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七七章 举国沸腾
  东方霸将那rì本女人一招重创之后,伸手抓住朝香宫鸠彦的衣领将他拉过来,一个掌刀切在他的脖子上,把他弄晕了过去。

  “呀——”那rì本女人竟然在重伤的情况下来还能站起来,举刀又向东方霸冲过来,东方霸可不是一个怜香惜玉的人,他冷哼一声一刀斩过去将那女人手上的武士刀劈飞,再起一刀,女人的人头立刻飞起掉落在地上。

  东方霸收刀后招呼苍狼将秃鹰背下来放在汽车上,又招呼队员们将四个将级军官的随身物品收集起来,另外补充了一些弹药,将朝香宫鸠彦弄到卡车上。

  收集这些将级军官的随身物品是东方霸早就计划好的,他准备在战后开个博物馆,专门展览这些rì军高级将官的随身物品,或者拍卖,目的有两个,第一就是卖钱,高价拍卖,第二就是把这些高级将官的后代引出来,将他们的后代斩尽杀绝。

  现在只剩下一辆小汽车和一辆大卡车还能开动,大家一起将被炸毁的汽车推倒在一边,然后开着一辆小汽车和大卡车离开了野驴坳。

  不到半天的功夫,南京和上海的rì军最高指挥部就得到了朝香宫鸠彦亲王的车队受到了袭击全军覆没,朝香宫鸠彦王也失踪、不明去向的消息。

  傍晚时分,rì本东京大本营得到消息之后雷霆震怒,裕仁天皇一连摔碎了好几个jīng致的茶杯将内阁大臣们骂得狗血淋头,而后下旨一定要找到朝香宫鸠彦王,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南京城内的松井石根此时正气急败坏,他找不到他的追随者伊藤兵二郎了,因为他知道伊藤兵二郎是追踪方面的绝顶高手,有伊藤兵二郎出马一定能找到朝香宫鸠彦的下落,但是自从伊藤兵二郎被他派去追查抢劫军火的匪徒之后就再也没有音讯。

  实在没办法之下,松井石根只能抽调特务部门的刑侦高手组成一支特别调查组,又从军中再次抽调jīng锐士兵和军官组成行动应对可能遭遇的敌人。

  于此同时,rì军在华所有的特务机关都高速运转起来,就是为了查找朝香宫鸠彦的下落,就连潜伏在国府多年的很多高级特务都被唤醒调查与朝香宫鸠彦的消息。

  这个消息被rì军高层严密封锁,华中派遣军司令部一方面紧急下令暂缓战事,一方面派出jīng锐部队和jīng干人员前往事发地点调查详细情况和追踪朝香宫鸠彦的下落。

  rì本人正因为朝香宫鸠彦的事情而发疯调查和寻找的时候,东方霸已经带着特种小分队队员们开着车前往南京的路上,谁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带着被打晕的朝香宫鸠彦赶往了rì军最多的地方。

  而国府和G党高层都对rì军的动作有些疑惑不解,rì本人正在火速进攻,却突然停了下来,而且还摆出一副防御的架势,这个情况把老蒋等人都搞懵了,老蒋紧急召见军统戴老板和中统徐老板,让他全力调查rì本人这是唱的哪一出!当然这时中统还没成立,徐老板负责的是党务调查处,是中统的前身,中统要到1938年八月才会成立。

  潜伏在rì占区的军统和党调处的秘密特工得到两位老板的紧急命令也全力开动起来,G党在rì占区的地下组织也没闲着,由于事发突然,与此有关的情报非常少,几乎没有,而且时间太短,没有发现有价值的情报,但还是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国府和G党高层几乎在同一时间得到了消息,rì军方面有一位大人物从南京返回上海的途中遭人埋伏,随身侍卫和所带rì军全军覆没,这名rì军高层也失踪不见。

  难怪rì本人的行为反常!国府最高当局得知这一消息之后非常高兴,命令戴老板和徐老板继续全力调查此事,看看是哪位rì军高层被人袭击了,袭击的人是哪方面的人?上面的人一句话,下面的人就跑断腿,甚至付出生命。

  可还没等rì本人和国府方面调查出结果,当天晚上八点整,所有的电台都收到了一封明码电报,一个名叫“彼岸花”的组织首领在电报中声称对此次袭击事件负责,rì本皇室成员、上海派遣军司令官、南京大屠杀的罪魁祸首、元凶朝香宫鸠彦中将从南京返回上海的途中被这个组织突袭,随身侍卫和所有rì本士兵全部被杀死,朝香宫鸠彦本人也被俘虏,这个组织的首领还宣布,在明天午时三刻,将对这个南京大屠杀的元凶实施千刀万剐、凌迟处死之刑罚,以告慰南京城内被rì军屠杀的三十万冤魂和自rì寇入侵以来被rì军残忍屠杀之国民的在天之灵!

  这个电报发出之后,在很短的时间内,整个中国都沸腾了,朝香宫鸠彦这个最大的刽子手终于落单被俘了,而且在明天还要被处以最残酷刑罚以示对邪恶入侵的惩戒。

  当天晚上在国统区,武汉、chóngqìng、广州、昆明、西安等大城市,无数学校的学生,还有在南京被屠杀的百姓的亲人们涌上街头举行游行示威,用行动声援“彼岸花”组织。就连rì占区内也有无数老百姓躲在家里高兴地流下了眼泪。

  rì本人收到这封电报之后大发雷霆,严禁各新闻媒体将这个消息公布出来,并在广播电台、报纸上宣布绝无此事,这纯属抗rì分子的造谣、诋毁。

  国府和各国列强们心知肚明,这种消息绝对不可能是造谣的,各国情报部门也不是吃干饭的,他们也得到了相关情报。

  松井石根被大本营一通训斥骂得体无完肤,严令他绝对不能让“彼岸花”组织将朝香宫鸠彦王刮了,必须在明天中午之前找到朝香宫鸠彦,而且还必须将所有“彼岸花”组织的成员一网打尽,否则就罢他的官、撤他的职,将他召回本土。

  松井石根被大本营骂了,把怒气发泄在下面的情报人员身上,他立即召来负责电讯工作的rì军军官问道:“有没有办法侦测到发电报之人的具体位置?”

  电讯官摇头道:“将军阁下,对方只发了一次电报,我们收到电报的时候并没有做相应的准备,而且发报的时间太短,以我们现有的技术根本无法侦测出来!”

  “巴嘎!饭桶,废物!那本将军还要你有什么用?”松井石根大怒着抽出军刀一刀下去就砍死了这电讯军官。

  要不是“彼岸花”组织的首领发出明码电报,几乎没有人知道南京大屠杀的元凶就是朝香宫鸠彦,这封电报一出来,人们这才知道原来就是朝香宫鸠彦下的命令。全国各地的游行队伍一直在大街上站着,直到天明也没有散场,他们一直在祈祷“彼岸花”组织的人不要被rì本人抓住,千万不能让这个天杀的朝香宫鸠彦逃脱。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