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八一章 追随
  朝香宫鸠彦终于没能挺过第二天,第二天下午四点多的时候,这个畜牲全身上下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皮肤,虽然伤口上都被涂满了云南白药,但是仍然血淋淋的,这不是让他致死的主要原因,他是活活疼死的!比起给明朝太监刘瑾行刑的刽子手,瘸子陈的手艺差了不止一筹。

  下午五点整,“彼岸花”组织发表电文,声称朝香宫鸠彦已经被凌迟处死,死亡时间是下午四点三十九分,这个万恶的屠夫一共被剐了两千七百三十三刀,最终气绝身亡!其头颅将被砍下寄给rì军,以儆效尤!以后rì军如果再有屠杀平民的行为,“彼岸花”组织将世世代代与rì本人为敌,不让rì本人绝种绝不罢休!

  电文发出去之后,各大电台立即转载电报全文内容,各大报纸马上加印号外,当天晚上的号外很快销售一空,顿时举国欢腾。

  rì本人如丧考妣,大本营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如果出来辟谣说这消息纯属造谣,万一人家拿出证据来不是打自己的脸吗?如果声言要报复,这不等于承认先前说了谎,还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裕仁天皇干脆指示内阁不发表任何声明保持沉默,让时间淡化此事,而暗地里加大力量抓捕“彼岸花”的组织成员。

  第三天早上,当南京城中华门前的rì军士兵进行换岗时发现城门楼子上吊着一颗人头,这就是朝香宫鸠彦的人头,刚好有外国记者经过此地拍下了照片,以后的两天,上海滩各大报社都收到了一封厚厚的包裹,包裹里面装着的就是朝香宫鸠彦被行刑时的照片。

  报纸一出来,立即被疯抢,报纸上一张张照片证实了“彼岸花”组织并不是说大话,而且真的将朝香宫鸠彦剐了。rì本人吃了哑巴亏,不仅如此,还被全世界所有国家嘲笑,rì军部队里的士兵士气低落,这样爆炸xìng的新闻,rì军司令部就是想瞒也瞒不住。

  报纸登出来之后,rì本人的真面目被揭穿了,他们也就不再顾忌脸面,声言要将“彼岸花”组织一网打尽,并发布巨额悬赏,只要有人提供“彼岸花”组织成员的消息,当即奖励一万大洋,如果杀死一个则奖励十万大洋,杀死首脑奖励大洋一百万!

  总是有那么一小部分为了钱财什么事情都能干得出来的人跃跃yù试,但想找到“彼岸花”组织的消息犹如大海捞针。

  “恩人,请让我跟随、服侍您,事前我就说过,只要能让我报仇我愿意给您当牛做马,请您一定要成全我!”瘸子陈一脸诚恳地跪在地上向东方霸请求道。

  东方霸很是为难,“老陈啊,你看我们现在整天都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随时都有可能死无葬身之地,你跟着我很危险,而且你的腿脚也不方便,我看你还是去国统区,继续做你的屠夫,凭你的手艺混口饭吃应该不难,你要是没有路费,我给你,你看怎么样?”

  “恩人,现如今我一个人了无牵挂,老婆孩子都死了,我活着已经再没有什么意思,恩人对我有大恩,我永世也报答不完,请你让我给您端茶送水,要是恩人不同意,我也没有活下去的必要了!还不如现在一死,一了百了”瘸子陈说着就向旁边的石磨撞过去。

  东方霸急忙拉住他,叹道:“老陈,你这是何必呢?好吧,我同意了!”

  瘸子陈大喜,又跪下连声道:“多谢恩人成全,多谢恩人成全!”

  东方霸将他拉起来,想了想然后说:“我们现在要去打战,你的腿脚又不方便,跟不上我们的速度,这样吧,我在上海有一栋别墅,在法租界霞飞路837号,这别墅现在租给一个姓郝的一家人住,我写一份授权书给你,你拿着授权书去找现在租住在房子里的郝先生,到那里之后你把别墅收回来,将一年的租金退给他,以后你就帮我打理那别墅,你看怎么样?”

  “是,老爷!我一定帮您打理好!”瘸子陈倒是很快进入了角sè,随后他带着东方霸给的授权书和一笔钱去了上海。

  东方霸这样做也是给自己多留一个藏身的地方,现在他在上海滩有秘密住所十几处,为的就是以防将来出现意外好随时躲藏。原本他也想直接安排瘸子陈去打理现在陈曼丽和他一起住的房子,但龙帮上下已经形成了严格的规矩,凡是新进之人不管有多强的能力都不能直接进入高层的身边,必须安排在下面有个一段时间的考察期,以防止纤细混入高层身边。

  因为秃鹰受了伤,东方霸等人转移地方在一处荒废的寺庙修养了三天,除了秃鹰之外,其他人都要跟着东方霸一起继续训练,加强实力。

  然而rì军并没有因为死了一个朝香宫鸠彦就停止进攻,rì军的攻势还在继续,攻下南京之后的rì军华中派遣军一分为二,一路北渡长江进攻苏北,意图与rì军华北方面军夹击徐州打通南北运输线,一路西进进攻安徽目标直指武汉。

  上海虹口区。

  被秘密关押的刘玉龙已经连续被鬼子折磨了几天,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的地方,他的双腿已经断了,十根手指头全部被折断,指甲被rì本人用钳子扯掉,身上血肉模糊,脸上已经浮肿,眼睛都有些睁不开,身上的疼痛已经麻木,但脑子里却非常清醒,他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死并不可怕,遗憾的是自己看不见将rì本人赶出去的那一天了!

  晴气庆胤站在刘玉龙面前“苦口婆心”说:“刘君,你是我们在大rì本帝国留过学的,应该知道中rì两国之间的差距,现在我们帝国的军队已经打败了国府,我们大rì本帝国并不是要占领中国,而是和中国一起实现大东亚共荣,再说你们G党主张的那一套,你真的以为能够实现吗?你们中国有句古话,叫识时务者为俊杰!我希望你好好想一想,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如果你再顽抗到底,那我只能结束你的生命!”

  刘玉龙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晴气庆胤,然后闭上眼睛,鼻子里哼出了国际歌的曲调,那声音每哼一遍就好像多一份坚定。

  晴气庆胤内心很震撼,这刘玉龙已经在酷刑的折磨下变得不chéngrén形,却还有这么坚强的意志,他原本是想通过和刘玉龙对话,吸引对方反驳他的话,从而和对方讨论G党的那一套主张,然后将对方的理论思想反驳的体无完肤,这样就能突破对方的心理防线,可他失望了,刘玉龙根本不搭理他!

  可怕,太可怕了!晴气庆胤觉得对于这样的人只能从**上予以毁灭,才能禁止他们继续传播他们思想,他对身后的田中一郎招了招手,等田中走过来之后做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然后转身向外面走去。

  李成康自从叛变之后修养了两天,就在田中的指示下每天进出这个秘密关押地点,在牢房里策反那些军统的特工,可并不是所有人都跟他一样,那些人经受了各种酷刑而没有一个人选择背叛。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