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七八章 瘸子陈 一
  相比中国人的反应,列强们则是抱着一种幸灾乐祸的态度,**的小rì本不是嚣张吗?不把我们列强放在眼里吗?现在怎么样?现在**堂堂亲王都被这个名不见经传的组织俘虏了,眼看着就要受到世间最残酷的刑罚,活该啊!

  这件事情还没到第二天早上就震惊了全世界,各大电台、报纸争相报道,相比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导火索,奥匈帝国的裴南迪大公夫妇遇刺事件还要让人震撼,裴南迪大公夫妇只是公爵,而现在这朝香宫鸠彦可是亲王,裴南迪大公夫妇只是被刺杀了,而现在朝香宫鸠彦王马上就要在全世界面前被千刀万剐、凌迟处死!而且人家做得光明正大,是为了复仇,谁让这家伙脑子发疯下令士兵屠杀平民老百姓的?

  这件事情很明确地告诉全世界所有人,曾经的英国国王查理一世和法国国王路易十六被送上了断头台这样的事情不一定不会再发生,现在的朝香宫鸠彦地位虽然比他们低一点,好歹也是一个亲王,这件事情说明不要以为你地位高就可以为所yù为,就没人敢把你怎么样,舍得一身剐,敢把皇帝拉下马的事情不是不会发生的!

  无论什么时候总是有人唱反调的,第二天上午的报纸中就有一些酸腐文人们在报纸上发表文章认为“彼岸花”组织做得太过了,正所谓杀人不过头点地,没必要把人家搞得这么凄惨,而且这种刑罚是封建制度的产物,太血腥、太残忍,是野蛮和残暴的行为。

  报纸出来之后,看见的人立即大骂、声讨这些酸腐文人,有知道这些酸腐文人住址的人马上纠结一般人去他们家里打砸、痛殴一顿,又有人在报纸上声讨,说发表这些文章的人站着说话不腰疼,要是你家里几十口人被rì本人杀得一个不剩,看你还会不会写这些狗屁不通的文章?国家之所以到了这个地步就是因为有这些酸腐文人对自己的老百姓残酷镇压,对外处处忍让,表现得一副大度的样子。

  不管外面的世界闹成了什么样子,东方霸等人在当天晚上就赶到了南京城外,在南京城外一间废弃的小院子里,东方霸等人带着朝香宫鸠彦在这里暂时落脚。

  安顿下来之后,东方霸安排队员布置暗哨,又让人去为中午的凌迟去做准备。

  上午九点,蓝魔和黑龙两人提着酒肉走进了关押朝香宫鸠彦的房间。

  “小鬼子,吃饭了!”黑龙将食盒里的鸡鸭鱼肉等上好的酒菜一一摆放在朝香宫鸠彦面前的桌子上。

  朝香宫鸠彦现在神情狼狈不堪,犹如丧家之犬一般,在担心自己命运的同时又不愿意丢了面子想要保持自己rì本亲王的形象和气节,虽然肚子饿得不行,但瞟了桌子上的酒菜一眼就没有再看,问道:“你们准备把本王怎么样?”

  “嘿嘿,到时候你就知道了!”黑龙一副神秘的样子,指着桌子上的酒菜说道:“吃吧,吗的,你个俘虏居然吃得比俺们还好!我擦!”

  蓝魔在一边拍着黑龙的肩膀道:“行了,你跟一个快要死的人计较什么呢?这些酒菜就是让他吃了好上路的,免得他临死之前空着肚子,死后做个饿死鬼整天缠着咱们不吉利!”

  蓝魔说完就带着黑龙走出了房间,朝香宫鸠彦听完蓝魔的话身体犹如筛糠的筛子抖个不停,脸sè惨白得就像刚死了不久还没来得及下葬的死人一般。

  瘸子陈今年四十九岁,他是一个屠夫,以前他杀人,现在他宰牲口,大清朝那会他才十几岁就继承了老爹小刀陈的衣钵,成了一名刽子手,清朝灭了之后,他被犯人的家属报复,一条腿被打瘸了,好在他身子骨健壮,后来就干起了杀猪的营生。

  大清朝虽然灭了,可天下却没有安生,军阀们天天你打我,我打你,搞得民不聊生,瘸子陈有一门手艺,一家人的rì子却也过得不错,到了四十岁才娶个老婆,老婆的肚子也算争气,给他生了两个大胖小子。

  有了儿子之后,瘸子陈就整天乐呵呵的,给人杀猪的时候都哼着小调,可好rì子没过几天rì本人就打进来了,南京城陷落之后瘸子陈一家人被困在城里逃不出去,躲在家里整天提心吊胆,家里的米缸也快见底,他正要去外面给老婆孩子挣点口粮。

  可这个时候一队天杀的rì本兵闯进来了,rì本兵抓住了他和他老婆,当着他们的面用刺刀挑死了两个还不足十岁的儿子,他老婆当时就晕死过去,瘸子陈发了疯一般用尽全身的力气挣扎想救下自己的孩子,rì本兵死死按住他,不让他动弹。

  两个孩子死了,瘸子陈犹如被抽干了全身的jīng气神,整个人痴痴呆呆的,可后来发生的事情让他彻底崩溃,那队rì本兵当着他的面将他老婆轮.jiān致死。

  后来瘸子陈疯了,rì本兵见他疯了也就没再管他,都提起裤子哼着小调走了。瘸子陈这些天呆呆傻傻地在大街上到处乱窜,今天天刚亮的时候,两个年轻人在他家门口等到了他,将他打晕了之后偷偷带出了城。

  血蟒一身粗布衣服推着一辆板车,板车上堆满了尸体,他和柱子二人现在扮演的是收尸人,因为rì军的大屠杀,现在南京城几乎每天都有大量的收尸人推着板车进进出出,他们很容易就混出了城,他扭头对柱子说:“队长,他吗的,今天我才见识了小鬼子天杀的行径,惨啊,太惨了!我现在才相信大哥说得一点也不错,这小鬼子已经不是人了!”

  柱子平静道:“大哥是不会错的!他要是愿意,可以带着兄弟们在上海滩做地头蛇活的好好的,为什么还要舍了身价xìng命打鬼子?就是因为小鬼子太残暴了!如果我们不反抗,迟早也会像这些尸体一样被小鬼子残忍地杀死!”

  过了一会,血蟒又问:“你说这瘸子陈都疯了,他还能干得了那事吗?”

  柱子将头上脏兮兮地尖帽子摘下来抓了抓头皮说:“这,我也说不好,大哥让咱们找刽子手,可眼下南京城里只有这一号人物了,不管怎么样,咱们先将这家伙带回去再说,兴许大哥有办法也说不定。

  秃鹰因为受了伤正在休息,院子周围只有麻杆躲在暗处jǐng戒,看见柱子和血蟒回来之后却没有任何动作,静静的躲在暗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

  装尸体的板车已经在出城之后被他们丢弃了,车上的尸体都被他们挖了坑掩埋,他们扛着昏迷的瘸子陈很快回到了落脚点。

  血蟒扛着昏迷的瘸子陈走进院子看见东方霸从房里出来,便说:“大哥,你要找的人我们带回来了,不过这家伙已经疯了!”

  “疯了?这是怎么回事?”东方霸皱了皱眉头问道。

  柱子随后将打听到的情况说了一遍,东方霸看了看躺在地上的瘸子陈,对柱子说:“把他弄醒!”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