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八五章 集训
  一路上,东方霸等人经常化装成rì军,有时化装成百姓混过rì军设置的关卡,终于在两天之后到达二龙山。

  接到东方霸电报的王虎早就带着一帮兄弟等在工厂区门口迎接,大家寒暄一番后就进了工厂区。现在厂区已经全部建设完毕,正在安装调试机器设备,杨年华因为还有和rì本人周旋的任务在身没在这里,现在这里全部由王虎负责。

  现在工厂还没有开工,等开工之后,rì本人肯定会不定时过来检查或订购产品,工厂的工人都是帮中兄弟的父母兄弟姐妹,都是熟人,对于地下工厂的掩护和隐蔽很有好处,rì本人就算怀疑这里,就连潜入调查的办法都没有。

  先安排地方给特种小队的成员休息,然后由王虎陪同,东方霸参观了一下工厂区,厂区建得不错,但也算不上特别好,这都是按照东方霸的意思办的,厂区厂房能用个十年就行了,用不着建得太好,反正只要能坚持到抗战结束就行。

  在参观的过程中,见到了不少还在干活的帮中兄弟家属,东方霸一一跟他们打招呼。这些兄弟家属虽然大部分不认识东方霸,但也知道能让王虎陪同的不是一般人,事后一打听才知道原来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霸爷。

  第一批前来集训的兄弟一千四百人已经抵达这里,在他们的帮助下,工厂地下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挖空,现在地下工厂、集训基地已经全部用水泥加固,基础设施都已经全部完成,训练所需要的枪械弹药和其他物资都已经到位。

  当天晚上,所有参加集训的兄弟在地下训练基地集合,东方霸在台上讲了话,并分发训练装备。其实东方霸之所以训练他们,并不是要跟rì本人在中国战场面对面打阵地战,那是不现实的,他手上的人马和资金有限,凭一个人和一个帮派的人力和财力想跟一个国家抗衡完全是找死,他的目的是为了在抗战后期为帮中兄弟们找一个栖身之所。

  在抗战中后期,rì本人强行接管了租界,他的龙帮和那些不鸟rì本人的帮派人士肯定会首当其冲地受到rì本人的打击,到那时,他必须将力量逐步向外界转移,否则在rì本人和汉jiān的双重打击下,他必定损失惨重。

  想为这些兄弟找一个栖身之所,就必须要有实力,抢地盘,也只能从rì本人的虎口里抢,从其他国家手里抢是行不通的,他把这个栖身之所暂时定在中南半岛或者东南亚,因为在抗战后期,那里都被rì本人占了,只有从rì本人手里抢,在战后才能名正言顺的占有,而那些地盘在战前都是荷兰人、葡萄牙、西班牙的殖民地,这些小国家没什么军事实力,抢了就抢了,他们还能怎么滴?也就一个中南半岛是法国佬的殖民地,但那时法国佬已经被德国佬彻底灭了国,就连他们的zhèngfǔ也都成了流亡zhèngfǔ,哪里还有力量管中南半岛的事?

  在东方霸带着特种小队给一千四百个兄弟进行集训的时候,此时的上海滩也颇不平静,虽然朝香宫鸠彦被活剐的余波未平,上海滩的百姓们还在载歌载舞地庆祝,晴气庆胤可没闲着。

  他一方面重新调查西村班之死的真正原因,另一方面发动那些收买的帮会人士到处打听“彼岸花”这个组织的消息,虽然事情不是发生在上海滩,但上海滩是情报流通最快的地方,在他看来,完全有可能在这里得到他想知道的情报。

  现在rì本人对“彼岸花”这个组织痛恨得咬牙切齿,这个组织让rì本在国际上颜面尽失,让rì本皇室蒙羞,让在中国的rì本士兵士气低落,心生胆怯,不破获这个组织,rì本人实难甘心!

  可都过去差不多一个多星期了,rì本人还没有任何有关这个组织的消息和线索,也没有任何人见过这个组织的成员,这个组织有多少人?首脑是谁?组织结构是什么样的?他们都一无所知,裕仁天皇为此再次大发雷霆,rì本内阁中的反对派趁机发力,大肆攻击相关人员,裕仁天皇为了尽快平息内阁纷争不得不做出妥协,处置了一批军中将领,其中松井石根等人被限期召回国内,大本营给他两个月的时间善后,做好权利交接工作,在新的华中派遣军司令官没有到任之前必须稳固目前的战果。很显然,新的华中派遣军司令官不是随便就能任命的,rì本内阁和大本营肯定还要经过一番争斗才会有结果。

  晴气庆胤虽然没闲着,但其他人也没有睡大觉,军统和G党上海地下组织正加紧策划对晴气庆胤的联合刺杀行动,这两方都认为晴气庆胤这个人的威胁太大了,不除去他不行,否则以后难保他不会给上海滩的抗rì人士带来更大的伤害。

  福德餐厅三楼贵宾包间,马如龙和陆无涯两人又见面了。

  陆无涯端起茶杯慢慢地喝着,马如龙却坐在对面不停地说着感谢之类的话,虽然这次没有能及时救出被rì本人杀害的特工,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对龙帮能及时通风报信表示感谢。

  陆无涯疑惑了,这件事情他还真不知道,他惊愕道:“什么?你是说是我们给你报的信?不会吧,如果是我们报的信,那我怎么不知道?”

  马如龙也愣住了,他看了看陆无涯,见陆无涯的样子不像在说谎,他还以为是龙帮打的电话,哪知道陆无涯根本不知道这件事情,难道是其他抗rì组织打电话报的信?这就奇怪了,难不成是党调处干的?

  马如龙认为不排除这种可能xìng,党调处在情报收集方面可不比军统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两者之间的不同之处在于党调处把重点放在了内部监察和情报收集上面,很少从事刺杀业务,而军统主要是对外,不仅收集情报很在行,对于刺杀、收买、策反、刑讯方面的业务也很jīng通,特别是刺杀和刑讯,他们玩得炉火纯青,军统最令人闻风丧胆的就是刑讯,可以说是臭名昭著,在这一点上不比rì本人差!

  如果是党调处报的信,这就又让马如龙疑惑了,谁不知道戴老板和徐老板一直在老蒋面前争宠,又在下面明争暗斗?党调处那帮王八蛋会这么好心给自己打电话通风报信?

  马如龙实在是想不通,想不通就算了,今天来这里可不是想这件事情的,他喝了一口茶之后转移了话题:“陆兄弟,咱们不说这事了,实不相瞒,哥哥我今天跟你见面是来找你买一些红货的!”

  红货是黑话,表示武器弹药的意思。陆无涯笑道:“那马哥可是找错人了,我没有负责红货的销售,不过我可以跟你牵线搭桥,你要多少,列个单子出来,我帮你去打听一下!”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