蜡笔小说 > 抗日之大上海皇帝 > 第二五七章 包租公——瘸子陈
  东方霸的话让日本人愤怒非常,他们死活不愿意认输,一定要等佐藤三郎病好之后再继续赌局,不过东方霸可不愿意再陪他们玩,输了就是输了,他道:“我可没时间陪你们瞎耗着,有本事你们现在让佐藤从医院爬过来!”

  “东方先生,我要挑战你!”一个日本人从席位上站起来大声道。

  看来那家伙一眼,东方霸不屑道:“你?你还不够资格!你想挑战就挑战?我向日本天皇挑战,他能答应吗?好了,输了就是输了,如果你们想找回场子,一个月以后的世界赌术大赛上再见吧!”

  日本人一个个气得脸色发青,不过在各国大使面前他们不敢乱来,这时何正九宣布道:“佐藤先生因为身体的原因不能继续对赌,因此算自动放弃对赌资格,我宣布此次挑战东方霸先生获胜!”

  在场和楼下的无数观众都欢声雷动,战场上被日本人打得到处跑,现在用这种方式总算是找回了一点面子,民众们当然不放过庆祝的机会,这个消息很快通过电波传递了出去,关注此事的人们都互相转告,一时间东方霸也差点成了民族英雄,这让他十分汗颜。

  这件事情之后,晴气庆胤觉得百乐门这个地方太重要了,他心想一定要将百乐门控制在手上,最不济也向其内部打入自己的人,因此他向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部寻求支持,可没有人理会他,因为大本营已经决定撤销上海派遣军司令部,现在司令部的大佬们都忙着找出路,哪里有空理会他。但他并没有放弃这个打算,只不过百乐门的主人是德国人,这他让心有顾忌不敢乱来,只能绞尽脑汁暗地里想办法。

  东方霸刚出百乐门还没上车,晴气庆胤就带着一帮人拦住了他,“东方先生,不知道上次我说的事情,你考虑得怎么样了?”

  东方霸还得赶回去陪老婆呢,哪里有空跟他磨牙?他笑道:“晴气先生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可不愿意被人在背后骂汉奸!您还是请回吧!”说着就上了车。

  看着车子开走。晴气庆胤眼睛里闪着精光。吩咐手下:“你带几个人跟上去,看他在什么地方落下,注意不要被他发现了!”

  “嗨!”特务答应一声,立即招呼几个人上车追了过去。

  晴气庆胤感觉自己手下有能力的人实在太少,这么大的事情,田中一郎竟然没有来,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而东方霸给他的感觉是这个人很难对付,比军统和tg地下组织还难对付,他本来决定要是东方霸不答应,就立即杀死东方霸。不过刚刚发生这件事情,如果东方霸突然死了,世人肯定会联想到是日本人干的,他想了想还是决定等送走了松井石根等人之后再找机会动手,现在派人搞清楚东方霸的住处要紧。

  两辆车子开出去没多久,东方霸就已经感觉后面有人跟踪了,这种小儿科的把戏对付一般的特工都有点勉强,更何况是对手是他!

  东方霸不怕被跟踪,来多少他杀多少。军统和tg的人很怕被跟踪,他不怕,他可不是军统和tg那些秘密特工人员。日本人就算要杀他,只要找不到他也拿他没办法!

  远离百乐门之后不久,东方霸让车子在一个巷子口停下,然后带着兄弟们迅速下车走进了漆黑的巷子里。

  跟踪的四个日本特务在巷子口不远处停下,在车上等了半个小时却不见东方霸等人出来,带头的特务这才知道不妙,东方霸等人可能跑了。

  带头的特务立即叫道:“快,都下车!”

  四个人拿着枪小心翼翼地走进巷子里搜寻。企图找到东方霸等人逃走的路线,走了不到一百米,这才发现巷子是一条死胡同,根本就没有出路。

  日本特务马上明白东方霸等人肯定还在这里,说不定就藏在某间民房内,他正准备带人离开,这时突然传来一声大喝:“打!”

  “砰、砰、砰、砰……”

  日本特务们还没反应过来,就全部倒在了血泊当中,七个人从围墙上跳下来,东方霸收起枪说道:“这么好的尸体不弄去肥田真是可惜了,把这些人的尸体抬走,找块荒田埋了!

  弟兄们立即扛着尸体就向巷子外面走去,两辆汽车很快消失在夜色之中。

  瘸子陈到上海已经差不多两个月了,他在这里过得还算习惯,帮着东方霸打理着一栋别墅,另外还负责一片民租房的收租事宜,每天就是吩咐两个佣人打扫、整理别墅,自己修剪一下别墅里的花花草草,日子过得非常舒坦。

  最近几天他有点烦,因为民租房的有些住户们已经两个月没有交房租了,他心想这怎么行?老爷把这些事情交给自己打理,就是充分信任我瘸子陈,房租收不上来怎么对得起老爷?

  他哼哼着看了看刚刚升起的太阳,趁着天刚刚亮去那片民租房堵住户们,要是去晚了,那些住户们又出去做工了,他收拾了一下,出了别墅招来一辆黄包车。

  在他出去没多久,客厅的电话就响了起来,佣人接了之后才知道是别墅的主人东方霸打来的,东方霸这才知道瘸子陈去了民租房。

  瘸子陈从黄包车上下来,丢了两毛钱的铜板给车夫,然后一瘸一拐地走进了面前这片民租房,这片出租房是由四栋楼房围起来的,每栋楼房都有四层高,中间一个大天井,东边角上就是大门,这里住着两百多户人家,足有几千人。

  此事租户们刚刚起来洗簌,看见瘸子陈来了,马上有人热情地打招呼:“哟,包租公来了?早啊!”

  “早你妈个头啊,你这死胖子,吃得这么肥,怎么没见你交房租?”瘸子陈狠狠地骂了一句。

  这三十多岁的胖子一脸陪笑道:“哎呀包租公,这段时间活不好找啊,您老再宽限几天?”

  瘸子陈哼哼了两声指着胖子骂道:“你这死胖子,一个礼拜之内再不交房租,老子就打断你的狗腿,让你小子跟老子作伴!”骂完就走向东边一楼一间包子铺。

  胖子立马点头哈腰道:“是是是!”

  包子铺门口的蒸笼虽然在冒着热气,但是根本就没几个人买包子,也不知是包子不好吃没人买,还是租户们吃不起包子。

  按理说这个地方住了这么多人,在这里做点小生意应该是能赚钱的,可住在这里的基本上都是贫苦老百姓,哪里舍得去买包子吃,早餐一般都是自己煮点清水一般的稀粥对付了事。

  包子铺里的老板是个秃头男人,四十多岁,此时正围着围裙在案板前和面,看见瘸子陈走过来,立马堆起了笑脸:“包租公早啊,还没吃早饭吧?来来来,尝尝我刚蒸的热包子!”说着便手脚麻利地揭开蒸笼的盖子拿出四个大肉包子放在盘子里,然后端上店内的桌子上。

  瘸子陈闻着大肉包子的香味,不由得咽了咽口水,真香!想起自己还没吃早饭,当下也不客气,做在板凳上拿起包子就啃起来,边啃边说:“我说秃子,还是你小子孝顺,知道老子好这一口!不过老子跟你小子说啊,别以为老子吃了你的包子就不收你的房租了!房租什么时候交啊?你他妈都三个月没交房租了”。

  “马上交,马上交!您看这几天生意也不是很好,要不您过十天再来?”兔子弯着腰站在旁边不断地搓着收,脸上笑嘻嘻样子。

  唉,都是穷人,瘸子陈也不想逼得太紧,在大上海讨生活都不容易,心里虽然是这样想的,但瘸子陈却一副凶恶的样子,“你小子别他妈在老子面前耍油皮,十天后你要是再不交房租,老子就砸了你的包子铺,听明白了没有?”

  “明白,明白!”

  吃饱喝足了,瘸子陈拍拍屁股走人,走到天井中间,不断有人讨好地打招呼,瘸子陈边走边用手指着还没交房租的住户们骂道:“看你们一个个吃得脑满肠肥,却两三个月都不交房租,你们这帮混蛋,我告诉你们,再不交房租,老子就给你们停水停电!”

  实际上住户们都面黄肌瘦,根本不像瘸子陈说的脑满肠肥,他知道要是不说点狠话,这些住户们根本不会害怕自己。

  就在这时,一行五辆汽车开进了天井内,然后一字排开停下,车上下来大批西装革履、带着礼帽的年轻人,这时东方霸从车上下来,然后走到车的另一边拉开车门将戴月梅扶了下来。

  瘸子陈扭头一看,立马一瘸一拐地跑过去,“老爷,您怎么到这儿来了?这地方实在太脏太乱了”。

  东方霸摆手笑道:“没事,来之前我给家里打过电话,白嫂说你到这里来了,所以我就带着人也过来了,对了,这里还有空房吗?”

  瘸子陈点头道:“刚好有一户搬走了,空下来一间,还没有租出去,老爷,您这是?”

  东方霸指着戴月梅说:“这是我的朋友戴小姐,她受了一点伤还没有好利索,我想安排她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你找人把那间房打扫干净,添置一些生活用品和家具什么的!月梅,这是瘸子陈,你叫他老陈就行了”。

  “戴小姐好,您在这先休息一下,我这就安排!”瘸子成说着便挥手招呼一些住户们:“你们这帮混蛋,快跟老子过来帮忙!”

看过《抗日之大上海皇帝》的书友还喜欢

齐乐娱乐