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零二章 阿四的刺杀 一
  东方霸点燃一支烟抽着,起身走到箱子边打开,里面有几封被拆开的大洋,在上面抓了一把,又松手让大洋掉下发出清脆的响声,拍了拍手掌笑道:“哎呀,三才啊,你能耐不小啊!你刚刚加入龙帮没几天的小瘪三竟然有胆子去敲诈鼎鼎大名的青帮通字辈大佬,而且还成功敲了一万现大洋,我东方霸自出道以来都没干成过这样的事,你在敲诈行业里,算得上是大佬级人物了,我只能说一个服字!”

  东方霸要是大发雷霆,楚三才还觉得惩罚不会太大,可东方霸竟然笑眯眯地说这些话,事情就有些不妙了,越这样楚三才越害怕,他脸色一片惨白,全身好像没了力气一样跌坐在地上。

  东方霸坐在椅子上笑道:“三才,你别怕呀!我说的是真的,上海滩自从开埠以来还真没出现过你这样的人物!人才啊!三国曹魏曹子键之才独占八斗,顶多也只算一才,可你占尽了三才啊,天地人全占了!你家老头真是给你起了好名字!对于人才,我是非常喜欢的,我不仅喜欢,还要大力栽培!”

  说到这里,东方霸语气马上一转,冷声道:“只不过帮规就是帮规,任何人包括我在内只要犯了帮规,一样严惩不怠!无涯,按照帮规条例该怎么处置他?”

  陆无涯道:“他不经请示就擅自行动,行动时又暴露身份给我龙帮带来麻烦,敲诈得来的钱财不但不上缴,反而掩藏起来准备私吞,按照章程应该打断手脚、逐出龙帮,任他自生自灭!又或是发配他去参加魔鬼训练营,能不能活下来全看他的造化!”

  魔鬼训练营什么的楚三才不知道,但打断手脚、逐出龙帮,这铁定活不了了,这世道不要说残疾人,就是身体壮实的大汉都是勉强苟活着。他惨叫道:“老大,老大,我知道错了,我再也不敢了,饶了我一条狗命吧!”

  东方霸想了想道:“我刚才说了。我喜欢人才。是人才就要大力培养,以他的体格要是被打断手脚、逐出龙帮,又或是发配到魔鬼训练营都是死定了,这样的人才死了可惜啊!虽然他狠狠敲了祁云鹏一笔。还是有功劳的,可功劳是功劳,功过不能相抵!这样吧,惩罚不能少,但咱们换个惩罚方式。打他五十大板,再关他七天七夜的禁闭,除了送饭送水之外,任何人不得跟他说话!”

  东方霸的话一说完,楚三才顿时松了一口气,心想这下总算是保证了性命,可包间内外好几个兄弟听到关禁闭都不由地面如土色。

  这禁闭可不是一般禁闭,没有放风,食物和水都给得很少。不让被关禁闭的人饿死渴死就行,禁闭的屋子全封闭,只有两个平方大小的面积,刚好一人高,连睡觉都只能蜷缩着身体。不能自由伸展四肢和身体,吃喝拉撒全在里面,臭气熏天,没有人说话交流。在黑暗中静悄悄的,在这样的环境下。人的精神压力非常大,恐惧、幻觉随之而来侵蚀着心灵,一般人能撑过三天就了不起了,七天下来无论多桀骜不驯之徒都变得老老实实,再也不想进那地方。像楚三才这样的胖子,估计出来的时候没有疯掉的话,也瘦得只剩下皮包骨头了!

  而楚三才完全不知道被关禁闭的恐怖,他还泪流满面地道:“谢谢老大,多谢老大不杀之恩,三才永世不忘老大活命之恩!”

  等楚三才被小弟们押出去之后,陆无涯担心道:“大哥,这个惩罚是不是太重了一些?万一这小子挺不过七天就疯了怎么办?”

  东方霸喝了一口茶,笑道:“这家伙是个人才啊,可惜就是不守规矩,他才刚刚加入没几天,手下也只有三个小弟就敢干出这样常人想都不敢想的事情,这还不是主要的,任何不守规矩的人都不知道害怕、不受节制!现在的年轻人们都高喊着要自由、要平等,可如果太自由了就会物极必反!如果有一天他的功劳大到可以主管一方了,任何事情都不经上报就自己决定了,我们总堂还有什么威信可言?这跟军阀不把国府当回事是一个道理!说实话,我很喜欢这个小胖子,他聪明、搞笑、胆子大、魄力强,如果培养的好绝对是我们龙帮的后起之秀,正因为我不想看着他以后犯下大错,现在就必须狠狠敲打他!”

  小胖子楚三才被押着出去前往这福德餐厅的地下室行刑,一路上他见负责押送他的兄弟露出怜悯的神情,忍不住问道:“诶,这位兄弟,你怎么这副表情?难道被关禁闭很可怕吗?”

  那兄弟听到禁闭身体就忍不住抖了抖,随即摇头道:“何止是可怕!一般人能撑过三天没疯掉就烧高香了,你竟然要被关七天!大家兄弟一场,我给你一句忠告,待会被打完板子,上药之后进了禁闭室,一定不要乱叫乱喊,倒头就睡,睡醒了吃喝,吃喝完了继续睡,要是谁不着就数数,千万不要想七想八,否则你撑不了七天就得变成疯子!幸好你小子一身肥膘,有点本钱,不过你要是能完好出来,我估计你也只剩下皮包骨头了!”

  小胖子楚三才乍舌道:“这么恐怖?”

  徐锦风和万博扬被在一天之内刺杀,日本人显示出了高度重视,田中一郎给还在病中的晴气庆胤汇报的过程中说道:“这两起刺杀事件看似毫无关联,可实际上有很大的联系,他们两个是在同一天被杀的,而且杀人的手段与军统一贯的手法很相似!很显然不是tg所做的,这种技术性超强的手段只有训练有素的特工有能力完成,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是军统所为!”

  晴气庆胤静静地听完田中一郎的汇报,点头认同道:“哟西!你分析得很有道理!看来前段时间他们被我们杀了不少人,损失很大,而且他们也看到了那些汉奸的危害,想杀几个典型的代表以儆效尤,所以才把目光盯在和徐锦风、万博扬、祁云鹏三人身上!你接下来的工作就是要在保护好那些汉奸的同时,加大对军统、tg的打击力度!绝对不能让他们以为我们大日本帝国的特工部门是纸糊的!也让那些汉奸看看我们的强大,只要你做出了成绩,汉奸们自然不敢再起其他的心思!”

  田中一郎低头道:“嗨!大佐给下,还有一件事情。昨天有人敲诈了祁云鹏一万块大洋,据我们暗中派去保护的人和我们收买的师爷交代,对方四人自称是那边的人,至于到底是军统还是tg不是很清楚,昨天和今天我已经安排人追查敲诈之人的下落。可到现在为止他们好像消失了一样。还有一点,连续出了两起刺杀事件,祁云鹏这个老狐狸心里有可能开始摇摆不定”。

  “这是很正常的!只要他还呆在上海滩,他就逃不出我们大日本帝国的手心!我们暂时当作什么都不知道。一如既往的保护他,对于那几个敲诈他的人,你要加派人手继续寻找,一旦发现他们的行踪,最好是不要打草惊蛇。看看他们跟谁联系,但他们如果发现被跟踪的人,被派去跟踪的人不要犹豫,立刻抓捕带回来严刑审问!”晴气庆胤虽然还不能起床,但脑子却非常清晰,他马上做出了相关的指示。

  “嗨!”田中一郎回答一声,见上司精神有些不振,便告辞离开。

  虽然日本人暗中加强了保护,可祁云鹏这两天还是一直提心吊胆的。唯恐那边的人收了钱不守信用将自己干掉,可两天来都没有丝毫动静,他才相信事业可能已经过去了。

  这天早上,他再也在家里呆不下去,一定要到外面走走。整天闷在家里实在是一种煎熬。

  管家和师爷的安排下,早就有五辆小汽车和二十个保镖打手等在大门外,这些还不算,在不远处。还有一辆车在暗中保护,这些人是田中一郎派来保护祁云鹏的。

  祁云鹏被众打手围在中间上了车。其余的保镖打手分别上了其他的车辆,车队启动后一直穿过了几条街开始向戈登路开去。

  这时远远开车跟在后面阿四心中一动,立即打方向盘,汽车转向进了一条小巷子,抄近路去了戈登路!

  戈登路上好玩的娱乐场所不少,但现在在白天还营业的地方只有百乐门一家!百乐门以前只是歌舞厅的时候白天是不营业的,但自从从新开业之后,二楼的大型豪华赌场、三楼的洗浴中心、四楼大型美食城、五楼的高档酒店一天二十四小时都在营业,只有一楼歌舞厅还是晚上才营业!

  这个春节还没过完,但戈登路上却已经是非常热闹了,行人车辆穿梭不绝!从家里出来之后祁云鹏就觉得自己的心情畅快了很多,他不时地掀起车窗帘观看大街上的风景,坐在他身边的保镖提醒他这样不安全,他虽然明白,但觉得这也太草木皆兵了吧?

  这时一个卖豆腐脑的小摊出现在他的眼前,顿时感觉肚子里的馋虫蠢蠢欲动,他马上道:“停车,给我去买一碗豆腐脑!”

  司机只好停车,其他的车辆也停下来了,六个保镖从其他车辆下来将祁云鹏的车围住,他的车上坐在副驾驶室里的一个保镖下车去卖豆腐脑。

  阿四带着尖尖的毡帽,将帽檐压的很低,他站在旁边大楼的墙角露出半边身体,观察着车队的情况,防卫太严密了,卖豆腐脑的保镖打开车门给进车里时候,阿四看见后座上坐着三个人,祁云鹏被保护在中间,根本没有行刺的机会!看来还得等待时机才行。

  车队果然是向百乐门去的,阿四看着祁云鹏在十个保镖的保护下走进了百乐门,其他的人都留在外面。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