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五四章 洗澡风波
  澡堂子对于大上海的市民来说并不是什么稀奇古怪的事物,整个大上海大大小小的浴池有几十家,有点档次的也不在少数,可把洗澡的地方做成洗浴中心,并且有着高规格服务的只有百乐门一家。

  百乐门洗浴中心的热水时刻都在换水,并不像其他浴池一池热水用几天,有的甚至用一个星期,为客人搓背的美女来自世界各地各个民族,都是一等一的美女,这些美女们的报酬是相当高的,每个包间有两名美女服务,客人如果有需要还可以从其他包间调过来,只要你有钱,你可以一口气点十几个美女的牌子,享受帝王般的服务。

  却说东方霸带着四个兄弟上三楼之后在服务台要了一个包间,然后脱了衣服在浴池中泡了半个小时,还真是舒服,泡着泡着差点睡着了,要不是小弟叫他,估计他今晚就泡在浴池里过了一夜。

  泡完澡,便到包间去搓背,刚推门进去就看见一个漂亮女孩子坐在一张搓背床上,女孩子立即站起来道:“先生,您好!”

  这女孩子太纯了,非常的清纯,如果不是穿着工作服,东方霸都有点怀疑她是不是哪所女子学校或在校的大学生。

  东方霸看了一眼女孩,点头道:“好,久等了吧,那咱们开始,可以用点力气!”说着便趴在了床上。

  东方霸不认识这女孩子,可这女孩子却认识他,当初他跟黄晶林的门徒孙四海签生死状比斗时,这个叫王佩如的女孩子和另一个叫陈新的男孩子就坐在角落的一张桌子边,王佩如可是对东方霸的印象非常深刻。自从那以后,王佩如经常在那一带走动,希望能再见到他,可东方霸已经很少去那里了,那里毕竟是黄晶林的地盘。

  “哦,哦,好的!”王佩如从失神中反应过来,马上答应着。

  王佩如的手法有些生疏,进这里来工作也是无奈之举。她家里原本也是富豪之家。可在年前的时候,有家日本公司暗中设下圈套,让她父亲生意失败,并欠下巨额债务,债主天天上门讨债,她父亲也因此一病不起。

  迫于家里的压力,原本她就要与未婚夫结婚了,可发生了这样的事情,未婚夫家里当即就派人过来退婚,撇清干系!

  为了还清债务。家里把房子都抵押给银行了,最后父亲还是一命呜呼!将父亲安葬之后,家里已经一贫如洗,房子也被银行收走,在这样的打击下,她妈妈也一病不起,没过几天就紧随她父亲而去,下面有两个年级幼小的弟弟妹妹,为了养活弟弟妹妹。她不得不终止学业,经熟人介绍来这里上班赚钱。

  对于一个大家闺秀来说,到这种地方上班是非常羞耻的。奈何昔日的富裕生活不再,现在她已经不是富家大小姐,而是一个灰姑娘,好在这里并不是淫秽场所,又有熟人照看,因此上班时基本上没有受到欺负,不过这些天有客人见她长相美貌,经常过来骚扰。更有甚者暗示可以包养她。

  东方霸快要睡着的时候,突然从门外传来吵闹声将他惊醒,紧接着房门被强行推开,四个小弟也被人架到了一边动弹不得。

  “陈新,你来干什么?”王佩如看见推门进来的竟然是陈新立即惊叫起来,以前两人一起上学的时候,陈新长得风流倜傥、一表人才,口才非常不错,她对他产生了爱慕之心,可后来她就发现陈新这个人胆小如鼠,完全没有一点男子气慨,在一次游行的时候,因为有租界巡捕过来抓人,陈新竟然丢下她一个人独自逃跑,从那时候起,她就对陈新完全改变的态度。

  陈新一脸愤怒道:“佩如,我昨天不是跟你说过了吗,以后你的钟我全包了,为什么你还要接客,你这是在打我的脸知道吗?”

  王佩如真有点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向胆小如鼠的陈新竟然这么强势起来,其身后还跟着七八个保镖,现在陈新说出接客这样侮辱性的词语,这让她恼怒,她摇头道:“陈新,请你嘴巴放干净点,什么接客?我是在工作,还有,我不会包给任何人!”

  这时附近的保安已经得到消息,马上有几个人过来维持秩序,一个小领班大声道:“怎么回事?谁在闹事?”

  陈新扭头道:“没事,没事,这件房被我长期包了,现在却有人占了我的位置,我们会协商好的,不麻烦你们了!”

  小领班并没有进去,见陈新说双方协商解决,也就没有再追究,点头警告道:“你们最好不要闹事,好好说话,不要打扰到其他客人,否则我只能派人将你们扔出去”。

  保安做到这个份上算是非常拽了,完全不把客人的身份放在眼里。陈新喘着粗气,脸上涨得通红,扭头指着东方霸叫道:“小子,你给老子滚出去,这间房被老子长期包了!”

  小领班站在门口无意中看见正趴在床上的东方霸背上五爪金龙图腾,当即脸色大变,立即道:“不要吵,你们把人放开,听见没有,把人放开!”

  没有陈新的命令,打手们哪里会听小领班的话,对他根本不理不睬,这时东方霸撑起胳膊从床上起来,看着陈新笑道:“好小子,老子在自己的地盘上,被人叫嚣着赶走还是第一次,你胆子不小啊!”

  东方霸本来是头朝下,陈新刚才并没有看见他的面孔,等他起身面目显露出来才看清,而当初东方霸给陈新的太深刻了,以至于现在看见是东方霸,当场惊得腿脚发软,几乎就要跪在地上。

  “陈君,怎么回事?”这时一个留着小胡子的日本男人带着几个日本浪人武士扒开人群走过来问道。

  “嗨,佐藤君,你来得正好,你一定要给我做主啊,这个女人已经被包下了,现在却被这个男的抢走!”陈新看见佐藤三郎带人过来,就像抓住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还没等佐藤三郎说话,得到消息的梁豹带着大群持枪保安走过来大声道:“干什么?谁在闹事?”

  佐藤彬彬有礼的样子,鞠躬道:“先生你好,我是大日本帝国的公民佐藤三郎,事情是这样的,我的朋友陈新君先先包下了这间房,可现在却被别人占据了,你们百乐门是不是该给个说法?”

  梁豹走进房里一看,看见是东方霸在里面吓了一跳,不过却没有表现出来,扭头对身后一个小弟说:“你去把服务台的人叫过来!”

  没过一会,服务台一个男服务生被找来了,梁豹便指着陈新问道:“这位先生是不是包下了这间房?什么时候包的?包多久?”

  男服务生回答道:“是的,梁部长,陈先生昨天离开的时候说了一下,不过却没有付钱!也没说包多久”。

  梁豹听后脸露微笑道:“陈先生,感谢您照顾我们的生意,我丝毫不怀疑您的信誉,不过我们百乐门一向是现金交易,概不赊账!我们这里二十四小时营业,这里的每一个包间一天的包房费是八百八十八块现大洋,不知道您想包多久?”

  “八、八百八十八块现大洋?”陈新惊叫道。

  梁豹点头道:“是的,陈先生,难道您没看到我们服务台的价目表吗?”

  没人会傻到长期包房,除非他真是钱多得没地方花,按照这个价目,一个月下来要两万多接近三万大洋,一般的富豪都承受不起,来这里消费的客人一般都只包一个小时,最多不超过两个小时,用来接待客人、谈生意等等,完全来享受的不是没有,都只是图个新鲜,而且每个包间有六名美女轮班,每班八个小时,就算客人第二天再来,也不一定能碰到同一个美女。

  陈新涨红着脸,吞吞吐吐道:“我,我包一个小时!”

  梁豹点头道:“当然可以陈先生,不过要等这位先生的钟点时间到了才行,毕竟他比您先来,虽然您昨天走的时候留下话,但并没有给我们的服务人员交代清楚或留下押金,因此我们的服务员无法为您安排,关于这一点,还请陈先生体谅我们的难处!”

  陈新扭头看着佐藤询问:“佐藤君……”

  佐藤三郎抬手示意陈新放心,然后对东方霸说:“这位先生,您好,鄙人是大日本帝国矿业公司的佐藤三郎,跟您打个商量,您把您的包间让给我的朋友,您刚才的消费由我们来出,并且我们另外为您安排一间,如何?”

  “当然….”东方霸开口道,随即又说:“不行!”

  佐藤和陈新听了东方霸前面一句,还以为他答应了,谁知东方霸嘴里又蹦出来一个“不行”,这让两人差点一口气没踹过来。

  佐藤阴沉着脸道:“先生,你知道我是谁吗?我是大日本帝国的公民,我们矿业公司是大日本帝国的产业支柱,租界当局都要给我几分面子!我一句话就能让你在租界呆不下去!你最好是想清楚了回答”。

  “嗤——”东方霸不屑地嗤笑一声,“我呸!什么狗屁大日本,租界当局要买你的面子,老子可不稀罕!”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