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一九九章 锄奸行动 二
  东方霸默默地抽着烟,心想如果杜老板让自己听国府的指挥和调遣怎么办?让自己配合马如龙怎么办?现在杜老板留下的大部分势力都被自己吞掉,只有几个没有投靠日本人同门前辈还带着一批人马占着几块地盘苟延残喘。

  历史上,国府见张小林的危害日渐加大,才下定决心要除掉张小林的,不过军统是在杜老板安排的人员配合之下才能收买张小林的贴身保镖干掉了他。

  杜老板这个人虽然是青帮出身,却极具政治手腕和智慧,游走于在各个势力之间游刃有余,日本人投降之后租界已被收回,国府对帮派的势力不是那么看中,他自以为劳苦功高又回到上海滩热衷于竞选议长,虽然以最高票数当选,可国府怎么可能让他如愿?摆明了不支持他,到最后他花了无数的钱财也是竹篮打水一场空,愤恨辞职了。

  晚年他在香港说:“老蒋拿我当夜壶,用过了就塞到床底下。”这一形象比喻,既是这位大亨对老蒋的泄怨,又是失宠后凄楚处境的哀叹。临死前盼望着在台.岛的老蒋能发封电报,对自己曾经作出的贡献做出一个肯定,老蒋却没如他的愿。

  东方霸晃了晃脑袋,暂时不去想这些事情,现在他是龙帮的首领,可不是青帮的混混头子了,成千上万人等着他吃喝。

  又喝了一口茶,他将阿四叫过来吩咐道:“祁云鹏这个青帮大佬当了汉奸,怎么说他也是青帮中人,我不想假借别人的手杀他,他要死也要死在我们手里,我把这个人交给你,过两天由你去杀他,行动时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

  阿四点了点头,转身出了客厅。

  晚上九点,锦绣堂堂主万博扬带着十几个兄弟出现在百乐门的门口,由于百乐门不能准带枪枝和兵器进去。万博扬早就知道这一点,他只好让手下人将武器都留在车上,每辆车留一个司机在车里看着。

  他是来百乐门豪华赌场二楼赌钱的,春节这几天他来过几次了,这次是轻车路熟。上了二楼之后。他换了一千块大洋的筹码带着手下兄弟到了玩二十一点的位置。

  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次他手气特别好,开局之后连赢了好几把,这让他兴奋得几乎拿牌的手都有些颤抖。前几次都是有输有赢,就是赢也赢得不多,倒是输了不少钱。

  来百乐门玩的人特别多,因此门口都有些停不下那么多车子,在保安的指引下。万博扬的司机们都按照规定停好车。

  小乙是万博扬的司机,他很早就跟着万博扬混了,万博扬对他也不错,每个月给他十块大洋,每天还能有吃喝,日子过得不错。

  他正坐在车里抽烟,看着一个打扮艳丽小姐扭着细腰肥臀在旁边走过,眼睛都看直了,嘴角里也情不自禁地留出了哈喇子。

  “咯吱——”就在这时车身上传来一阵令人牙齿发酸的摩擦声。小乙扭头一看,只见一个黄包车车夫拉着车从车子的另一边经过,他也不顾上看美女了,急忙下车跑到另一边看了看车身,却见车身上已经被划出一道长长的印子。一直从车头到车尾。

  “前面拉车的瘪三,快给老子停下!”小乙一边喊一边追过去,追了二十多米就将那车夫追上了。

  “你自己看看,这都划成什么样子了?”小乙将车夫拉到汽车旁边指着车身上的划痕囔囔道。

  车夫一脸紧张地看了看车身上的划痕道:“这位大哥。这没我什么事吧?又不是我刮的!”

  “什么?你小子还抵赖?这周围就你一个拉车经过,不是你刮的是谁刮的?赔钱。不赔钱不准走!”小乙火大地推了车夫一把。

  看到这边出事了,其他三辆车里的司机都走了过来。

  车夫好像很无辜,他也火大了,怒道:“你凭什么说是我刮的?谁看见了?谁给你作证?你小子再推一下试试,信不信老子揍死你?”

  “哟嗬,你小子还挺横的啊!我去你大爷的!”小乙当先动起手来一拳砸过去,车夫也不示弱。

  这边出事了,刚刚从车那边走过的小姐也停下来驻足观看,这时另外三个司机跑过来帮忙一起对付车夫,五个人当即发生了混战。

  那小姐见状,立即退回到小汽车旁边,从包里掏出一包东西弯腰将那东西贴在汽车的底盘上。

  起身时,五个人搏斗已经接近尾声,她马上迈动步子向百乐门的大门走去。

  车夫本来跟小乙两人打得旗鼓相当,可另外三个司机加进来他就扛不住了,顿时身上挨了好几脚,头上也被揍得鼻青脸肿,一看敌不过小乙四人,马上扭头就跑,黄包车也不要了,四个人马上撒腿就追。

  “小子,你们等着!我们张小林老板绝对不会放过你们的!”车夫一边跑一边放下了狠话。

  四人追到百乐门门口的大街上就停下了,个个都臭骂了一通才返回汽车车旁。

  小乙愤恨不已,现在不但没拿到钱,还让那车夫跑了!担心万博扬从赌场里出来看见车子被刮成这样还不大发雷霆啊,另一个司机安慰道:“小乙啊,别担心,说不定老大今天赢了不少钱,不计较呢!”

  小乙知道这家伙故意说反话气自己,大家虽然都是司机,可小乙的地位在万博扬的心里分量重得多,这几个家伙一直盼望着他倒霉了,哪知道现在机会来了,先口头上打击一番再说。

  万博扬刚开始赢了不少钱,足有两千块大洋,可后来不但把赢的输了,还倒输了五六百块大洋,他不甘心,又接着玩,一直玩到快要凌晨的时候转运了,到凌晨一点的时候他赢了两百多块大洋,钱虽然不多,但总算是开了洋荤。

  看时间不早了,明天日本人那边还有事情要他办,不能玩得太晚,于是收了筹码到前台兑换成大洋后就带着兄弟们出了赌场。

  这时百乐门一楼服务台内,一个侍应生看见万博扬带着人下了二楼正向大门口走去,立即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电话很快接通,他说道:“注意,财主出来了!”

  百乐门对面一栋楼内有个男人拿电话看着窗外走出来的万博扬等人说道:“知道,看见了!”

  万博扬还没走过来,小乙哭丧着脸迎上去说:“老大,刚才有一个拉黄包车的瘪三把车子刮了一下,我要他赔钱,他不肯,后来我们打了起来,谁知道那小子跑得好快,一溜烟就不见了!大哥,你罚我吧!”

  万博扬走到车子旁边看了一下,大手一挥:“没事,明天拉去再喷个漆就行了,老大我今天手气好,赢了钱,就不计较了!走吧,弟兄们,老子请你们吃宵夜!”

  “谢老大,谢老大!”

  斜对面楼上房间内的男人又拿起电话拨了一个号码,说道:“财主的车开过去了,注意接收!”

  “明白!”

  虽然过了年,但天气还是很寒冷,凌晨时分大街上早就没有了行人,万博扬的四辆汽车开进了杜美路。

  今天上午徐锦风就被毒死了,虽然万博扬和徐锦风都在日本人手底下做事,可他们两人却不怎么对付,互相看不顺眼,一多半的原因就是想在日本人面前争宠,按理说大家在一个槽里扒食,万博扬应该去祭奠一下的,谁知道这家伙是怎么想的,不但不去祭祭奠,也不怕有人对他下手,反而带着人跑来赌博,也合该他的死期到了。

  车子进了杜美路之后,就被街道边上一栋楼房内的人在窗户边看见,监视的人立即汇报:“陆大哥,财主的车来了!”

  陆无涯走到闯前看了一下,然后竖起手掌道:“准备!”

  桌子旁边一个小弟马上用手握住了遥控起爆器的手柄,只见陆无涯将手一挥,小弟马上扭动手柄按了下去。

  “轰隆”一声巨响,万博扬乘坐的汽车顿时变成了一个超大的火球,冲击波将车窗玻璃冲击得四分五裂,坐在车内的万博扬和司机小乙都没来得及惨叫就被炸得粉身碎骨,尸骨无存。

  陆无涯用望远镜看了一下,见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铁人也得完蛋,马上转身走向房门口,边走边说:“带上东西,不要落下什么,撤!”

  房间里的几个兄弟默默收拾设备,很快便消失不见。

  现场一片混乱,剩下三辆车上的打手们下车之后看着被炸得四分五裂的汽车都像无头苍蝇一样到处乱窜,想找东西灭火又找不到,只能上窜下跳干着急。

  大火烧了足足几十分钟,租界消防车队才赶过来灭火,这个时候灭火已经没有什么作用了,爆炸的汽车都烧得只剩下骨架,车里散发着焦糊的气味,隐隐有几根白骨躺在里面。

  接连发生了两件刺杀案,手法都很高明,而且都不一样,这让日本人大惊失色,特别是三个主要汉奸之一的祁云鹏,第二天上午听说了之后更是吓得躲在家里不敢出门,唯恐下一个目标就是他。

  他还真猜对了,东方霸早就把目光瞄准了他们三个!日本人也察觉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晴气庆胤的伤势还没有好,可日军特务部门并没有因为他受伤就停止工作,日本人立即加大了对祁云鹏的保护力度。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