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四零章 守株待兔 二
  马如龙对东方霸的计划佩服得五体投地,一个劲地赞不绝口。而东方霸话头一转:“不过兄弟我有句丑话要说在前面!”

  “东方兄弟请说!”马如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东方霸道:“这批黄金如果能够被我们劫下来,那是我们所有人冒着生命危险得来的,说实话我不担心tg,却对你们国府上层人士非常不信任,如果这批黄金没有用在抗日上面,反而被你们某些大人物揣进了自己的腰包,到时候可别怪兄弟我翻脸不认人,谁贪了这笔黄金,老子就让他去阎王殿去享受!”说着脸上就显露出狞狰的表情。

  “哎呀,东方老弟言重了,怎么可能出现这种情况呢!绝对不会,现在国难当头,谁敢这么干?要真有这样的,我马如龙第一个不放过他”马如龙急忙将胸脯拍得砰砰响,他算是知道东方霸绝对不是说大话,真要有人私吞了这笔黄金,肯定会受到东方霸的追杀。

  没过多久,正在观察的小弟叫道:“老大,有一艘商船来了,不知道是不是金日丸号!”

  两人急忙爬起来,东方霸拿过小弟手上的望远镜向江面上看去,果然有一艘商船正在向码头驶来,船身上用日文印着金日丸号的字样,桅杆上悬挂着日本的膏药旗。

  “就是它!”东方霸马上吩咐身边的小弟:“去打旗帜告诉码头门口的人,让他们做好准备!”

  “是,老大!”小弟答应一声,就跑过去拿起两杆旗帜打起了旗语。

  码头门口附近的邓启明正等得有些急躁了,不时地扭头张望侧后方高楼上,这时看到两面黄色小旗帜摇晃起来,旗语连续打了三遍,意思是:“正主来了,做好准备!”

  金日丸号缓缓靠了岸,船长集合所有人说了一通话。主要是交代一些事情,然后就宣布解散,只有少量人员留守,大部分都一窝蜂涌下了船,虽然这些船员在海上跑惯了。可能够上岸是所有船员都希望的。

  下船的船员们都穿着水手制服。如船长、大副等人都换上了一身便装,东方霸从望远镜中看见有个肥胖的家伙穿着西装,提着公文包,这家伙一身肥膘。走起路来身上的肥肉一颤一颤的。

  他觉得这家伙有可能负责采购的人,马上对小弟说:“打旗语让下面的人特别留意一个穿西服的胖子,这人有可能是负责采购的人!”

  邓启明看见楼顶上打的旗语后,心中有了计较,等了差不多十多分钟。穿着水手服饰的船员们从码头内涌出来,等这些船员过去,又等了两分钟,他就看见三个中年人一起从码头内走出来。

  邓启明立即迎上去堆满笑脸:“老板,各位老板,要采购生鲜蔬菜、瓜果、肉食吗?”

  一个高瘦的中年人对穿西装的胖子说:“土井君,采购的事情是你负责的,一定要采购到新鲜的蔬菜瓜果和肉食,我们明天早上再见吧!”

  “嗨!”土井低头弯腰答应一声。恭送另外两人离开了,等两人走远走,土井左右看了看,皱眉疑惑道:“这是怎么滴回事,以前这里不是有很多贩卖蔬菜的人吗?今天怎么只有你一个?”

  刚才这里本来是有不少贩子在贩卖这些东西。但是都被马如龙派人将他们所有的东西全部收购了,不卖的全部赶走,还不走的用枪威胁。

  邓启明叹气道:“老板有所不知啊,这几天上海很不平静。有人在虹口制造了一连串的爆炸,皇军损失惨重。现在皇军还在戒严呢!东西都运不进来,很多人都不敢出来做生意,我这是冒着很大风险才出来!您看看吧,我这都是上好的新鲜蔬菜瓜果,还有刚杀的猪和牛!”

  只此一家,别无分号!土井不得不走到手推车前拿起一颗大白菜看了起来,大白菜的外面烂叶子都掰掉了,用白色的胶布捆好的,很漂亮。

  他又走到另一辆手推车面前拿一颗萝卜一个一颗胡萝卜看了看,捏了捏,很硬,看得出来是刚从地里拔出来的。

  邓启明看见这日本胖子,不由得暗赞这家伙确实是行家,但凡新鲜萝卜都特别硬,如果从地里拔出来存放的时间长了会变软,手指用力一捏就会凹陷下去。

  土井又看去看了肉食,然后抬头问道:“你滴,这些东西怎么卖?数量有多少?”

  邓启明立即道:“老板如果要得多,蔬菜类,平均价我按一块五毛钱一斤卖给你,肉食类平均价四块二毛钱,您看怎么样?你要多少我有多少!”

  土井摇头道:“你滴太黑了,这些东西怎么可能这么贵?”

  邓启明抱怨了,还不是你们皇军一直戒严,弄得没人敢把东西运进来,我这还是冒着很大风险才搞来一批货。

  土井一想眼看着天就要黑了,而且船明天就要开回去,现在不把这些东西准备好,明天就来不及了,于是开始讨价还价。

  到最后邓启明价钱定在蔬菜类一块三一斤,肉食类四块一斤,然后低声道:“老板,不能再低了,您看这样行不行,按照我刚才说的价,我给您百分之二十的回扣,您看怎么样?”

  “回扣?什么滴东西?”土井弄糊涂了,他那知道这是半个世纪以后的名词。

  邓启明心中得意,不知道了吧,这可是那位爷指点的招数,嘴上解释道:“就是指卖方从买方支付的商品款项中按一定比例返还给买方的价款,当然,这个钱是我私下给您,不用从账面上过!”

  原来如此!土井眼冒精光,他仿佛看见了一条金光大道出现在自己的脚下,这绝对是一个捞钱的好点子啊!

  这个时期还没有回扣这个说法,也没有人干过这事,最多就是给采购人送些钱财和礼物,采购人想捞钱一般都是私自更改采购商品的价格和帐目,风险很大,可回扣这东西根本就没有帐目可以查,只有两个当事人知道。

  土井大喜道:“好,你的东西我卖了,我需要五百斤白菜、三百斤白萝卜、一百斤胡萝卜、两头肥猪,三百斤牛肉!葱二十斤,大蒜五十斤,现在快天黑了,你滴快点去拉过来,我在这里等你,然后帮我运到码头的仓库”。

  土井倒不是因为邓启明给了他的这百分之二十的回扣,而是他从邓启明这儿知道了一条捞钱的财路。而正是因为他知道了这个捞钱的方法,回国就立马辞职不干了,在日本一家大型企业找了一份工作,短短的几年让捞下一笔巨额财富,之后又转而从政,而且还一路青云直上,造成了日后日本第一巨贪。

  “好好好,我马上去准备!”邓启明一溜烟跑了。

  十五分钟后,邓启明开车一辆卡车过来,卡车上装满白菜、萝卜、猪肉和牛肉!有土井在副驾驶室领路,卡车很顺利地通过了码头门口的日军守卫,因为船员们都放鸭子了,没有人手运上船,土井只能让卡车一路开到码头的冷冻仓库把这些东西储存起来,等到明天早上船员们都回来了再运到船上去。

  土井给钱给得非常干脆,邓启明返回给他的回扣他也很高兴地收下,离别时土井还说以后每次来都买邓启明的东西。

  东方霸和看见卡车从码头出来,马上和马如龙等人下楼往小院子的方向走,走了几分钟就到了院子里。

  马如龙迫不及待地问邓启明:“情况怎么样?”

  邓启明一脸兴奋的样子:“非常顺利,就如东方老大所说的一般无二,船员们都休假了,根本没有人手运上船,土井那货就把东西存放在码头的冷冻仓库里,说等明天船员回来后再运上船!”

  马如龙一拍大腿:“太好了,只要那帮龟孙子吃了这些东西就等着在海上漂尸吧!”

  东方霸点头说:“现在事情成功了一半!只要再弄到船,事情就有九成把握,还有一成就看天意了!”

  两人走进一间房内,关上房门后,马如龙又问:“老弟,既然这个方法的把握这么大,为什么还有派人去袭击押运车队呢?要不然咱们不管押运车队了,直接在海上干这一票!”

  东方霸摇头道:“你以为日本人都是傻子吗?如果在黄金上船之前我们都没动静,你以为日本人不会起疑心?日本人当中不乏聪明人,我们搞出这么大的动静却没有付出行动,是个人都知道有问题,他们肯定能想到我们会打船的主意,他们一旦猜测出我们意图,那我们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派人袭击车队虽然只是试探行动,但也让日本人知道我们已经动手了,只是没有成功罢了,这样日本人才会放心!”

  马如龙听完东方霸的话,不得不竖起大拇指:“老弟这招高明啊!明修栈道、暗渡陈仓!好!对了,你让老曲去干什么了?”

  东方霸笑道:“他当然有他的事情!而且他所做的事情也是整个行动中比较重要的一环”。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