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零五章 狗咬狗 一
  为了不让偶尔经过的行人和车辆看出破绽,东方霸带着大家躲起来。大约过了七八分钟,西边道路的尽头两道刺眼的光芒照射过来。

  东方霸看得清楚,立即挥了挥手,身边的陆无涯马上对身后的兄弟道:“快,将路障抬上来横在马路中间,大家分成两组站在马路两边!”

  弟兄们紧急行动起来,很快即布置完毕,东方霸整了整军服,握着腰刀走到路障后面站定。

  日军运输物资的车队终于开过来了,东方霸抬起手臂竖起手掌示意车队停下,车队缓缓停在了路障前面,第一辆车上押运的日军军官道:“巴嘎,这些海军陆战队的人太放肆了,谁让他们在这里设置哨卡的?”

  司机劝解道:“阁下,还是忍着点吧,这里是海军的地盘!”

  日军军官气呼呼道:“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这时东方霸已经带着兄弟们走过来了,他伸出戴着白手套的手敬了个军礼,然后翘着手指头指着司机用日语呼喝:“最近有大量抗日分子潜入虹口进行破坏,接到上级命令,我们在这里设卡检查,你们滴,拿出证件下来接受检查!包括你,副驾驶室的人,都要下来!如有反抗者,视同抗日分子,一律就地枪毙”。

  副驾驶室的日军军官这下不敢发牢骚了,拿出证件乖乖下了车,留下三个人在这里,东方霸又带着剩下的兄弟走到第二辆车旁边。

  东方霸通过手电筒的光,竟然看到了杨年华坐穿着一身西装坐在副驾驶室,他不动声色退到路边,用手电筒照射着后面的三辆卡车大声喊:“所有人都拿出证件下车接受检查!”

  他喊完之后他留下一个人,然后招呼陆无涯带着剩下的兄弟去后面检查,这时杨年华已经下车,他一脸汉奸样子拿着证件小跑过来点头哈腰讨好道:“太君,太君,自己人。自己人啊!这些物资都是为皇军准备的!”

  东方霸接过杨年华递过来的证件看了看,然后道:“你滴,跟我来!”

  “嗨!”

  两人走到一边,东方霸低声道:“你怎么在这里?”

  杨年华也低声说道:“前段时间你们搞了几次,现在日本部队的生活物资非常紧张。从他们国内运过来耗时耗力。所以就让我们这些人为他们筹措物资,连这次我一共跑了两趟了!”

  东方霸想了想说:“这批物资从张小林的地盘上经过,我正想假扮张小林的人抢一次,嫁祸给他。让他和日本人狗咬狗,看来这次得委屈你受点伤了!”

  “明白!”杨年华毫不犹豫地点头答应了。

  东方霸扭头看了看,见所有的司机和押运的士兵都下了车,他便带着杨年华走到这辆车的司机面前,看了司机的证件。然后大喊一声:“动手!”

  所有人都同时动手了,几个呼吸的功夫,五辆卡车的司机和押运人员除了一人重伤,全部被杀死,东方霸先干掉了司机,然后在杨年华的腹部划了一刀,然后打晕了他,他的伤口不深,刀子没有划破腹腔膜。最多只是流点血,缝上几针照样活蹦乱跳。

  收了刀子,东方霸急忙大声喊:“快,前面的兄弟把路障打开,后面的兄弟把车头的膏药旗扯下来。用油漆把车门上的军车标志涂掉!开车的兄弟都上车,把车都开走”。

  仅仅不到两分钟,车队很快启动了,穿过路障转弯进入了一条街道。东方霸拦住最后一辆卡车吩咐车上的陆无涯:“无涯,你的这一车拉到三号仓库。我马上回去告诉张爷事情办成了”。

  陆无涯伸手到车门外挥了挥:“知道了!”

  等车队走后,东方霸让剩下的兄弟集合,然后掏出一个纸包打开,把纸包里的一些白色粉末洒他们的身上,这种药粉可以清除气味,同时也能让军犬讨厌这种气味,闻了之后就不愿意继续追踪了。

  洒完药粉,东方霸就带着兄弟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走回原来的小院子,从地道里直接回租界。

  不久就有日本侨民发现了路上被杀死的日军军官和司机,接到报案后的日军巡逻队最先赶到现场,接下来是日本人的警察,就连特务部的人都来了,发现杨年华和另一个日军司机还没死,马上送去医院抢救。

  陆无涯带着一个兄弟,两人开着车沿着街道开到了张小林其中一处仓库门口,在门口口停了车。

  陆无涯将脑袋伸出车窗外喊道:“喂,有人吗?快开门!张爷让我送一车货过来!”

  “来了,来了!”仓库里里面有人大声答应着,随后陆无涯就看见大门上开了一道小门,从里面走过来两个人,其中一人晃动着身体走过来醉醺醺地问:“张爷没说今晚有货送过来啊!”

  陆无涯板着脸道:“张爷临时决定拉过来的,这深更半夜的,张爷也懒得起来打电话过来,就让我们直接开车来了,吗的,你们在这里大吃大喝,老子们在外面冻得半死,快点开门,不然老子回去告你们一状,让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诶,别啊兄弟,都是自己人,用不着这样吧,我马上开,马上开!”那人说着就带着另外一个人走进小门里,把大门缓缓拉开了。

  陆无涯让跳下车让小弟开进去,自己等在大门口。这时刚次问话的那人笑嘻嘻地走过来将两块大洋暗中塞在陆无涯的手里,笑道:“兄弟受累了,这点小意思不成敬意!”

  陆无涯掂了掂,满意地伸出大拇指道:“够意思!你这兄弟我认了,改天我们一起喝酒!”

  “别改天啊,就现在,里面正喝着呢,酒菜都有,也不差加你们两双筷子!”这人急忙邀请。

  这时开车的小弟走出来了,那人问道:“咦,这位兄弟怎么走出来了,不下货吗?”

  陆无涯道:“车就停在这里,明天过来开走,再说你们在喝酒,让你们下货多不好意思,而且天也不早了,我们还等着回家睡老婆呢!那就告辞了”。

  那人嘿嘿笑了两声,说道:“了解,了解!那慢走啊!”

  陆无涯和小弟两人出了仓库,走到大街上,这时前面不远处一个小轿车亮起了车尾灯,小轿车倒车停在他们身边,一个小弟伸出脑袋:“陆大哥,上车!”

  两人上车之后,小汽车迅速启动,很快消失在夜色当中。

  被送到医院急救的杨年华和另一个重伤的司机都得到了有效的救治,杨年华很快就醒了,一个海军少将低头看着他问道:“杨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杨年华犹豫了一下问道:“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人活下来吗?”

  “还有一个人,不过他现在还昏迷不醒!”

  杨年华道:“我要见到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吉田将军阁下才能说实话!”

  “杨君,我来了!”吉田穿着整齐的陆军军服,带着几个侍从走进了病房,走到杨年华的身边问道:“杨君,你怎么样?”

  这时旁边的医生介绍病情:“杨先生的伤不重,他的肚腹被利器划破了一道伤口,不过伤口不深,没有伤到内脏,休息一个星期就能下床了!”

  吉田这才放了心,要知道杨年华这段时间帮日军筹措了不少物资,他对日军的的作用是非常大的,因此吉田才这么紧张。

  “杨君,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吉田见杨年华没有大碍就开始问事情的始末。

  “有一队穿着海军陆战队军服的人在事发地点设置哨卡拦截了我们的运输车队,他们让我们全部下车接受检查,可等我们下车之后,他们就对我们动手了,我当时肚腹上被划了一刀就疼得倒在地上,当时我以为我死了,后来我在昏迷中隐约听到什么‘张爷’。‘三号仓库’等字眼!再后来我就彻底晕过去了”。

  吉田一听完就火了,怒气冲冲对那海军陆战队少将囔道:“青田君,你们海军就算缺物资也用不着打我们陆军的主意吧?为什么公然派兵拦截我们的运输车队?我一定要到大本营去告你们!”

  陆军和海军本来为了争夺资源,仇恨就大,青田也怒道:“吉田,你这是什么意思?你以为是我们干的吗?我们海军是一个绅士兵种,绝对不会像你们一样到处杀人掳掠,你刚才没听杨君说吗?他在昏迷的时候听到了‘张爷,三号仓库’的字眼,肯定是有人冒充了我们海军陆战队”。

  “张爷?三号仓库?什么意思?哦——我明白了,事发地点在张小林的地头上,肯定是你们海军和张小林合谋抢走了我们的运输车队和所有物资!”吉田忽然好想明白了,立即指着青田大叫。

  青田实在不能忍受被栽赃的罪名,他吼道:“你胡说八道,你没有证据就污蔑我们海军,我海军绝对不答应!”

  两人吵翻了天,谁也不肯让步,杨年华躺在病床上暗笑不已,就他们这种吵法,很可能到最后会互相拔刀。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