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二七章 日本人的应对

第二二七章 日本人的应对

  谁也不知道,就在国府和tg双方为这次行动紧张准备的时候,从重庆一栋小楼内发出去一份电报,这份电报是直接发往天津土肥原特务机关的。

  土肥原特务机关在1938年6月之后被称竹机关,办公地点设在上海,土肥原贤二当任机关长,他是在中国从事间谍活动的日本第三代特务头子,建立满洲国和策划华北自治的幕后人物,以豪爽重义闻名于旧中国官僚间。

  土肥原贤二其人,阴险毒辣,两面三刀,居心叵测,善于权术。他不仅是中国人民不共戴天的敌人,而且在日本也声名狼藉。远东国际军事法庭在战后进行查证,确认甲级战犯土肥原贤二犯有侵略战争罪和战争阴谋罪,于1948年11月12日对他判处绞刑,12月23日在东京巢鸭监狱执行。

  在整个抗日战争期间,日本参谋本部在中国设立了很多情报机构,其中最臭名昭著的就是竹、梅、兰、菊四大特务机关。

  竹,即是竹机关,由土肥原贤二当任机关长。

  梅机关现在还没成立,要到1939年才成立,影佐祯昭出任机关长,办公地点就设在上海,他是日军驻汪伪政府最高代表,第7炮兵司令,第38师师团长。

  1938年11月,他受陆军大臣板垣征四郎委托到上海,指导民间人士里见甫在上海创立里见机关,联合青帮、红帮一起贩卖鸦片,收取巨额资金补充关东军军费。并参与创办兴亚院,和今井武夫一起与汪精卫的代表高宗武、梅思平在虹口重光堂秘密签订《日华协议记录》。39年奉东京参谋本部之命,专门负责对汪伪集团的策反联络。4月护送叛逃至越南河内的汪精卫到上海。随即进行策划建立汪伪政权的活动,并在上海北四川路永乐坊设立特务谋略机关“梅机关”,任机关长。11~12月,作为日方首席代表,在上海与以周佛海为首的汪伪集团代表进行“中日新关系”谈判,并于12月30日签订《调整中日新关系协议文件》。因为这件功劳晋升少将。担任支那派遣军副司令,继续在板垣手下效力。1940年3月,汪伪国民政府成立后,任伪政府最高军事顾问。

  菊机关成立于武汉会战之后,地点设于汉口。由柴山兼四郎当任机关长。执行11军司令冈村宁次分化瓦解中**队的政策。重点对中国第五战区的川军分化,但没有多大效果。1940年9月回国,历任辎重兵监部副,陆军辎重兵学校校长等。1941年10月升任陆军中将辎重兵监。1942年4月成为驻大同的第26师团长。1943年4月任汪精卫政权最高军事顾问,他手下的宪兵队长冈村少佐毒死了不听话的76号特工头子李士群。1944年8月任陆军次官,执行小矶国昭所谓对等的对华和平活动,9月中旬亲自飞抵南京,向汪伪政府要员陈公博、周佛海等传达日本政府的决策。

  兰机关成立于1938年3月。地点设在福建,和知鹰二出任机关长,1936年8月,他成为支那驻屯军参谋,常驻天津,主要任务是策动两广的李宗仁、白崇禧进行推翻蒋介石政权的活动。和知公馆设有与两广联系的电话,而李、白的代表黄南鹏就住在和知公馆。和知公馆允诺一旦倒蒋行动开始,日方将供给大量的武器弹药,支持两广“独立”。七七事变后主张就地解决。强调北进反苏。1937年8月调任上海派遣军第十一师团步兵第44联队长,大佐衔,参加淞沪会战。1938年3月,台湾军司令部副,参谋本部副。大本营副,第21军司令部副兼中支那派遣军司令部副,支那派遣军总司令部副,1940年3月。晋级陆军少将。同年11月,成为参谋本部副。主要任务就是进行诱降蒋介石的桐工作。

  竹、梅、兰、菊四个特务机关的机关长,以土肥原贤二的资历最老,军衔最高,在很多事情上其他三个机关长都要听从土肥原贤二的指令。

  当土肥原贤二接到潜伏在重庆的特务发来的绝密电报时后,他立即将电报转发给上海的晴气庆胤,这份电报让晴气庆胤如临大敌。

  虹口刚刚发生了连续大爆炸事件,军队方面损失惨重,士气低落,这个时候国府和tg组成联合特别行动队来抢黄金,无异于是痛打落水狗。

  土肥原发来的电报上说,为了确保黄金的安全,建议晴气庆胤跟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商量,将存放黄金的地点秘密转移,同时也将押运黄金回国的时间提前。

  这份电报上只是说两党即即将从各地抽调战斗精英组成特别行动队前赴上海抢劫黄金,其中并没有提到东方霸将出任指挥官,由东方霸出任指挥官是两党高层后来决定的,而日本潜伏在重庆的间谍只是得知前面的情报,并没有得到后面的情报,因此土肥原和晴气庆胤都不知道这中间还参合了东方霸。

  晴气庆胤拿这份电报思索了很久,这是一次危机,也是一次机遇,这段时间以来,上海滩的情报工作一塌糊涂,他已经处在风口浪尖上,不仅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很多人对他的工作表示不满,就连参谋本部都有些觉得他不能胜任负责上海滩的情报工作,可土肥原贤二力保他,这让他屁股上的位置稍微稳当了一些。

  还有一点,那就是押运黄金是海军陆战队的事情,他这个特务部门的负责人根本说不上话,海军将官也不怎么鸟他!,再说用金日丸号运黄金回国是派遣军司令部早就决定好的,这艘船相当于一艘武装商船,虽然比不上军舰,但有普通商船没有的火力。

  他有一个疑问,那就是参谋本部为什么不命令海军派遣军舰运送或护航,而是要用一艘武装商船来运送这批黄金呢?他很快想清楚了其中的关节。因为海军舰队每次航海都是有计划的,一旦突然改变很容易引起列强的注意,而且这批黄金见不得光,如果让列强知道了这批黄金的存在,说不定列强会打什么鬼主意,为了保险起见,参谋本部就决定不动用海军舰船,而是用这艘武装商船运送,就算被列强知道了,大本营也可以一推二六五装作不知情。

  他给土肥原贤二发回电报说,既然已经得知了两党的行动,我们可以就用这批黄金做诱饵,将特别行动小组的成员一网打尽!他又将自己的脑子里想出的计划以电报的形式发给土肥原贤二,希望对方能支持自己。

  土肥原贤二看过晴气庆胤发来的计划,也斟酌了很久,他也觉得就算特别行动小组再厉害,毕竟也只有十几个人,难道还能对抗两个步兵小队不成?还能直接进攻有一个日军中队驻守的康华金属冶炼厂不成?

  而晴气庆胤的计划是在押运黄金去码头上船的当天,从存放黄金的地点先后出来两只押运队,其中一队押运的是黄金走另外制定的押运路线,另一队押运的全是石头,走原定的押运路线,就是由这队押运人员将特别行动小组引出来,再予以消灭,实行明修栈道、暗渡陈仓之计,就算不能将特别行动小组消灭,也能确保黄金能安全上船。

  土肥原贤二决定支持晴气庆胤的计划,这个计划很不错,虽然不知道特别行动小组具体的计划,但能够做文章的也只有在押运黄金去码头的路上,黄金一旦上了船就万事皆休了,因为海军港口有重兵把守,而且金日丸号商船上的火力也不小,特别行动队想从码头进攻根本行不通!

  晴气庆胤接到土肥原贤二发来的支持电报大喜,他为了绝对保密,没有将计划书写出来,而是直接在脑海里构思,分派人手按照各自被安排的任务行动。

  国府和tg两方都已经决定由东方霸担任特别行动小组的指挥官,也不管他答应还是不答应,可东方霸这边还完全不知道,现在他正在医院里陪戴月梅。

  凌晨三点,宗翰带着几个兄弟匆匆而来,跟门口守卫的兄弟打过招呼之后轻轻推开了病房的门。

  有人进了病房,东方霸立刻惊醒,看见是宗翰之后才放下已经伸进怀里摸枪的手。到了走廊外,两人走到走廊的尽头,东方霸便问道:“出了什么事情?”

  宗翰道:“军统马如龙和tg曲人杰两人联决来访,说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找你商量,我猜准没什么好事,就推辞说现在深夜了,有事明天再说,可他们透漏出事关三吨黄金,我不敢怠慢,赶紧过来见你!”

  “三吨黄金?这倒是有点意思!”东方霸摸了摸下巴,又问道:“他们现在在哪?”

  “在百乐门三楼洗浴中心!”

  东方霸想了想吩咐道:“这样,你去安排一下,在五楼酒店开一间房,另外从四楼美食中心安排一桌酒席送上去,我等会就过去!”

  “好,我这就去安排!”宗翰点头答应,转身就走。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