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七五章 设伏
  无缘无故的怎么会有大石头拦路?朝香宫鸠彦心里疑惑,开口讲心中的疑惑问了出来。

  rì军少佐低头答道:“亲王殿下,看样子应该是前天下大雨从山坡下滚下来的!”

  朝香宫鸠彦下想车去看看情况,又担心附近有抗rì分子袭击,随即指示:“让士兵们以最快的速度将石头移开!”

  “嗨!”rì军少佐弯腰鞠躬,又转身车上下来几个rì军士兵过去帮忙。

  十几个rì军士兵费了九牛二虎之力,花了接近二十分钟的时间终于将大石头推到了路边,才返回车上,车队继续前进。

  东方霸带着大家在野驴坳忙活开了,挖坑的挖坑,埋炸药的埋炸药,炸药只有三十斤,为了保证爆炸的威力,东方霸只将炸药分成了三份,由于工具和电子零件太少,只能实现有线手动起爆,在炸药埋好的同时,手动起爆控制器也已经装好。

  接下来就是消除埋设炸药的痕迹,在埋设炸药的地面上洒下一些cháo湿的枯草,与坡面上的土质湿润度保持一致,掩盖被翻出来的新土就大功告成了。

  然后大家就开始建筑阵地,在两边高地上堆放一些石头,这些石头可以帮助挡子弹,还可以推下去砸伤、砸死rì本鬼子,东方霸分配了一下,让血蟒趴在山坡顶端阻击,其余的六人分别埋伏在两边高地上。

  大家忙完了躺在两边高地上休息了一会,还有时间抽支烟,不过东方霸没有让队员们抽烟,而是好好休息,恢复一下体力。

  大约过了五六分钟,两辆小汽车,四辆大卡车开了过来,车队的速度不是很快,主要是因为路面太滑的原因,前天刚刚才下雨,泥土路面还没有干,汽车在这样的路上开不起速度来。

  “rì本人来了!”东方霸趴在左边高地上向对面的队员打着手势,示意大家做好准备,只待爆炸响起之后以最快的速度向rì本鬼子倾泄弹药,要在第一时间将他们打残、打懵!

  车队缓缓爬上了三坡,汽车的屁股后面都开始冒出大股浓烟,到了山坡中部位置,东方霸看准时机双手按下了起爆器。

  “轰隆、轰隆、轰隆”三声连续巨响,第一辆小汽车直接被炸上了天,并且散了架,第二辆卡车被炸得翻了个身子,油箱被炸爆,最后一辆卡车也遭遇了同样的情况,两辆被炸的汽车车上的rì军士兵死伤无数。

  被炸的汽车油箱内的柴油和汽油流出来在地上形成了熊熊大火燃烧起来,大火将rì军士兵烧得惨叫不已,一时间鬼哭狼嚎。

  东方霸和其他队员每人掏出手雷,拔掉保险栓后扔掉鬼子卡车上,又是几声爆炸声响起,剩下的两辆卡车上的rì军士兵也被炸得血肉横飞,尸横遍野,惨叫声络绎不绝。

  而黑龙cāo着重机枪不断地扫shè,不断有rì军士兵被机枪子弹拦腰扫shè成两节,最后一辆车被炸之后,车上的rì军士兵几乎全部被炸死,轮子也被炸掉,整个车身停在山坡上把退路也堵死了,前面的卡车因为重力的原因向下滑,却被挡住。

  这仗打得太过瘾了,就刚才这几次爆炸,就报销了rì本鬼子一百多人,而且东方霸等人还在不断地向下面扔手雷,山坡上的尘土被炸得满天飞扬,rì军士兵根本藏无可藏。

  每个人扔小五颗手雷之后,东方霸等人就开始用枪枝shè击,枪声响放鞭炮一样,残余的rì军士兵有十几人想冲上山坡,哪知道血蟒拿着轻机枪趴在山坡顶端阻击,一个弹夹打完冲锋的rì军士兵死了个干净。

  “啊——,我的腰断了,腰断了!长野君,救救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一个腰部以下被炸断,只剩下上半身的rì军士兵躺在一辆卡车底下惨叫着,鲜血、肠子、内脏流了一地,可他还没有断气。

  被叫长野的rì军士兵趴在这半截身子的rì本人身边瑟瑟发抖,头顶上正枪炮齐鸣,爆炸声、机枪声此起彼伏,不断有rì军士兵倒在他的眼前。

  不知道什么时候,这辆卡车的司机被打死了,踩着刹车的脚松了下来,汽车开始向下滑,长野感觉汽车在动,费力地转头一看,顿时吓得肝胆俱裂,卡车的轮子向他碾了过来,他还来不及滚动身体就被卡车的轮子碾了过去,惨叫声都没有发出,就被卡车的轮子从腰部碾了过去,一大股险鲜血飙出来,尸体抽搐了两下就不动了。

  还有十几个rì军士兵躲在山坡两笔的土壁下负隅顽抗,东方霸正在向对面土壁下的rì军士兵shè击,突然感觉旁边飙出一道血花,他扭头一看,秃鹰的左边肩窝被一颗子弹击中了,此时正趴在地上疼痛得浑身冒着冷汗。

  东方霸扭头对蓝魔吼道:“秃鹰受伤了,我来给他处理,你们加大火力,给老子干死这么帮小鬼子,那个最大官给老子留下,其余的全部杀掉!”

  “好!”蓝魔吼叫着答应,又从身上掏出几个手雷,拔掉保险栓扔了下去,轰轰!躲在这边土壁下的rì军士兵被炸得血肉模糊。

  东方霸滚动身体,爬到秃鹰身边,将他拖到后面空地上,看见伤口还在不断流血,他大叫道:“秃鹰,给老子挺住!”

  他将秃鹰翻了个身,发现背部没有被子弹贯穿,看样子子弹卡在肩窝里面了,他再将秃鹰翻过来,让他平躺在地上,抽出匕首割开他的作战服,将伤口露在外面。

  东方霸气喘吁吁地掏出手套塞在秃鹰的嘴里:“咬住,子弹卡在里面了,现在我要用匕首割开伤口把子弹挑出来,会有点疼,你忍着点,千万别动”。

  秃鹰满头大汗地点了点头,脸sè开始变得苍白起来,这是因为失血过多的原因。东方霸从背包里掏出一卷纱布,又掏出打火机将匕首的刀刃烧了一遍消毒,然后开始割开伤口。

  秃鹰嘴巴咬住了手套,发不出声音,剧烈的疼痛让他鼻子里发出一声闷哼,东方霸快速切开伤口,血液冒了出来,他马上用纱布将血液擦拭干净,撑开伤口后匕首在里面探了探,终于找到了子弹的位置,子弹卡在骨头上,东方霸咬着牙将子弹撬了下来,额头上已经是大汗淋漓,这时秃鹰因为剧烈的疼痛昏了过去。

  接下来东方霸又将伤口处的血液擦拭干净,用针线将伤口迅速缝合,几分钟过去之后,伤口终于缝合完毕,他又从背包里掏出一个巴掌大小的金属酒壶,将里面的酒洒了一些在伤口上,“啊——”酒jīng对伤口的刺激让秃鹰大叫一声醒了过来。

  “好了,好了!子弹取出来了!”东方霸安慰了一句,将伤口擦拭干净后洒上一些磺胺消炎,又洒下一些云南白药,再将伤口包扎好,这个时候云南白药已经出现,它是在1902年由云南民间医生曲焕章研制成功,具有化瘀止血、活血止痛、解毒消肿之功效。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