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五一章 瞎猫碰上死耗子
  松井石根及其部属一行人被召回国的日子已经定下来了,定于三月五号,在另一个时空,松井石根也是在这一天被召回国的。

  因为松井石根作为华中派遣军的司令官,在进入南京之后纵容士兵屠杀平民,虽然直接下命令的是朝香宫鸠彦,但他却是默许的梯度,引起了国际舆论的轩然大波,日本政府在国际上强大的舆论压力下,不得不将他及其部属召回国内,还有另一个原因,那就是在朝香宫鸠彦被活剐事件中,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东方霸已经从黎刚那里得到了详细的情报,三月四号,松井石根及相关人员在一个大队兵力护送回上海,在上海过一夜,于上次日,也就是三月五号上午九点在龙华机场乘坐专机回国。

  距离三月五号还有五天时间,东方霸也不着急,在医院一心一意陪戴月梅养伤。进过一段时间的修养,戴月梅的气色好了很多,自从在重伤时向东方霸表白之后,她也不再那么矜持,现在每次东方霸来看她,她都要跟东方霸腻歪一两个小时。

  庞大水被马如龙派去的特工刺杀之后被手下人紧急送往医院,这家伙也算是命大,一身的肥肉,将他刺伤的那柄匕首因为他肥厚的脂肪,没有刺进内脏,送到医院急救之捡回了一条命。不过这胖子现在还躺在医院里,没有时间出来兴风作浪。

  再说楚三才,这胖子可不是个安分的主,这不,现在正带着手下兄弟在大世界歌舞厅唱歌跳舞,美其名曰为了工作需要。实则是这段时间搞的动作太频繁了,日本人实在是盯得太紧,没办法,又不能整天呆在窝里不出来,只得带着兄弟们来大世界消遣消遣。

  自从百乐门重新开业之后,生意火爆得不得了,大世界的老板看着眼红不已,于是有样学样,也生搬硬套搞起了百乐门那一套。只不过有点东施效颦的味道。画虎不成反类犬,实在是上不了大台面。

  大世界原本是与百乐门同一级别的娱乐场所,百乐门经过东方霸一番运作现在成了世界闻名的娱乐休闲场所,而大世界呢?大世界现在俨然成了淫窝,搞得是乌烟瘴气,稍微有点身份,或自恃身份的人都不愿意去那里消费了,要搞女人哪里没得搞?何必去那种地方?要是被某某报社的记者拍到,第二天在报纸上一登,完了!也只有三教下九流的人愿意在那里玩。

  “来来来。弟兄们,咱们再干了一杯,这段时间弟兄们都受累了,老大我今天发话,只要你把身边的妹子灌醉,你就可以把她带走过夜,所有的消费都由老大我负责买单,要是你没把她灌醉,而你自己却醉了。那老大我可就不负责了,要玩你自己出钱,怎么样。弟兄们有意见没有?”

  在一间超大的包房里,楚三才正举着酒杯囔囔着,听到他说的话,下面所有兄弟都大声起哄,“好,老大万岁!”

  要说别的,可能有人会自动打退堂鼓,可要说喝酒。那就谁也不服谁了,更何况现在并不是兄弟之间拼酒,而只是要把身边妹子灌醉就行了,可要把身边的妹子灌醉也不是很容易的,那你要会哄得她喝酒才行,她死活不喝你也没办法,这就看各人的本事了。

  一时间包房里花言巧语、甜言蜜语、睁眼说瞎话不一而足,每个人都自认为是泡妞高手,把肚子里最好听的都一股脑地说出来,妹子们一个个都被哄得心花怒放,都是出来卖的,曾几何时被男人这般哄过,女人们总是感性的动物,被兄弟们一翻狂轰乱炸搞得晕头转向、迷迷糊糊、心里美美地就跟着一杯杯往肚子里灌。

  楚胖子正左拥右抱,左边亲一口,右边啄一下,两只咸猪手还不老实地在身边妹子高耸的胸脯上揉捏着,这时一个小弟匆匆走进来在他耳边低声嘀咕道:“老大,我刚才撒尿的时候看见一个家伙鬼头鬼脑的,看上去很像日本特务,要不要……”说完做了一个割脖子的动作。

  楚三才也不亲也不摸了,原本一副淫D的胖脸也变得异常严肃,一双小眼睛里冒出精光,他转而在这小弟的耳边嘀咕:“你带几个兄弟,找个机会把那家伙弄晕了带到我们据点,老子要好好调教一番!”

  “明白!我这就去安排,保证没问题!”小弟点了点头低声答应,然后转身找人去了。

  田中一郎今天本来是奉晴气庆胤的命令到大世界打听金日丸号无故失踪一事的有关情报,按说情报交易和流通数量最大、传播速度最快的地方是在百乐门,他本应该先去百乐门,但他怕去百乐门容易被人认出来,因此先到这里探路,如果能在这里得到情报最好,得不到就只能再去百乐门碰运气了。

  大世界歌舞厅环境更加复杂,三教九流的什么人都有,打听消息这里是最好的地方,但如果要得到准确情报就只能去百乐门那样的高级场所了,那里才是详细情报的交易集散地。

  田中一郎收买了好几个侍应生和陪酒、陪舞女郎,却没有得到一点有用的线索,只听说很多人都在谈论上海最近这段时间以来,日本人被搞得狼狈不堪,没有丝毫与黄金有关的消息。

  到了深夜,无功而返的他正准备打退堂鼓回家休息,上厕所时却听见有人在厕所谈论有一伙海盗这几天发了一笔大财,后面的内容令他激动不已,他上完厕所后守在门口等那两个谈论这件事情的家伙出来,然后尾随他们。

  出了大世界之后不久,他马上从前面跳出拦路,并掏出手枪和绳索准备带这两个家伙回去严加审讯,然而他不知道他伸手闪出一个人影用手枪顶住了他的后背心,他不敢轻举妄动,正想办法摆脱危机,却不想后面的人根本不给他这个机会,一棒子砸下去,他当即就倒在了地上。

  田中一郎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被五花大绑在一根大木柱子上,面前几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小胖子一连淫笑地坐在一张椅子看着自己,小胖子身后站着十几条大汉,自己身后也有人持枪守卫,他装作惊慌失措、十分害怕的样子说:“你、你们是什么人?为什么要绑架我?”

  “哟嗬,这日本狗还不老实!”楚三才指着田中一郎怪叫一声,然后对身边的兄弟说:“去个人,让这小日本子知道咱爷们的厉害!”

  楚三才的话刚说话,就有一个大汉拿着皮鞭走过去一甩,“啪”的一声,田中一郎当即发出一声惨叫。

  一连抽了几十鞭,大汉都抽地浑身大汗,田中一郎虽然受伤不轻,却丝毫没有承认自己身份的想法,反而苦苦求饶叫道:“你们想干什么?要多少钱你们说句话啊,只要我家里有的,我一定让我家人送过来,求你们别再打了!”

  特务果然是特务啊,受过训练经得住打,楚三才不由得心下感叹,脸上却不表现出来,抽了一口烟,然后问身边的小弟:“现在大街上还有爆竹买吗?”

  小弟答道:“有的,老大,虽然过完年差不多一个月了,各杂货铺子里应该还有不少存货!”

  “嗯!”楚三才摆足了老大的架势,吩咐道:“去,到街上杂货铺里买十几个拇指粗的爆竹过来,老大我今天想放放爆竹玩!”

  一干兄弟搞不懂楚三才到底搞什么鬼,要说爆竹那玩意只有过节过事的时候才会放着玩,图个热闹,现在年都过了快一个月了,还玩什么爆竹?这不是小孩子心性吗?不过既然老大吩咐了,下面自然有兄弟会去买回来。

  田中一郎看着楚三才的模样,心里有些发毛,他可是看出来了,眼前这个小胖子虽然肥肥的,模样还有些好玩,但那双眼睛散发出来的光芒却让人有些害怕,现在听到小胖子让人去买爆竹,心想爆竹那玩意炸起来响是响,却没有什么杀伤力,这小胖子买来干什么?难不成想用爆竹炸死我不成?

  此时楚三才问道:“小日本,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身份,你小子最好老实点,乖乖自己说出来,你要是不说,那大爷我只好大刑伺候了!”

  田中一郎一连茫然,随后又大叫:“什么小日本,老子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你们这伙土匪,你们到底要干什么?都是道上混的,别把事情做绝了,你说,你们要多少钱?老子这就写条子,你们送给我的家人,让他们立即把钱送过来!”

  兄弟们都目瞪口呆,难不成真抓错了人?如果真抓错了人,事情就不好办了,捅到上面去肯定要吃挂落,龙帮可不比其他的帮派,行事都有严格的规定,无缘无故绑架善良人家可是要受罚的,龙帮用不着靠绑架这种小儿科来捞钱,要绑就绑大鱼,绑日本高官、汉奸头子、不法富商等等!如果绑老实的平民百姓不仅不会得到上面的支持,还会受到惩罚。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