音问:“李成康,你说还是不说?”

  李成康几乎虚脱,他喘着粗气看着田中,田中冷哼一声:“再加!”

  “嗨!”一个士兵答应一声,再次拿起一块砖,塞在李成康脚跟下,另一个rì军士兵用力往上抬他的脚。

  只听见“喀嚓”一声响起,李成康的膝关节脱臼了!而他惨叫过后再次晕了过去。

  据史料记载,受刑者坐老虎凳一般垫上三块砖时就会大汗淋漓,五块砖时膝关节完全脱臼,人会昏厥。施刑者通常每加一块砖后会暂停一会,令受刑者的痛苦持续一段时间后再加重用刑力度。女xìng的韧带通常比男xìng柔软,所以她们在老虎凳上的受难时间会更长,往往要加到六块砖时才昏厥,记载上最长的有八块砖,这大概与砖的厚度不同有关。在使用老虎凳时,会出现受刑者大腿骨被折断的情况,这与施刑者对用刑力度掌握不当和腿部捆绑位置过高、松紧程度不当等因素有关。

  见李成康晕过去,田中指着两个rì军士兵道:“你们两个,给他松绑,将他架起来在刑讯室里跑几圈!”

  有过这样的记载:施刑者在受刑者昏厥苏醒后,将其从老虎凳上解下来,再由两个身强力壮的施刑者架着受刑者强行跑步,以增加受刑者的膝关节的痛苦。如果大腿骨被折断,就难以继续用刑了。老虎凳的关键点在于反向弯曲人的双膝关节而给人造成痛苦。

  “嗨!”两个rì军士兵低头应声,动作很麻利地将李成康松了绑,然后两人将他架在肩膀上在刑讯室里跑了起来。

  “啊——,啊——”李成康再次被无法承受的剧烈疼痛折磨得醒过来,田中在旁边说:“李成康,只要说出你所知道的,我保证你会受到很好的照顾,我会派人二十四小时保护你,只要你再帮我做一件事情,我给你十万大洋,帮你买船票送你出国!这样一来,你的组织就找不到你,而你也逃脱了你的组织的惩罚,想想你的家人吧,你就这样死在这里值得吗?也许你死了,你的家人根本就不知道,也不知道你的尸体埋在什么地方,还是被野狗吃了”。

  李成康被两个rì军士兵架着连续跑了五圈,再也受不了了,大叫道:“停,停下!”

  看见李成康张嘴,田中露出了胜利的笑容:“停下,带他换身干净的衣服,找医生给他治伤,给他弄点好吃的,要有酒有肉,丰盛一些!”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