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二二章 天价情报
  东方霸从曲人杰家里出来之后就返回了车上,宗翰带人将他送回了医院,可没过多久,刘老七就带着几个兄弟来了,他轻轻推开病房的门向东方霸使了眼色。

  东方霸起身给戴月梅盖好被子后走出了病房,两人走到走廊的尽头,刘老七低声道:“大哥,我手下有一个小弟混在张小林的码头干活的时候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张小林的人在搬运一大批货,和张小林接洽的是一个年轻日本人,让人奇怪的是搬运货物的人并不是苦力,而是张小林手下的兄弟,搞得非常神秘,后来我那小弟就偷偷溜进了仓库,他撬开其中一个箱子发现里面装的全是鸦片!”

  鸦片,这是一个能令人从善良之人变成魔鬼的东西,它让一个个富足的家庭变得一贫如洗,有些人为了满足毒瘾卖儿卖女卖妻以获取购买鸦片的钱财。清政府一直无法禁止鸦片、亦无法限制鸦片使用,而西方国家大力倾销鸦片来清朝,逆转西方世界对中贸易逆差,这些鸦片让许多国人成为“东亚病夫”。

  鸦片虽然只是初级毒品,但它的危害依然很大,一旦上瘾很难戒除,特别是意志不坚定的人,而有些意志坚定的人可以通过给自己放血,或自残等方法来刺激神经转移自身的注意力戒除掉毒瘾。

  听完刘老七的话,东方霸脸色一寒,问道:“那批货有多少?”

  “听我那小弟说,最少有两吨!”

  两吨鸦片,这是一个天文数字,这东西可不比稻谷之类的粮食作物,它的产量非常低,这么庞大的数量一旦流入市场所造成的危害实在无法估量。

  东方霸当即指示:“你去找宗翰,让他的狗仔队查清跟张小林接触的年轻日本人是什么身份,另外你带人去张小林的码头给我把那地方一锅端了,把鸦片全部运回我们自己的仓库!”

  刘老七疑惑不解地问:“大哥。把鸦片就地焚毁不好吗?为什么还要运回我们自己的仓库?”

  东方霸道:“哼哼,日本人狼子野心,想用这么庞大数量的鸦片毒害我们,自己却赚取大量钱财,我们就让他们这么嚣张吗?来而不往非礼也。我要把这批鸦片提炼成毒性更强、更容易上瘾的东西。然后专门卖给日本人或是运到日本去卖!”

  刘老七兴奋地点了点头道:“好,我马上去办!”

  庞大水和他的手下被日本人的巡逻队抓进牢里之后一顿好打,打得是皮开肉绽,直到他说出田中一郎的名字。日军少尉才打电话到特务部门去询问,田中一郎接到电话就派人过来将他接了出去。

  田中一郎坐在办公桌后面,双手搭在桌子上看着庞大水说:“大水君,事情我已经清楚了,郝富通是政府的人。可以说跟我们是自己人,而你现在的身份不再是流氓混混,而是我们的特工人员,我们应该把精力都集中起来对付抗日分子,而不是整天去敲诈勒索,你勒索也就算了,为什么要对自己下手呢?刚才我已经接到市政府那边打来的电话,他们对此事非常愤慨,让我给他们一个说法。否则就告到司令部去,你说我该怎么办?”

  “啊——”庞大水吓得满头大汗,膝盖一软就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太君,我的方法虽然不对,但对皇军却是忠心耿耿啊!您一定要替我做主啊!”

  田中一郎笑了笑。起身从桌子后面走到前面将庞大水扶起来说:“大水君,正是因为看到了你的忠心一片,我才替你挡下了司令部的责罚,你可不要辜负了我拼死保你的心意!”

  庞大水又是点头又是哈腰。“是是是,从今以后我庞大水一切以田中太君马首是瞻。您的命令就是圣旨,我决不敢违背!”

  田中满意地点了点头问道:“你是跟那些被害的皇军士兵一起的,你一定知道是什么人杀了他们吧?”

  庞大水为了邀功,连连点头道:“对,杀死那些皇军的是一个叫楚三才的小胖子,据说他是张小林手下一个马仔,有二三十人,我从来没听过这个人,想来他应该是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家伙,不过当时我在巷子口听到了枪声,他手里火力应该很强大!”

  田中一郎皱了皱眉头:“张小林,怎么又是他?上次我们有几卡车货物被人劫走,我们就怀疑是他干的,不过没有证据暂时不能将他怎么样!”

  庞大水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问:“田中太君,为什么不能把他抓起来?现在上海是皇军的天下啊!”

  田中笑了笑说:“大水君,这你就不懂了,张小林不比其他人,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抓他的影响太大,就连司令部也不会随意将他抓起来,要抓他必须掌握确切有力的证据才行,如果我们能抓到这个楚三才就好办了,大水君,现在我就交给你一个任务,尽快抓到楚三才,到时候我给你请功!”

  庞大水脸色一整,立正道:“嗨!”

  此时曲人杰和陈政委在一个秘密联络地点见面了,两人没有客套,陈政委直奔主题,“曲书记,我们打入敌人内部的一个同志传来两份重要情报!”

  曲人杰道:“哦,是什么重要情报需要你亲自来见我?”

  陈政委解说道:“自从去年十月日军从杭州湾登陆之后,上海守军陷入腹背受敌的境地,上海守军在日本人两面夹击下全线崩溃,这你是知道的,从杭州湾登陆的日军一路势如破竹,在这中间他们抢掠了大量的金银财宝,他们把这笔财宝在市面上换成了大量的黄金,足有三吨之多!”

  “嘶——”曲人杰倒抽了一口凉气:“情报准确吗?“

  陈政委继续道:“绝对准确,这不是情报的关键,关键是他们准备在2月22号上午十点把这三吨黄金押运到日军舰船上运回国内,押运的部队是日本海军驻上海海军陆战队两个小队的兵力,这批黄金现在被存放在闸北康华金属冶炼厂,自从淞沪会战爆发,这康华金属冶炼厂已经废弃!现在有日本陆军一个中队在那驻守”。

  曲人杰眉头皱得紧紧的,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包三炮台香烟抽出两支递给陈政委,陈政委接过一支,他自己含在嘴里一支,两人点燃香烟一阵猛吸,屋子里顿时烟雾缭绕。

  曲人杰道:“今天是18号了,也就是说只有不足四天的时间!一个中队的兵力看守,两个小队的兵力押送,以我们现在的力量根本没办法啊!可如果要从日本人手里抢回这批黄金无疑是痴人说梦!没有大部队根本抢不回来!”

  陈政委忧心匆匆地说:“难道我们眼睁睁看着日本人将这批黄金运回国内吗?这都是我们中国人的血汗钱呐!”

  “不行,我要将这件事情向上级汇报,请上级领导作出指示!还有一份情报是什么?”

  陈政委狠狠地抽了几口烟,开口道:“这份情报更加重要,自从日本人发动战争以来,财力消耗很大,他们制定的是以战养战的原则,但日本陆军进入内陆较晚,抢到的很少,海军抢到了几十亿法币,因此日本陆军心里不平衡,他们现在正准备私自印刷大量法币假钞,用这些假钞大量购买物资,企图搅乱我国经济,同时他们准备用假钞在市面上大量套购银元和黄金!现在他们正在研究印刷假币的技术,准备从他们国内和我国国内寻找制造印刷模板的专家”。

  有资料显示,卢沟桥事变爆发后,伴随着侵华日军的大规模军事入侵,日本军方参谋本部随即密令日本特务机构开始大量伪造中国货币,企图以此严重扰乱中国货币和金融市场,从根本上破坏中国经济,更多地掠夺中国经济资源,从而加速实现灭亡中国的罪恶目的。

  从1939年开始,到1945年6月日本投降前夕为止,日本有计划地组织印制当时中国货币假钞超过30亿元,而且币种齐全,花样繁多,既有假冒国民政府法定银行发行的流通货币,也有假冒tg的流通货币,造假币的时间之长,数量之巨,堪称世界造假币历史之最。

  早在1935年,南京政府在英、美等国的支持下开始进行币制改革,确定由中国银行、中央银行、交通银行、农民银行四家银行发行的法币为中国货币。由于当时的法币统一了中国货币,并与英镑实行固定汇价,因而提高了中国货币的威信,这对当时中国经济的恢复以及在金融方面准备抗日战争起到了积极作用。

  然而,南京政府的币制改革迅即遭到了日本的强烈反对,甚至公开声称不惜以任何方式彻底阻止中国的币制改革。日本在无法阻止中国币制改革又感到中国的抗日准备正逐渐显示其成效时,便先下手为强,在中国币制改革后不久就对华发动全面侵略战争。

  曲人杰闻言猛地一拍桌子:“密切关注日本人的研究动向,我们要不惜一切代价破坏他们的阴谋,绝对不能让他们的阴谋得逞!”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