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零四章 毒计
  听闻祁云鹏的死讯,晴气庆胤差点气得又躺在病床上,他大骂田中一郎:“巴嘎,我不是再三交代一定要保护好祁云鹏吗?你的保证呢?”

  田中一郎低头顺从:“嗨,属下无能,请大佐阁下责罚!”

  晴气庆胤气得脸色潮红,但又无可奈何,田中一郎可是他的左膀右臂,现在特务部门全靠田中一郎主持大局,怎么罚?他摆手道:“现在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接下来一定要安抚好剩下的人!这件事情看样子又是军统干的,我们大日本帝国绝对不能示弱!要想办法打入军统内部,刺探他们的情报,虽然他们躲在暗处,我们在明处,但是我们可以光明正大的抓人、杀人,我们可以随时出动,我们只要有他们的情报就能死死地掐住他们的咽喉,那个李成康怎么样了?”

  田中一郎道:“阁下,他的伤势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晴气庆胤思索了一下指示道:“他以前是军统的人,他肯定有关系好的同事和一起培训过的同学,现在你给我去办两件事情,第一,让他想办法与那些人接触,我不管他怎么做,只要他能策反他的同学和同事,他要什么我们给什么!第二,我们特务部必须加强对电话的监控力度,只要在我们大日本帝国占领区的电话局,都必须有我们的人,在租界的,收买电话局的人为我们服务,派人过去,让电话局的接线员对所有电话的内容进行监听,只要听见敏感、隐晦的字眼,特别是有那些类似暗语的,把那些电话的号码登记下来,我们一个个进行甄别,本大佐就不相信挖不出有用的线索”。

  田中眼睛一亮,大喜道:“嗨!大佐阁下高明!”

  田中回去后对李成康又是逼迫,又是威胁。但主要还是给大枣,李成康得了好处就开始工作了,他什么事也不干,只是带着几个特务开车在大街上转悠,企图靠碰运气撞见以前军统的同事。这种办法也不是一无是处。时间长了总会有收获。

  另一头,田中一郎对电话局的行动让浅野英子意识到自己犯了一个错误,那就是当初没有把虹口电话局的值班经理三本一木干掉,如果三本一木对田中一郎提起那天晚上自己去过电话局。田中一定会对自己产生怀疑。

  她看着田中一郎分派人手,立即站起来请战:“田中君,我对虹口的情况很熟悉,我来这么久了还没参加过行动,请让我带队去虹口电话局!”

  浅野英子是晴气庆胤的秘书。但晴气庆胤刚到上海不久,还不是太信任她,因此很多机密和工作都不让她参与,但田中一郎并不知道这一点,而且现在特务部门能担大任的人很少,他见浅野英子主动请缨,非常高兴道:“哟西,英子小姐不愧是帝国之花,好吧。那你就负责带人去虹口电话局,不管用什么办法,一定要让电话局配合我们工作!但是各位都必须要记住,监听民众电话的事情绝对不能让外界知道,否则我们的麻烦就大了!”

  “嗨!”所有负责人都站起来大声应答。

  浅野英子心中不由松了一口气。但同时也不得不承认晴气庆胤这一招确实毒,而且有效!只要抗日组织的成员打电话,就有很大的可能性被甄别出来!但是她却不能动,因为她在冬眠潜伏期。没有得到召唤就不能擅自苏醒,上一次就被东方霸和黎刚一阵训斥。

  先不说祁云鹏的死给日本人带来了多大的震动。至少马如龙和曲人杰两人就被东方霸的一套组合拳搞得晕头转向,他们正准备策划杀了几个汉奸给其他的汉奸们一些警告,还没确定人选,哪知道东方霸这边已经干完了,这让他们有点懵了,马如龙和曲人杰都以为是对方干的,但又不好直接去问,因为这是犯忌讳的事情,心里清楚就行了。

  因为东方霸的搅局,日军高层都对上海的情报工作非常不满,接二连三的重大情报泄露,造成了巨大的损失,不仅如此,就连情报部门的人员也几乎损失殆尽,这让松井石根这个暂时还手握大权的家伙对晴气庆胤非常不满,打电话给晴气庆胤让他不要蛮干,要多动脑子,情报工作不是靠武力就能起到效果的,收集不到对方的情报,不知道对方在哪,你就算手底再多人有什么用?如果再这样下去,你只会永远被对方牵着鼻子走。

  情报工作一直都是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只是我中有你,而不是你中有我,怎么能够收集到对方的情报?别人把你的情况摸得一清二楚,而你对对方一无所知,这不是要吃大亏吗?

  晴气庆胤何尝不知道这一点?但他扪心自问这段时间的工作还是颇有成效的,自己上任的时间不长,现在都还是给西村班那个死鬼背黑锅,至少自己上任以来还没有发生重大情报泄密的事情,不仅如此,还抓捕了一大批军统和tg的特工人员,这已经是很了不起了。可惜他不敢对松井石根这样说,只能忍着,等松井石根那老家伙被调回国内就轻松了。

  军统和tg那边还在为上次损失而舔着伤口的时候,东方霸这边又开始了新的动作。

  虹口区,一家小院子的后院。

  后院有两个年轻人蹲在围墙下面的阴暗处,其中一人正是石头,石头看时间差不多了,带着另一个人走后院的中间将地上一层浮土拔开露出一块木板。

  敲了几下木板,接着,从木板下面竟然传来三次敲击声,两人急忙将木板抬到一边露出一个黑黝黝的洞口。

  陆无涯的脑袋从洞口里伸出来问道:“有什么状况吗?”

  石头道:“陆大哥,一切正常!”

  陆无涯跳到地面上,转身头朝洞口下面低声喊道:“快上来!”

  紧接着,一个个穿着日军军服的兄弟背着三八式步枪从洞口下面爬出来,足有二十多人。

  等所有人都上来之后,陆无涯拉过石头问道:“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路障、木制的岗亭都准备好了,已经放在了预定地点!”石头回答道。

  这时东方霸从穿着一件上尉的日军军服跳了出来,陆无涯上前道:“大哥,都准备好了,只等我们过去设卡了!”

  东方霸点头道:“嗯,我再强调一遍,等会日本人的车队来了,大家不要慌,这次日本人的货不是军火,是一些粮食、布匹和其他的生活物资,这里是日占区,车上没有押运的日军士兵,只有第一辆车上的副驾驶坐着一个少尉,其他车上除了司机还有一个士兵押车,我会先把车队拦下来,留四个人在路卡处警戒,其余的人跟在我后面,我叫下一个司机,每辆卡车去三个人上去检查证件,暂时先不要动手,等我将所有车辆上的司机叫下来以后,看我的信号,我喊动手,大家就一起动手,都清楚了吗?”

  “大哥,可我们不会说日本话啊!”一个小弟举手道。

  东方霸笑道;“不需要你们说,我会让每辆车的司机和押运的士兵下车接受检查,你们只要控制好他们,检查证件就行了!好,行动”。

  这个后院的地道是早就挖好的,当初东方霸自从知道景山别墅有一条地道通往公共租界的时候就起了心思要将这条地道挖出很多入口和出口,这些入口和出口分布在虹口区和公共租界各个片区,足有三十六个之多。

  在挖这么庞大的地下通道网络之前,东方霸还专门绘制了详细的地图,整个地道网络被挖成一个大迷宫,里面四通八达,但同时又机关重重,还有不少是死路,没有地图做参照,进去之后不是有天大的运气绝对出不来,只能在里面瞎转悠,被活活累死、渴死、饿死。

  而这份地图只有东方霸手里有,为了挖这个迷宫地道,东方霸动用了庞大的人力物力,把这些人分成三十六个小队,每个小队又分成八个小组,分别负责挖一段地道,不参与其他地方的挖掘。

  每一段地道的挖掘工作都严格的规定,长五十米,宽两米,高两米二,不多也不少,不仅如此,里面还有通气孔、排水道,陌生人进去之后因为没有参照物,很快就会迷失方向,而且还在原地不断打转。

  当整个地道全部完成的时候,东方霸甚至有一种想等他手下的兄弟们完成集训后,带足武器弹药把虹口区打下来的冲动,因为这地方进可攻,退可守,而且出口特多,可以从各个地方出击,让日本人顾头顾不了尾。

  虹口区是日本海军的地盘,只有海军陆战队,没有陆军,而且日本海军跟陆军历来积怨颇深,互相看对方不顺眼,总之双方是明争暗斗,能拖后腿就拖后腿,海军陆战队甚至不让陆军情报部门在这里抓人。

  在石头的带领下,东方霸等二十多人穿着日军军服从院子里走了出来,沿着街道一直走了大约五分钟在一处十字路口停下。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