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五二章 传说中的爆菊
  “装、继续装!”楚三才不屑地撇了一眼田中一郎,心想这家伙的演技还真不错,不去演电影真是可惜了。

  田中一郎哭丧着脸说:“我真是地地道道的中国人啊,你不信你可以派人去我家来查族谱啊!”

  “我呸!还族谱?就是有也是你们日本特务自己做的假的!你以为老子看不出来?日本人虽然在相貌上与我们中国人没什么区别,可是所受的文化熏陶和教育与我们中国人截然不同,因此在气质上也有很大的区别,明眼人一眼就看得出来!别说气质了,就是身体上也有差别,不信咱们试试看,日本人因为长期跪坐,膝盖上的皮肤都很厚实,小腿也是罗圈腿的模样!而且你们裤子里面穿的不是大裤衩,而是兜裆布!去一个人,扒了他的裤子让他自己看看!”

  当即有一个小弟过去解开田中一郎的皮带,将他的裤子扒到脚底下,众兄弟看见田中一郎果然穿的是兜裆布,膝盖上的皮肤呈微红色,厚厚的,小腿也是罗圈腿模样,跟小胖子楚三才说的一般无二!

  田中一郎心知掩饰不了自己日本人的身份,也不再掩藏,哼哼道:“没错,我是大日本人帝国的公民,那又怎么样?我只是一个生意人,我做我的生意,你们混你们的江湖,码头我已经拜过了,你们还要怎么样?”

  “看看,看看,这家伙懂得还挺多的,知道在上海滩做生意还要拜码头!”小胖子指着田中一郎点点,扭头看了看手下兄弟,又说道:“日本人真是亡我中华之心不死,为了在上海滩站住脚跟。竟然派人出来装中国人,说中国话,还跟各方势力拉关系!不跟你们合作,不听你们的话就要往死里整,黄老板不就是被你们整惨了吗?你小子刚才还口口声声说自己是中国人,被我拆穿了还要跟老子装无辜!老子告诉你,老子不吃这一套,老子可以肯定你小子绝对不是一个日本商人那么简单,要不然你为什么对一伙海盗发财的事情那么上心?哪里没有海盗?被海盗打劫的事情几乎天天都有发生。你小子倒好。为了得到消息竟然动了枪,老子劝你老老实实说出你的真实身份,要不然老子让你生死不能、欲哭无泪!”

  田中一郎听了楚三才的话,脸色一变,他这才发现楚三才这家伙不简单,肯定不是一个地痞流氓那么简单,要不然楚三才为什么对自己的真实身份那么在意?难道金日丸号的失踪与这些人有关?

  他也不装了,知道装也装不下去,刚才还流露出非常害怕的模样,现在气质上突然一变。冷声道:“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金日丸号的失踪是不是你们干的?”

  这次轮到楚三才和其他兄弟吃惊了,楚三才愣了愣,问道:“金日丸号?什么东东?”

  一个小弟说:“老大,听起来像是一艘船的名称!”

  楚三才摸了摸光秃秃的下巴,这习惯是跟东方霸学的,小眼睛里光芒闪烁,脑子里却是转了无数圈,笑吟吟地问道:“这么说你是来查金日丸号失踪的消息喽?”

  田中一郎看了看楚三才,从他脸上看到他好像完全不知情的模样。心下疑惑了,如果这帮家伙不知情,为什么要抓我?为什么对我的真实身份这么在意?难道他们是国府或tg那边的人?可看上去不像啊!可这伙人又明显对打日本帝国存在着敌意。看来得想办法脱身才行,他道:“没错,金日丸号是我的货船,前天刚出上海就失踪了,一连两天都没有消息,我就想打听打听,看能不能把那船货赎回来!这位兄弟,我跟你们无怨无仇。你们犯不着为难我吧?就算我现在落在你们手里,多少要出点钱让兄弟们不至于空手而回,但你总得说个数啊,我要是再不回去,我的家人肯定会向皇军汇报,皇军肯定会派人来查,你说个数目,我告诉你地址,你写封信或者打个电话去我家里让他们把钱送来,大家各奔东西”。

  直觉告诉楚三才,事情肯定不是这么简单,看来这小日本是个老油子,不下点猛药,他是不会说出真相的。

  这时出门去买爆竹的小弟提着一个袋子回来了,“老大,我回来了,现在太晚了,杂货店都关了门,我敲了好几家的门才买回来二十个”。

  楚三才夸赞了几句,接过袋子看了看,里面都是爆竹,大红的纸面包裹着外皮,有的有大拇指粗,还有的是直径超过三公分的大家伙,两指长的引线。

  随后楚三才抬头看着田中一郎说:“小日本,老子再给你一次机会让你说出你的真实身份,还有金日丸号到底装了什么值钱的东西?刚出上海就被海盗给劫了,船上的东西肯定不是平常货物那么简单,否则海盗没那么大胆,要知道现在海面上都是你们的军舰,能让海盗们冒着这么大的风险跑到你们海军地盘上抢劫,船上的东西如果不是价值连城,除非海盗们疯了,说!”

  “我真的只是一个商人啊,辛辛苦苦一辈子就积攒了钱买了一条船,我容易吗我?你们放了我吧,我只是跑到上海来做生意的!”田中哭丧着脸大叫着。

  还在装,还要装!楚三才愤恨道:“你就演,继续演吧!你他妈不去拍电影真是屈才了!来呀,脱了这家伙的兜裆布,把这根爆竹插进他的屁眼里,老子今天就爆他的菊花,嘿嘿!”

  听了楚三才的话,众兄弟集体打了一个寒颤,这主意太他妈阴损了!不少人想像着插在屁眼里的爆竹炸响的场景,额头上直冒冷汗!不少人提臀收肛,双腿夹得紧紧的,就是没有一个人出来拿爆竹。

  楚三才火了,怒道:“怎么啦?都他妈怂了?刚才吃吃喝喝那么买力,现在让你们办点事情就窝囊了!”

  一个小弟委屈地嘀咕道:“老大,不是我们不愿意办事,只是这事太恶心了,任谁看见他那玩意估计三天都吃不下饭啊!”

  “啪!”的一声响,五块现大洋被小胖子拍在身边桌子上,“谁去把爆竹插进他屁眼里,这三块大洋就是他的!”

  “咕噜,咕噜”看见白花花的五块现大洋躺在桌子上,不少人都吞了吞口水,这可是半个月的薪水啊,够一家人吃一个多月了!可想起那脏兮兮的东西不少人又忍不住想吐。

  终于还是有人忍不住金钱的诱惑,一个瘦小的兄弟走过来将五块大洋抓起来塞进自己的口袋里,说道:“谢谢老大,这活我干了,吗的,不就是拉屎的地方吗?谁还没有?大不了我用香皂多洗几遍手!”

  田中一郎这才知道楚三才为什么让小弟去买爆竹了,敢情是用来爆菊的,这主意真他妈太阴损、太恶毒了,爆竹的威力虽然不大,但插进肛门处爆炸,肯定会炸开花!这时他额头上也直冒冷汗,看见那小弟拿着爆竹走过来,惊叫道:“走开,走开!我告诉你们,如果你们真这样做,大日本帝国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田中一郎一边大叫,一变扭动着身体,不让那小弟行事,楚三才阴阴一笑,指着两个兄弟:“你们两个去帮忙,固定住他的身体,别让他乱动!老子一直想看看被爆菊之后是什么样子,可惜一直没有机会,今天总算能见到了!”

  那小弟费了好大的力气都没有成功,主要是那玩意缩得太紧、太干燥,最后不知道他从哪里弄来一点油涂抹上上去才成功,只听见田中一郎一声惨叫:“啊——”

  除了楚三才,众人无不扭头呕吐不止,这时那小弟喊道:“老大,插好了!”

  楚三才吩咐道:“那还等什么?点火!”

  那小弟闻言,掏出火柴划燃凑到引线上,就听见“哧哧”的声音响起,田中吓的疯狂大叫不止,臀部也急剧的扭动,但奈何不能把爆竹弄出来。

  “砰”的一声闷响,田中的声音嘎然而止,众人回头看去,只见田中一郎的身体像抖筛子一样抖个不停,过了十几秒钟,他像杀猪一样的大声地惨叫。

  楚三才这个变态的家伙还起身过去看了看,随后笑道:“怎么样啊?小日本,滋味怎么样啊?老子再问你一遍,你说还是不说?”

  田中一郎身为日军在上海的大特务,什么刑罚没见过?仅仅他自己动手,或是吩咐手下人执行的刑罚就不下百十来种,他以前看着被刑罚折磨的的抗日人士、军统和tg被捕的特工在他残酷的刑罚下痛苦不堪的表情就异常兴奋,可现在轮到他自己受刑,并且被这种变态到了极点的刑罚折磨,他总算体会到了痛苦是一种什么滋味。

  “好,既然还不说,那就再换一根粗的爆竹!”楚三才阴阴的笑着,吩咐刚才那兄弟去拿。

  说实话,田中不怕鞭打、烙刑,老虎凳等这些刑罚,他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特工,并不害怕这些普通的刑罚,但用爆竹爆菊还真没见过,刚才就那么一下,就让他彻底服了,那种滋味痛彻灵魂深处,心理防线瞬间就崩溃了,见楚三才还要再炸,立即惨嚎到:“别,别再炸了,我说,说什么都说!”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