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零零章 小弟敲诈青帮老大
  PS:求月票,兄弟们有月票的投一张!

  万博扬和徐锦风的连续死亡让日本人高度警惕的同时,也让他们的手下大部分作鸟兽散,只有一少部分人继续跟在日本人屁股后面摇尾乞怜。

  在晴气庆胤住院期间,田中一郎一面加强对祁云鹏的保护,一面亲自出面安抚那些摇摆不定做汉奸的混混们。

  他接连提拔了四个人分别统领剩下的混混,给他们加官进爵,又加大奖励。这年头在上海滩很多混混都是有奶便是娘,同时他们又小心翼翼警惕着周围随时会捅过来的刀子。

  我们国人很聪明,但有的时候聪明过了头,这些投靠了日本人的混混们很显然就是这样的一群人,他们想出人头地,他们很聪明的自以为以后就是日本人的天下了,现在应该抓住机会尽早的投靠过去,如果能混个一官半职,以后就发达了。

  祁云鹏就是这样认为的,他虽然是通字辈大佬,但比起黄老板等三大亨来说,实力相差太远,这主要是因为他以前只是一个纯粹的青帮中人,只会敲诈、勒索、绑架,开几个小赌档、平时收点保护费,这能有多少钱?

  实力的强弱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金钱,混混们就是这样,没有钱谁会跟你混?三大亨之所以霸占了上海滩,是因为他们不仅仅是青帮中人,他们还是商人,他们会做生意,在游走于各方势力之间的同时,又利用自己手中的人马为自己的生意保驾护航,生意遍布各个行业,发展得越来越大。

  祁云鹏认为自己跟着日本人是走对了路,可这两天发生的事情让他心里打起了鼓,在担心自己老命的同时,又开始犹豫不决了。

  这个老家伙完全没有搞清楚状况,踏上了日本人的船,是那么容易下来的吗?不说日本人肯不肯。现在就有其他人正想找他的麻烦。

  楚三才就是想找他麻烦的人,这小子自从砸了万博扬的赌馆,砍了正在赌档里面赌博的日本特务三木之后就被吸纳进了龙帮,陆无涯见他有些功劳,胆也挺肥的。就安排了三个小弟给他做跟班。

  楚三才这小子虽然长得胖。可脑子却很灵光,他虽然不知道万博扬和徐锦风是东方霸安排人干掉的,但也看出来了,有人要对这些日本人的狗腿子下手了。他立马知道机会来了,现在正是发财的好时机。

  他带着三个小弟,甩开膀子,双腿走起路来叉得老开,整个人活像一只螃蟹一样人五人六地走到祁云鹏的住所大门口。

  “干什么的?滚蛋。也不看看这是什么地方?再不走,老子打断你们的狗腿!”门口一个站岗的打手指着楚三才大声喝道。

  楚三才满不在乎地斜瞟了对方一眼,伸出手指头抠着鼻孔,一阵讥笑声从他嘴里发出:“哟嗬,你小子很拽啊?知不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不可一世的徐锦风和万博扬都嗝屁了,你们祁云鹏老大估计也活不了几天,你他吗还敢这么嚣张?”

  站岗的打手本来没把楚三才当回事,这时听到他提起徐锦风和万博扬的死,立马就变了脸色!结结巴巴地问:“你。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楚三才嘿嘿一笑,伸出手指头指了指地下说道:“你不用知道老子是干什么的,你只要知道老子的老大是谁就行了,看见了吗?老子的老大就是干这个的,徐锦风和万博扬就是被我老大干掉的!你问的好啊。老子今天来就是来替老子的老大送一封信,你给老子听好了,亲手把信交到祁云鹏的手上,让他按照信上面所说的做。不然的话,让他洗干净了脖子等着挨宰吧!”说着就将一封信扔了出去。

  站岗的打手挥舞着双手也没接住。等那封信掉地上了,才慌忙捡了起来。楚三才鼻孔里哼哼两声甩开膀子,囔道:“弟兄们,咱们走!”

  那站岗的打手不敢怠慢,拿着信慌不择路地跑进了宅子里,“老爷,老爷,不好啦!不好啦!”

  祁云鹏今天五十三岁,年纪不是很大,可他和张小林之流一样,都是青帮通字辈的大佬,他身形瘦长,留着山羊胡子,喜欢穿着一身长袍马褂,胸前口袋里装着一只怀表,怀表长长的黄金链子系在扣子上。

  他此时心烦着呢,还没等他发火,坐在一边的师爷就呵斥道:“怎么啦?干什么一惊一咋的?出了什么事?”

  这打手喘了口气,又吞了吞口水说:“老爷,师爷,刚才门外来了四个人,我本来是想赶他们走,谁知道那领头的胖子说起了徐爷和万爷的死,又说两位爷都是他老大干掉的,我又问他老大是谁,他就用手指指了地下,然后交给我一封信,说是要亲手交给您!让您按照信上面说的做,要不然您就洗干净脖子等着挨宰”。

  这打手的话就像催命符一样刺激着祁云鹏的神经,让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打手的话说得再明白不过了,那送信胖子的老大不是国府那边的人,就是tg的地下组织!被这两方势力盯上了能有好果子吃?

  师爷看见祁云鹏的神色,知道他吓得不轻,立即说道:“老爷,先不要慌,咱们还是看看信上怎么说!”

  “哦,对对对!”祁云鹏立即用颤抖的手撕开信封,将里面的信拿出来阅读,他越看脸色越难看,看完心里稍微松了一口气,将信递给师爷。

  师爷皱着眉头看完信,说道:“老爷,看来那些人还并未下定决心要对老爷不利,按照他们的说法,老爷不像徐锦风和万博扬死心塌地为日本人卖命,还有回头的机会!那他们所说的为了抗战事业让老爷捐献一万大洋怎么办?咱们又该如何自处呢?”

  祁云鹏叹了一口道:“一万块大洋虽然不是小数目,可跟我这条老命比起来也不算什么,只是他们收了钱之后会不会说话算数还未可知啊!况且,他们让我跟日本人划清界限,我们如何跟日本人交代?国府和tg虽然都不好惹,日本人更不好惹啊!你说说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师爷一时间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对策,捋了捋稀疏的胡子面向送信的打手:“那四个人是什么模样?”

  “看样子像是街头上的混混!特别是那领头的胖子,拽得不得了,好像天老大,他老二的样子!”打手如实的描述了楚三才的形象。

  祁云鹏皱眉道:“师爷,那几个小子会不会是来骗钱的?”这家伙果然不愧是老江湖,没看见楚三才就猜对了对方的用意,只不过这件事事关重大,他拿捏不准。

  师爷不确定道:“不可能吧?谁有胆子冒充那边的人?那边几方势力都不好惹啊,谁要是被他们惦记上还能有好果子吃?我看没人有这么肥的胆子,以我之见,那边的人肯定是不好出面才找的几个混混传信,许日本人找打手,难道就不许那边的人找打手?”

  “嗯,有道理!那你说这事究竟该怎么处置才妥当?”祁云鹏认同了师爷的看法。

  师爷想了想,说:“依我看,这钱咱们给!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至于日本人那边,我们可以先虚与委蛇,出工不出力!必要的时候给那边的人帮点忙,让他们看看我们并不是真心为日本人卖命,只是形势所逼而已!”

  祁云鹏一拍桌子道:“好,就这么办!师爷,这件事情就交给你去处理!”

  “老爷放心!我一定办得妥妥当当!”

  当天晚上九点,师爷带着几个人抬着一口大箱子在郊外的一间破庙里见到了楚三才。

  “哎呀,这位爷,小的是祁云鹏的师爷,按照贵老大的要求,小人已经准备了一万大洋,全在这箱子里!”师爷点头哈腰,极尽献媚之能事,说完后扭头对身后一个小弟喝道:“愣着干什么,还不打开箱子给这位爷看看?”

  “哦,是,师爷!”后面那小弟立即上前将箱子打开,只见箱子里整整齐齐码着一封封用红纸包好的大洋。

  楚三才现在心情非常激动,眼睛里直冒精光,脸上的肥头不断的颤抖,虽然激动得不能不得了,但他还是忍着,走到箱子前拿起一封大洋掰开,几块大洋从断口处掉下来落在箱子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啪”的一声,他盖上了箱子的盖子,抬头装作老成样子道:“嗯,数目没问题!回去告诉祁云鹏,就说我们收到了大洋,我会如实向我的老大汇报祁云鹏还算老实,知道关键时刻该站在哪一边!”

  “是,是,是!”师爷连连点头,看了看楚三才身后的三个小弟,然后扭头道:“你们几个先出去等我,我跟这位爷说几话就来!”

  师爷身后的小弟互相看了看,都道:“是,师爷!”说完就出去了。

  楚三才心里直打鼓,这老家伙该不是看出了破绽吧?他脸上的肥头抖了抖,手背在后面做了手势,让后面三个小弟做好准备,随时干掉这老家伙。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