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二零章 双面间谍 一
  手术一直进行了四个多小时才结束,霍姆斯院长从手术室里走出来摘下口罩笑道:“各位,用你们中国人的话说叫幸不辱命!你们送将病人送来得非常及时,病人体内的弹头已经取出来的,由于失血过多,可能要过二十四小时才会醒过来!”

  东方霸连忙道:“谢谢!老七,你去交一下钱”。

  “好的!大哥!”刘老七答应一声跟着院长走了。

  戴月梅被推出来之后,东方霸和陈曼丽一路跟着到了病房,在东方霸的强烈要求下,医院方面安排了一件单独的病房,设施比普通的病房要好得多。

  在病房里看了一下戴月梅的情况,两人到了病房外,东方霸便说:“曼丽,你先回去,等会派人给我送饭来就行了,我在这里看着!”

  陈曼丽答应一声:“那好吧,不过你自己也要注意休息!”

  等陈曼丽走后,东方霸让几个兄弟在病房外守着,到医院的公用电话处打了个电话,回来后就一直守在病房内。

  上午发生的事情也就是在租界产生了一点影响,日本人因为昨晚和今天早上的爆炸事件现在根本无法顾及这件事情,一些在租界活动的日本特务和汉奸听说了这件事情都不敢在大街上到处乱逛了,巡捕房的乔乐探长被警务处长一通电话叫回去之后也就没有再追究。

  却说楚三才带着一帮兄弟将庞大水打得屁滚尿流之后返回酒楼又是一顿大吃大喝,顺便调戏一下掌柜的闺女雨儿。

  没过多久,去买烟的兄弟气喘吁吁地跑回来叫道:“三才哥,那***庞大水带着十几个日本巡逻兵正向这边赶过来,看样子是想来找回场子的!”

  楚三才闻言停下筷子,所有的兄弟都停下吃喝看着他,他放下筷子站起来道:“这饭是吃不成了,兄弟们,咱们不能呆在这里被日本人包了饺子,咱们这样……..”

  嘀咕了一阵之后。楚三才问道:“都听明白了吗?”

  “明白了!”所有人兄弟都点头回答。

  大家一起下了楼到了酒楼外面,其他人都很快撤走,只有楚三才还带着两个小弟站在酒楼门口,他嘴上叼着一根牙签,手上拿着一支盒子炮。其他两个兄弟也掏出家伙将子弹上膛。掌柜的一看又要干战了,赶紧让店小二把门关了,就连街上的行人,街道两边的所有店铺老板见情况不妙马上打烊关门。不到两分钟,大街上就见不到一个人影了。

  没过多久,楚三才就听见了整齐的脚步声,庞大水肥肥的脑袋上裹着纱布身后跟着几个小弟,他们带着十几个日本人慢跑过来。

  楚三才眼神一凝。开口对身边两个小弟说:“来了,等会都小心点,千万别恋战,边打边撤,在屋檐下走,要注意躲避,别走大街上,知道吗?”

  “知道了!”

  还隔着一百多米,楚三才就抬枪开火了。他一开火,身边的两个兄弟也向日本兵开火,庞大水一声怪叫,连滚带爬地躲在了街边房檐下,扯开嗓子大叫:“太君们。就是那小胖子对皇军不敬,光天化日之下公然扬言要杀日本狗!”

  也躲起来的日军军曹听见庞大水的话,怒叫道:“巴哥雅鹿,杀给突突!”

  听到命令的日军士兵立即开始开枪还击。并以每组三人的小队呈战斗队形互相掩护前进。这个时期的日军士兵都是战斗经验丰富的老兵,战斗素养是非常高的。不像抗日战争呈相持和反攻阶段之后,日本老兵们都死得差不多了,很多没有经过严格训练的新兵就被派上战场没什么战斗力。

  楚三才等三人被日本兵碾得非常狼狈,借着街道两边的石柱、路边摊等掩体一边打一边跑,日本兵在后面一连追过两条街,追着追着就追进了一条巷子。

  日军军曹见楚三才等人进了小巷子,立即命令士兵追进去,这种小巷子很多都是死胡同,进去之后很容易被堵在里面抓活的,日军军曹见状哪有不追的道理?庞大水这家伙怕死,远远地带着几个小弟站在巷子口观望着。

  日军士兵追着就拐了一道弯,可巷子对面是一堵墙,真是一条死胡同,而楚三才等三人却不见了踪影。

  军曹大声命令道:“给我挨家挨户地搜!”

  他的命令刚刚发布会玩,就见墙头上传出一声:“兄弟们,给老子打!”

  “砰、砰、砰…..”

  一时间枪声大作,盒子炮、冲锋枪、轻机枪喷射出连续不断的子弹,日本士兵瞬间被打懵了,双方相隔的距离太近,只有不到两三米的距离,而且楚三才的人占据着人数、地利和武器优势,日本兵都是长枪,在这么近的距离上单发步枪基本上就没什么作用了,而且日军没有掩体,十四个人全都光秃秃暴露在楚三才等人的枪口下。

  一个照面的功夫,日军就死了个干净,楚三才立即跳下来大声道:“快,快,撤,从那边墙头上翻过去,等会其他地方的日本兵就会赶过来了!”

  大家伙全都跳下来,扛着枪从死胡同的墙头翻到墙的另一边跑了。庞大水带着几个手下站在巷子口只听见猛烈的枪声,枪声停了之后,他大喜道:“走,兄弟们,那死胖子和他的人肯定都被皇军打成了筛子,都跟老子去在他们尸体上踹几脚!”

  手下轰然答应,七个人大摇大摆地走进了巷子,转过弯之后,庞大水看见地上一地的日军尸体,楚三才等一个都不见了踪影,吓得连连后退几步一屁股坐在地上。

  “老大,老大,你没事吧?”手下七手八脚地将他扶起来,一个手下查看了一下情况,回来汇报说:“老大,他们翻过那道墙跑了!”

  庞大水甩开扶着他的手下大叫道:“吗比的,肯定是这附近的几户人家帮他们窝藏枪枝,给老子一家一家搜!”

  身边一个小弟指着斜对面一处院子的大门说:“老大你看,那户人家的院子大,大门也修的很好。他们刚才肯定是藏在哪里!”

  庞大水嚣张地哈哈大笑:“兄弟们,抄家伙,给老子进那大户人家搜!”

  手下轰然答应,拿着枪走到这朱漆大门口就锤起了大门:“开门,开门!皇军检查。再不开门老子就要砸门了!”

  过了好一会。朱漆大门才被打开,一个老头站在门内问道:“你们找谁!”

  “我擦,你个死老头给老子滚开!”庞大水一个巴掌甩过去将那老头打倒地上,然后大叫道:“兄弟们。给老子搜!”

  “是,老大!”手下六个兄弟拿着枪冲进了院子内,那老头喊道:“你们这些土匪,流氓,你们不能搜这里啊!”

  这时一个带着眼镜、穿着毛料大衣的中年男人从屋子里走出来大喝道:“干什么。你们干什么?你是什么人?竟然在我家里乱来,知道我是谁吗?”

  庞大水走过去抬腿就是一脚将他中年人踹倒地上,骂道:“我擦,老子管你是谁!奉皇军的命令,老子带队在这里搜查抗日分子!”

  中年人立即爬起来拉住庞大水急忙说道:“诶,别别别,兄弟,我是工务局局长郝富通,都是一家人!什么事都好商量。兄弟我内宅还有家眷,让弟兄们别乱来,兄弟我一定有报答!”

  “啪!”庞大水一巴掌甩过去将郝富通打了个趔趄,“谁他吗跟你是一家人?你小子老实给我呆着,再敢阻拦我立马毙了你!”

  突然屋里传出女人的尖叫声:“啊。你干什么?滚开,滚开,富通,快来救我!救我啊!”同时房里还传出男人的淫笑声。

  郝富通顿时脸色发白。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乞求道:“兄弟,我求你了。快让兄弟们停手,你看上什么东西尽管拿,千万放过我的家眷啊!我求你了!”

  这时院子外面响了一阵阵脚步声,一个日军少尉带着十几个士兵士兵跑进来,大声喝道:“都给我抓起来!”

  这下轮到庞大水急了,他立即上前点头哈腰地笑道:“太君,我们是来抓抗日分子的!自己人,自己人!”

  日军士兵冲进屋里,将庞大水的六个手下都逮了出来,房间里还传出女人哭泣的声音。

  郝富通顿时松了一口气,从地上爬起来套口袋里的证件递给日军少尉道:“太君,我是工务局局长郝富通!这个流氓无端地带人闯进我家里乱打乱砸,还企图强暴我的妻子,您一定要将他抓起来”。

  日军少尉接过证件看了看,证件是真的,他合上证件问道:“郝局长,外面是怎么回事?为什么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士兵会死在你的家门口!”

  抡起阴谋诡计、栽赃陷害,庞大水就不及郝富通这等伪政府老油条了,他连忙道:“太君,这事我知道,外面的皇军遭遇到了抗日分子的袭击,我刚才还打电话给皇军报案呢,您可以去查,谁知道打完电话这死胖子就带人闯进来抢我家里的东西,还要非礼我的妻子!”

  “放屁!”庞大水急得不行,立即向日军少尉解释:“太君,不是这样的,外面死的太君是我带来抓抗日分子的,我怀疑这家伙跟抗日分子暗中往来!所以我才带着兄弟们进来搜查!”

  郝富通冷哼一声:“是吗?既然是你带外面的太君抓抗日分子的,那为什么外面的太君都死了,而你们却完好无损?分明是你们勾结抗日分子一起袭击了皇军,要不然以皇军的战斗力怎么可能会全军覆没?”

  日军少尉脸色一变,指着庞大水道:“抓起来!”

  “啊,太君,我真是自己人啊,我是特务部的人啊!”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