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九八章 锄奸行动 一
  春节才过了两天,刚刚交了投名状的楚三才便正式加入了龙帮,这家伙一身肥膘,又特搞笑,东方霸没有让他加入战斗人员编制,把他安排在陆无涯手下当差停用。

  到了初五,东方霸安置难民的计划便启动了,龙帮一连开了十几家工厂安置这些人员,由于难民太多,每家每户只能录取一人做工,不管怎么说,这些人总算有口饭吃。

  黄老板倒了霉,没有过好这个年,有人就幸灾乐祸了,这人就是曾经的三大亨之一张小林,虽然两人非常熟络,交情还不错,黄老板在日本人打击下实力大减,而张小林的实力与日俱增,他能不高兴吗?可张小林万万没有想到有人早就盯上了他。

  东方霸几天前就收到一则消息,日本人再次筹集了一大批物资,准备过几天运抵上海,物资进入上海后会进过张小林的地盘,最后存放在日军仓库里。

  东方霸已经决定拿这笔物资做点文章,不过他现在可没工夫理会张小林,因为有几个汉奸等着他去收拾呢!

  四海帮帮主徐锦风最近春分得意,自从投靠了日本人之后要权有权,要枪有枪,而且日本人打击了黄晶林之后,他趁机强行接收了不少地盘,高兴之下在春节这几天里连续娶了两房姨太太。

  今天上午去日本人的特务部门点卯之后就带着一票小弟到自己刚接收的地盘上一间茶楼喝上午茶。

  徐锦风这人喜欢热闹,不像有人一朝得势之后就不把别人放在眼里,每次出入都会清场,而他不会,他喜欢人多,越热闹他越高兴。他四十多岁,身材矮壮,满脸横肉,留着稀疏的络腮胡子,明明是个粗人,却喜欢装斯文人。

  现在他就坐在茶楼的二楼一边喝茶、嗑瓜子,一边听着小曲,二楼上除了他带着的十几个打手之后外,还有二十多个喝茶听曲的人,唱曲小姑娘的婉转、我见犹怜的声音让徐锦风听得陶醉不已,一曲唱完,他立即大声喝彩,又叫手下打赏。

  这间茶楼的伙计胡贵此时正在茶楼后院里忐忑不安,心潮起伏不定,因为有人绑架了他的家人,以他的家人要挟他做一件事情。

  这时二楼传来徐锦风粗旷的嗓音:“小二呢?小二死哪里去了?还不给老子蓄满开水!”

  胡贵听见后连忙高声答应:“诶,来了来了!”

  这么冷的天,他被这声音吓出一声冷汗,用搭在肩膀上的白毛巾擦干额头上的汗珠后,他哆嗦着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纸包,将小纸包拆开把里面装着的白色粉末倒进一个正烧开的茶壶里。

  将纸片收进口袋之后,他盖上茶壶摇晃两下,就提着茶壶快步走进了一楼大堂。

  刚上楼梯,胡贵就高声喊道:“开水来了”,等上了二楼,他立即露出店小二招牌式的笑容点头哈腰地走向徐锦风:“徐爷,开水来了!”

  徐锦风不悦道:“你这猴崽子怎么做事的?叫了你半天了你怎么现在才来?”

  “对不住,对不住徐爷!刚才开水还没开,小的这是等开水烧开了才跟您提过来的,就是老爷天借小的一百个胆子,小的也不敢开罪徐爷您呐!”胡贵一边不住的赔小心,一边满脸笑容点头哈腰地解释,手上却没停下,正慢慢给徐锦风的茶杯里倒开水。

  “行了,行了!滚吧,别打扰爷听曲儿!”徐锦风不耐烦地挥挥手,像赶苍蝇一样让胡贵快点滚蛋。

  “是,是,是,小的马上滚!”胡贵如蒙大赦,提着开水壶转身就走。

  待下得楼来,他又用毛巾擦了擦额头上的汗,闪进后院就将茶壶里的开水全部倒进了水池里,接着又提着另一壶开水给一楼大堂的一些喝茶的客人们蓄满水,这才再次转身进了后院。

  他飞快脱下自己的小二衣服,换上自己的衣服,拉开后院的门就跑了出去,很快消失不见了。

  没过多久,二楼就传来徐锦风的声音:“哎哟,老子的肚子怎么这么疼啊!”

  刚说完,徐锦风就一头栽倒在二楼地板上乱打滚,手下的打手们一阵阵惊呼:“徐爷,徐爷您怎么啦?”

  二楼里一片混乱,唱曲的小姑娘和其他喝茶的客人们一见事情不妙,立即拔腿开溜,趁着混乱跑下了楼梯。

  徐锦风在地板上连续打了十几个滚之后停下来,他脸上已经乌青发黑,张嘴吐出一口黑血,大叫一声:“茶水有——毒!”

  声音嘎然而止,他眼睛瞪得大大的,喊完这句话就躺在地上气绝身亡了。

  “徐爷,徐爷!”打手们一个个大声呼喊着,一个打手将食指头伸到徐锦风的鼻子上,等了一会儿吓得很快收回了手指头左右看了看其他人:“徐爷死了!”

  “吗的,茶水怎么会有毒?去把掌柜的和店小二找来,快去!”打手头子立即吩咐下面的小弟去找人。

  过了一会,掌柜的被带来了,其中一个打手说:“老大,店小二不见了,只有掌柜的还没跑!”

  掌柜的见出了人命,早就吓得脸色苍白,连声告饶:“几位爷,不关小人的事啊,小人完全不知情啊!饶了小人吧!”

  打手头子一把揪住掌柜的衣领,面目凶恶地问道:“小二呢?小二去哪里了?”

  “不,不知道啊!他进了后院就没再出来过!”

  掌柜的早就吓得语无伦次,说话也不利索了。领头的打手叫道:“你知道他家在哪里吧?现在你带我们去他家里,找不到店小二,老子就杀了你全家!”

  “是,是,是!小人这就带各位爷去他家!”掌柜的连连答应。

  领头打手正要推着掌柜的下楼,一个手下的小弟叫住他:“大哥,来这边,我有一句话说!”

  领头的打手皱眉狐疑道:“你小子要说什么?“

  他虽然不高兴,但还是跟着那小弟走到一边去了。

  那小弟低声道:“老大,难道您还看不出这事的蹊跷吗?这摆明了有人想干掉徐爷,店小二只是被利用、要挟了!咱们还是别追究了,赶紧带着徐爷的尸首走人算了,要是您这样查下去,说不定背后的人马上对您下手!”

  领头的打手听完忽然感觉浑身发冷,他正要答应,却又想起日本人的残忍,问道:“如果日本人追究起来怎么办?我们怎么交代?”

  那小弟跺跺脚着急道:“哎哟,我的大哥啊,都这时候了您还想着给日本人交代?难道您以为这背后的人是因为仇杀、抢地盘之类的事情而对他下手的吗?如果是这样,他们完全不会用下毒这样的阴招,直接提刀砍人或者用枪简单很多!”

  领头打手心中一惊问道:“你是说对方是因为徐爷给日本人办事才干掉他的?”

  “可不是吗?除了这个原因,难道还有别的原因吗?咱们还是赶紧跑吧,日本人咱们惹不起,那些人咱们更惹不起啊,这整天都被别人戳着脊梁骨骂汉奸了,再这样下去,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像徐爷一样就死得不明不白的!”

  领头的打手擦了擦脸上的冷汗,咬了咬牙一跺脚道:“好,咱们跑,这日占区是呆不下去了,咱们跑到租界去!赶快让兄弟们走人,尸体也不要管了,要是迟了,说不定会被日本人堵住!”

  “是,老大!”

  一个吆喝之后,十几个打手连徐锦风的尸首也不管了,直接跑下了楼,转眼就消失在小巷子里。

  下午三点,东方霸在院子里打了几套拳,擦了几把汗就走进客厅里喝茶,陆无涯快步走进来汇报道:“大哥,胡贵得手了,我已经知会刘老七给了他两百块大洋,安排船只送他一家离开了上海去广州!接下来先干掉祁云鹏还是万博扬?”

  东方霸喝着茶,放下茶杯之后用手指头敲起了桌子,过了一会说道:“万博扬这个人心狠手辣,替日本人办事他最卖命,那就先干掉他!让祁云鹏多活两天,先吓破他的苦胆!你去安排吧”。

  “明白!”陆无涯答应一声就转身出去了。

  “伊藤!”等陆无涯走后不久,东方霸凭空喊了一句。

  这时从大门旁边的墙角显出一个人形,不是伊藤兵二郎是谁?他走到东方霸面前低头道:“主公有什么吩咐?”

  东方霸指着茶几上一张照片说:“你跟着陆无涯安排的人,如果他的人没有得手,你就出手解决了万博扬,如果他安排的人得手了,那就没你什么事情!”

  “嗨!”伊藤兵二郎低头弯腰答应一声,从茶几上拿起那张照片看了一样又放下,慢慢后退消失在墙角里。

  东方霸抽着烟,心里默默地算计着:只要徐锦风、万博扬、祁云鹏三人一死,晴气庆胤手下的汉奸特务肯定跑掉一大半,他的实力又差不多回到从前,想要拉人又够他忙活的,黄晶林已经被逼到了绝路上,反击是迟早的事情,接下来就要着手准备对付张小林了。

  可惜的是香港那边还没有发来电报,这都过去两个月了,看来杜老板还在念着这些年跟张小林的交情,不忍心发电报过来让自己对张小林下手。

  不过自己可不会受交情的约束,打日本人是头号大事,什么交情都先放到一边,杜老板啊杜老板,你既然跑路了,上海滩这边的事情是最好别管了,难道你保持中立不行吗?非要等到蒋光头指示你才能下定决心?你就这么在乎国府的态度?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