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八零章 凌——迟
  rì本人真的发疯了,因为离凌迟的时间越来越近,而他们还没有找到有用的线索,负责调查的rì本特工还是找到了东方霸等人离开现场的方向,因为现场有一辆小汽车和一辆大卡车不见了,他们根据车轮的印记一路追踪下去,并且带上了军犬,可惜的是军犬对于开车逃离的人起不到什么作用。

  rì军调查人员在离事发地点八十公里处的一个县城城外找到了失踪的两辆汽车,但劫走朝香宫鸠彦王的人却不见踪影。

  瘸子陈坐在桌子边拿着筷子大快朵颐,酒菜很丰盛,只不过味道不怎么样,但他还是吃得特别香,他吃完饭之后又连干了三碗酒,这是他以前每次行刑之前养成的习惯,杀人并不是一件很容易的事情,但对于他这样的刽子手却是家常便饭。

  酒足饭饱之后,瘸子陈开始准备自己所需要的工具,片肉用的锋利小刀三把、细孔渔网、止血药、为朝香宫鸠彦准备的肉汤已经在厨房里炖着,这是给他补充营养的,免得他没被割几刀就死掉了。

  时间差不多了,血蟒为瘸子陈端了一盆开水,这时瘸子陈已经换装完毕,他全身紧束,身上收拾得一丝不苟,他卷起袖子将双手伸进已经降温的热水中。

  这是净手!在从事鉴赏一个宝贝,或者从事某种祭祀、某项具有艺术xìng的工作之前都需要净手,净手的目的并不是单一的要把手洗干净,而是让热水刺激手上的皮肤肌肉,让双手对外界事物的敏感xìng提高,让自己的心灵安静下来,有的讲究人还会焚香祷告,以示虔诚!

  凌迟这个刑罚不仅是刑罚中的极致代表,它也是一项非常具有艺术xìng、技术xìng的绝活,技术不行的刽子手还没等割完三千六百刀,犯人就死了。

  此时朝香宫鸠彦全身被脱得jīng光,被绑在房中的柱子上,为了保持屋内的温度,房间里还烧起火堆,当朝香宫鸠彦看见瘸子陈拿出渔网将自己全身裹住,又拿出几把锋利的小刀摆在旁边的桌子上时,他终于知道这些人要把自己怎么样了。

  朝香宫鸠彦对中国也有些了解,对凌迟这种刑罚也听说过,现在瘸子陈摆出一副非常虔诚的模样,他顿时吓得尿失禁,浑身颤抖不已,他很清楚自己接下来的结局。

  “午时三刻已到,行刑!”东方霸为了能让瘸子陈更好的进入状态,坐在一张桌子后面扔下一根行刑签,刽子手只有看见行刑签落在地上才会动手。

  瘸子陈看见行刑签落在地上,慢慢走到朝香宫鸠彦的面前安慰道:“别害怕,在行刑的过程中,你会非常的享受,当你亲眼看见自己的肉被割下来,你会感觉剧烈的疼痛感刺激着你的神经,你的血会流出来,不过不要紧,我已经给你准备好了上好的云南白药止血,这样你的血就不会流出很多,能让你坚持的时间更长一些!为了让你保持体力,我们已经给你熬了鲜美的肉汤”。

  行刑还没开始,瘸子成的话就像魔鬼的声音让朝香宫鸠彦产生极度的恐惧,他大叫道:“求求你们别杀我,只要你们放了我,我把我所有的钱都给你们,你们想知道什么,我都告诉你们!”

  东方霸冷哼一声道:“你的钱都是从我们老百姓那里抢来的,这钱本来就是我们的,我们自己会拿回来,至于你想要告诉我们什么,不需要!我们自己去查!别废话了,瘸子陈,别耽误了吉时!”

  在这种情况下,东方霸居然搞出一句吉时,又不是婚嫁,还吉时?队员们想笑又不敢笑出来。

  瘸子陈伸出手指捏起渔网孔中一片肉,用小刀闪电般地削了下来,在血还没有流出来之前,洒上了云南白药粉末。

  朝香宫鸠彦刚开始还没什么感觉,没过两个呼吸的功夫,就感觉一股剧烈的疼痛刺激着自己的脑神经,他发出一声惨叫:“啊——”

  瘸子陈全身心的投入到这项极有艺术xìng和技术的工作当中,他的速度不快也不慢,每次割肉洒药粉都非常有节奏,朝香宫鸠彦的惨叫声也很有节奏。

  此时在离这里几公里之外的地方,苍狼接到东方霸步话机发过来的呼叫之后就用电台向全世界发电报,电报上声称对朝香宫鸠彦的凌迟已经开始了!现在还不知道朝香宫鸠彦能挺过多少刀,这要看他的身体素质和行刑刽子手的技术。

  听到这个消息的国人们沸腾了,人人都争相庆祝,并暗暗祈祷刽子手的技术顶尖,将朝香宫鸠彦割到三千六百刀才让他死。

  无数的中外记者们都遗憾不已,要是能到现场进行拍照或者摄像就好了,要是能够现场采访朝香宫鸠彦和刽子手,问问他们各自的感受那就太完美了,可惜他们也知道这只是妄想,“彼岸花”组织根本不会同意。

  瘸子陈每割下一片肉,朝香宫鸠彦就会惨叫一声,每隔一个小时,在旁边负责帮忙的黑龙就给朝香宫鸠彦灌下一碗肉汤。

  才过了两个小时多一点,朝香宫鸠彦就因为疼痛而昏了过去,瘸子陈可不会让他睡觉,用银针刺他的人中将他弄醒。

  这时松井石根瘫坐在椅子上,神情一片灰暗,刑罚已经开始了,而到现在为止负责追踪的人还没有任何收获,晚了,一切都晚了,就算现在找到朝香宫鸠彦,估计他也活不成了,松井石根的结局可想而知,原本rì本东京大本营就因为屠杀事件在国际上把rì本搞得声名狼藉,有将他调回本土的意思,现在又出了这样的事情,东京大本营已经下定决心要调他回本土,至于怎么安排他,还没有确切的消息。

  朝香宫鸠彦这个老鬼子居然挺过了一天,瘸子陈已经在他身上割了一千多刀,他还只是有点虚脱,不过这都在于瘸子陈的技术高明。

  晚上六点,行刑就停了下来,大家收拾东西,将朝香宫鸠彦从柱子上解下来,将他抬到床上,喂了一些食物之后,给他盖上了被子。

  大家从房子里出来,都感觉自己的耳朵有些听不太清楚了,这都是朝香宫鸠彦的不停地惨叫声闹的,而朝香宫鸠彦本人的嗓子都惨叫得哑了。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